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主題篇】黑暗中見曙光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23:4)

求神拜佛中成長

我生長於一個四處都是燒香拜佛的環境裡,身邊的人都是燒香、拜偶像、吃香灰、看算命......迷信的事情。住的村子有一百多戶人家,大部份都是拜偶像的異教徒。然而有三戶人家是基督徒,恰巧的是他們三戶都很窮困,家庭還遭逢不幸的事(幾乎是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所以眾人都瞧不起他們;更不願意與他們交往,並認為信耶穌就會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當時人的誤解與偏見)。故全村人都不願意信主,所以若我還在中國的話,也是不會相信耶穌的。我從小跟著父母到處燒香拜佛,也吃過香灰,也曾去"神婆"家裡求"神"問卜,"神婆"有法力招來"皇母娘娘、大元帥、大仙......"回答我們所問的問題,還會幫人醫病。漸漸地我也像父母般迷信,每逢大考,我也燒香拜佛,祈求"神明"保佑幫能有好成績給父母,卻常常事與願違,以失敗告終,但我仍然燒香拜佛。

諸事順利生傲氣

2003年5月我以非法途徑來美國紐約,過程很順利。姑媽來接我,帶我去教會聚會,我才知道姑媽一家是虔誠的基督徒。那天她還買了許多食物到教會以表感恩,又叫我受洗,參加受洗真道班。我對這些一無所知,又一直對信主很反感(因家鄉信主家庭不幸際遇而存誤解和偏見),故拒絕,說:"我不要信主,也不要受洗,更不會成為基督徒。"姑媽見我這樣堅持便不再說,仍然經常叫我去教會聚會。

一年後又一屆的受洗快到,姑媽舊事重提,我像以前般持堅拒絕,姑媽激動得滿眼都是淚水。我心裡想:"來到美國得依靠姑媽,可不能把她氣壞了。若是連姑媽都不理我的話就'玩完了'。"想到這裡,我就說:"好,我去受洗!"

上受洗真道班,我並不把心思放在學習上—懂也好,不懂也罷!反正就應酬姑媽而已。可想而知,我受洗後的生活一點也沒有改變,依舊故我,一天騙人不知多少次,罵人更是家常便飯,以前的壞習慣一點也沒有改變,甚至跟一些不良的工友去脫衣舞場看不該看的色情舞蹈,也曾去唐人街地下色情場所行了許多不該行的事。

我一直以來沒遇到挫折,也沒有什麼大患難,眼看一切都很順利。2005年12月還去西雅圖考車,一次便成功了。拿到駕照後,老闆在一週之內就買了一輛二手車給我專用,有時外賣送不及的時候,我就幫忙送外賣;當老闆有事的時候,我就駕車接載工人......等等。並且我在餐館裡什麼事情都樂意做,故什麼事就都會做;哪裡忙不過來時,我就去哪裡幫忙,自然我的工資就升到全店最高,有時老闆和老闆娘不在,他們會把餐館給我打理。因為餐館裡的事我全都會做,老闆又看重,又得到眾人的稱讚,工資又很高,人也漸漸驕傲起來,覺得自己很了得,眼看一切都很順利。

遇難蒙神拯救
2007年12月2日那天,一個親戚也是開餐館的,那天因他要參加堂妹的婚宴,就請我去餐館幫忙一天。傍晚下起雪來導致送外賣來不及,所以我就開車幫忙送外賣,車子剛停好後,提著餐盒跑出車外,誰知,還跑不到十步就被硬物從後打在我的頭上,我就應聲倒在地上,血就如開自來水般從頭上湧出來。那時我腦筋還很清醒,很想站起來,可是連續站了三次都摔下來。我心想:"這根本不可能的啊,我這麼健壯,怎麼現在連站都站不起來呢?"

正當我感到很無助的時候,仿佛聽到有聲音對我說:"不要怕,不會有事的,我必與你同在;你一切所需的我都會加添給你,幫你渡過這次的難關。"果然,大約兩三分鐘後救護車及警車都來了,我的心裡很平安,很快被送進醫院搶救了。

我在美國所有的親人都趕進醫院,醫生對他們說在這一兩天內,共有四個人同樣的頭部受重傷被送入這家醫院,當中有的在送醫途中死了,有的在醫院搶救無效死了,也有個還在搶救中,但據醫生判斷也是活不了。在送醫途中,我由於失血過多,昏迷了。主診醫生看見我的情況又因那些前例,都已經是手亂腳亂了,他們只能為我輸血與止血,不敢輕舉妄動為我動手術,將我擺在手術台上,一直在想怎麼幫助我。

姑媽得知消息馬上致電教會,全教會的人迫切為我禱告,求神醫治。很奇妙!神安排了一位華人腦科醫生剛好經過手術室門口,隔著玻璃窗她指著我對主診醫生說:"這個年輕人這麼年輕,又健壯;為什麼不馬上給他動手術救活他呢?他可救活的機率很高,你們不給他動手術,我來為他動!"

