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

Articles

【非洲異國情】受捆者待釋放

 

某天,有個身材高大的非洲人迎面來向我招手,他名叫高力。多年前,他從一個貧窮和政治動蕩的非洲小國逃亡出來,隻身來到香港,其後得同鄉人接待,安頓在一個郊區,與四位同鄉為鄰,相依為命至今已有十三年。去年,高力終於獲得聯合國發出合法難民身份,可以申請移居外國。他同時獲得香港政府發出工作准許証,今後可在本地工作。

許多難民存有嚴重的心理抑鬱。他們在過去成長中經歷過困難辛酸和逃難期間遇上多種不幸的遭遇,到港後多年至今,仍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壓制,心靈捆綁和死亡的恐懼,影響他的身心和人際關係,高力也不例外。他早年已是基督徒,也與同鄉們參加筆者開辦的聖經查經班,與他們建立起友誼和信任。得悉他可以工作,筆者曾協助他找工作。那天與他前往本地一間靠近殯儀館的花店應徵,事先約他在靠殯儀館的地方相會。可是他卻找個稍離殯儀館較遠的地方,言談中他對這份工作顯得猶豫不決,猜疑人會否要求他去殯儀館協助抬屍或焚屍等。殯喪地方挑起他憶起昔日遭遇,最後表示工作薪酬有多優厚也不考慮,叫筆者和花店老闆感到莫名不解。

精神長年受困擾,抑鬱會引致生病。高力身型高大健碩,早年在祖國時愛好運動,而且曾是位拳擊健將。他去年發現頸部腫脹,情況日趨嚴重,曾到本地醫院求診,經過多方檢查也找不到病源。院方曾安排他動手術,其後他因某些理由而打消了念頭,只靠院方配藥來舒緩。

筆者關注高力的健康,協助找到一位中醫看病,診病期間在旁協助他傳譯。醫師採用按穴位檢測和醫療,在他腳背上按幾下時,他有很大反應—腳部感到很痛楚。期間,醫師又問他幾個問題,他不由自主地分享廿年前仍在家鄉時,經歷過親人遭人毒殺和摯友離奇的去世,他多年來未能放下這份傷痛。高力的眼淚奪眶而出,分享他對父親的思念和他死因不解的困擾,在港十多年來每夜入眠時,這種思緒總揮不去。他還分享到多次在夢中,發現有個發光和有能的靈體出現,指示他父親仍與他同在,至今他不明白這個靈體和感到驚恐。

患病與心理抑鬱有關,更有惡者乘虛而入。醫師指出高力服用的西藥,是為降低他體內過高的鉀。因他的情緒長期受抑鬱影響,體內產生過量的鉀,腳部穴位的痛楚是積病的訊號,使他心境趨向消極,缺乏耐性,思想難集中,情緒起伏不定和易生氣,與人偶遇衝突或事與願違時,容易發生爭執。醫師也是基督徒,囑咐筆者要協助他舒發情緒,藥物只能抑制和減低他體內的鉀量。

筆者從以上的經歷和像高力的情況,瞭解到逃亡難民的身、心、靈的健康都受到多種的壓制和捆綁,可謂滿身傷痕。一層復一層的傷痛,除了需要醫生和藥物,還要情緒的釋放治療,需要人的聆聽和舒緩。再者,靈性上受到昔日從族人傳統宗教遺留下來的偶像惡者的搞擾,這是深層的捆鎖問題,甚至信徒也在其行列中,因當地基督教信仰仍混雜著民間宗教影響,信徒歸信後,仍未有解決昔日參與過的拜偶活動而留在心靈的綑綁。

「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傳好信息(福音)給謙卑(貧窮)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報告耶和華的恩年,和我們神報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賽61:1-2)

祈願主差派工人到受壓者中間,傳揚福音,使他們都能從捆綁中得著釋放。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