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

Articles

【非洲異國情】求醫

 

病人求醫是人類生存的基本需要,恢復健康的希望。病人尋找病因,求醫問藥,明白療方,挑選藥物,還有預防之法,想知道那麼多為的是希望人定勝病。「病向淺中醫」,「 預防勝於治療」等等的名言都伴隨我們成長。然而,先進文明國家的人,疾病依然未有遠離他們,每天到醫院求醫的人數之不盡。那麼,你知道非洲的人們染病時又如何求醫呢?

今天在發展中的非洲,在沿海地區和首都等大城市,找醫院、診所不難,藥房到處都是,城市人患病到醫院求診也很普遍,有穩定工作入息的人仕都能承擔其醫療費用,這有賴現代教育普及的成果。但非洲仍有七、八成人口在深鄉居住,知識水平較低,且缺乏醫療知識,有關設施服務嚴重缺乏。

在遍遠鄉間的病人有不少不願到醫院求醫的。貧窮和路遙是主要的原因。遠道出城求醫,困難重重,而且離鄉在外,舉目無親,人生路不熟,遇上騙徒或缺德的醫生,診病不成,還破財誤事,之後在留醫期間的開支也不少。來城求醫的鄉民,除了以上的諸多問題外,讓他們最感不安就是語言不通,思想有距離,溝通困難,容易受到城市人和異族人的欺凌。當病人或家屬有感受辱,就容易對城市醫院心生厭惡,至終選擇忽略病情,留鄉順其自然。其中以老弱婦孺和孕婦居多。病類以虐疾、肚生蟲、皮膚病、營養不良、老人體弱、婦科病等居多,都等著自然痊癒。若有病入膏肓者,則都作「有去無回」的心理準備。

非洲今天許多地方仍盛行採用本土醫術。最常見的是巫醫和穆斯林向教長求醫。巫醫用占卜運算探測病源,並提供解咒和殺畜燒災,又加插草藥,或以草枝編製護身符,要求病者配帶在身上。穆斯林的教長也充當醫師。教徒因信念,可蘭經內也有經節為據,對治病有療方。教長先將經內一、兩節經文抄寫在小紙條上,將紙條摺小,放在用皮造的一個細少的皮袋內,吩咐病人配帶在身,如手臂、腰、或掛於頸項等,用以軀邪。有時還將紙條用火燒成灰土,將之倒入杯內與水混和,要求病者飲渴用,可治明病和通暗恙,更為保小孩和女子免患病侵害,以防不明災咒等。看來,本鄉巫師和穆民教長兩者的醫術與中國傳統的巫醫頗有共通之處。這些醫師不但料理身患,還善於處理病人心理障礙,達至全人治療,深得民間信賴歡迎。然而,治病要收費,按病情治療各異而定。

政府為針對鄉間出現流行致命的疫病,每年除了以宣傳方式提醒國民為嬰孩接受防疫注射,更開動醫療車巡迴到各鄉鎮為鄉民作注射服務,有關的經費和藥物多靠外國援助。情況較好的,會有外國本地醫療合作,津貼藥費,或以廉價甚至免費藥品捐贈。有些會開辦固定診療中心,去服務方圓百里的群體。而其他小診所則難有註冊醫生,只有高級護士駐守。

開辦經營鄉村診所是個巨大挑戰。政府缺乏經費,人才調配困難,政策難照顧全面,還要求村民配合去長期承擔責任......筆者曾在當地協助一所鄉間診所。起先由政府與當地鄉申協議籌辦,村民先出資興建一間房屋,然後政府派駐一位護士及提供一批藥物到來,作為開辦服務的基本設備。政府因諸多理由和限制,以一年試辦性質,與一個國際自願者機構合作,預備一位醫護人員,提供半年基本醫護訓練 (仍未屬正式駐冊護士),還有支付薪酬和提供藥物等。護士初時仍要自行煮食,其後得村民協助輪流提供煮食。因診所設施簡陋,四壁泥磚塊外露,地面無鋪蓋,至灰塵飛揚,藥物也因無儲藥櫃散放於地。筆者見狀便加以援助,現象才稍有改善。診所服務惠及鄰近四處百餘鄉民和眾多遊牧人仕。平日早上村民多忙於田務或畜牧,到下午或傍晚才到來求診,多是孕婦和老弱。鄉村診所實在解決了居住偏遠鄉民要到城鎮醫院求診的舟車勞頓之苦。

醫療服務在非洲總是因城鄉資源不均,病人要獲得有效治療實在難有保障,他們只能選擇民間治病方法,兩者都給他們帶來沉重經費負擔。因文化和見識有限,仍未能全面配合管治。故此,許多偏遠村民只有選擇安留在家「順其自然」,這實在令人深感遺憾,今後有待更多自願團體伸出援手,幫助他們。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