於是那醫生來為我連續進行了兩次手術,並說:"頭部出血大致止住了,還要看看能否經得過這兩天,會不會醒就不知道了。"按情況將有三種可能:第一可能會是植物人;第二可能會是腦白癡;第三可能要坐一輩子輪椅。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還未甦醒;每天親人及教會的人陸續不斷的看望我,為我禱告。到了第十天,兩位表哥如常來看望我,為我禱告後出病房離去時,我的眼睛突然張開了。護士看見我醒了,立刻跑出去叫他們進來。我一見到表哥,就哭了。表哥見我哭,也傷心起來,但因見我還會哭,知道我不會變成植物人,也不會是腦白癡了,他們轉悲為喜!

當時我身上還插著許多的管子,我醒了後,康復的速度也比常人快很多,我想這都是神慈愛的看顧,神還安排一些很好的醫生和護士來關心和照顧我,在他們悉心照顧下我康復的速度更快了,在一個月內就把身上的管子清除乾淨了。住院的第二個月,姑媽就給我聖經,教會許多的人來探望我,其中一位傳道人每星期五晚上為我講解聖經,我這才對神的認識多了一些,才知道以前的觀念是錯誤的。

弟兄姐妹與我分享說:"你的情況和詩篇二十三篇所講的一樣。"我立刻翻開閱讀,讀後也有同感。故我就在當時背記詩篇二十三篇,也好測試自己的記憶力有否減退;感謝神的保守,我的記憶力依然沒有減退,而且還在病床上真正地認識神、經歷神!

由於左邊手腳不能動,姑媽每天為我的手腳作舒筋運動—把腳、手彎起來再拉直;每天都做好幾次,每次也都做好幾下。有時我自己也靠右邊身體的力量站在床邊的地板上,用右手扶著床的護欄,想嘗試著提起左腳,可是我的左腳根本就無力怎能提起呢?心中難過至想死,總覺:"還是死了算吧。"但神藉著身邊醫生護士與親人、主裡的弟兄姐妹的安慰使我打消了死得念頭。神不輕看我的任何一個心思意念。

奇妙的生命轉變

那天,姑媽帶來一張福音單張,上面見到一位中國著名的傳道人是王明道先生的一句話:「你們承受苦難的時候,不要單單看到自己的處境。想想週圍的人,你已經是一個幸運兒。」當時,5.12汶川大地震剛發生不久,這句話讓我一下子想到那些失去生命、失去親人、失去健康的人。而神讓我還活著,並有好起來的盼望,為何要自暴自棄呢?愛我的神,必定會帶我走出困境。

在我最脆弱、喪氣的時候,這張福音單張給了我莫大的力量,讓我學習等待神的時間。於是,我更投入地讀經,一天看好幾章,思想神的話,禱告親近神。入院的第55天,又如素常那樣讀經。因著我無法控制左側的手腳,每當讀到主耶穌醫治的經文時都特別激動,切望主也醫治我。就在那天我看到三處經文都讓我很感動、很感動......,

我讀到耶穌在安息日進會堂,醫治了一個枯乾了手的人。祂對那人說:"伸出手來,他把手一伸,手就復了原。"(太:12:13)我非常激動,也想伸出手讓耶穌同樣醫治我。可是左手根本沒法動,我就用右手拉出左手來,禱告說:"主啊!求您也醫治我,讓我的左手復原吧。"可是不行。我心想:也許是信心不足吧。就繼續讀經,讀到第二處經文記載著耶穌在畢士大池,治癒一個病了38年的癱子。(約5:8)又激動起來,靠右邊身體的力量,又起身站在病床邊,右手扶著護欄禱告說:我"主啊!我願意認罪悔改歸向您。求您像醫治癱子一樣讓我的左腳復原吧,我願意全然地認罪悔改,歸向你。求你赦免我一切的罪孽......"但無論如何祈求,我的腳總提不起來。

於是,我又坐下讀經。又有一處經文極大地感動我,遠超過前兩次:"耶穌......就問門徒說,你們說我是誰?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太十六13-16) 哇!......當我看到這裡,再也壓制不住內心的激動。突然想起牧師曾經講述:"我們不要因為是基督徒感到沒面子。相反,要因此感到無比的尊貴。因為基督是作王的,我們是神的兒女,就是王子、公主,與祂同享無比的尊榮。"而在我的理解裡:"基督就是神的意思。"想到這裡我當即再次起身下床,靠右側身體的力量站在病床邊,右手扶著護欄大聲禱告說:

"此時此刻,我深知你就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主耶穌,求您赦免我的罪,赦免我以前的無知,幫助我,醫治我,讓我的左腳能提起來。"隨之,就在我把"基督"二字脫口而出時,我的眼淚不知不覺流下來,滴落在腳上,我的腳竟然一下子奇跡般提了起來。我興奮極了,大聲歸榮耀於神。突然,身後也有聲音喊著:"哈利路亞!哈利路亞!"我轉過頭,原來是護士情不自禁地與我一同讚美主。

聖經裡也告訴我們"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太5:4)就當我滴下眼淚,說出基督二字時,腳就提起來了,因為主說憂傷痛悔的心祂必不輕看,所以當我流下淚時主就親自安慰了我;哈利路亞,讚美主......大約三個月就回家了,回想一下像我受這麼重的傷被送進醫院能出來的確實沒有幾個。

回家後,我的人生觀和生活也全然改變了,不再罵人,也不騙人。每當有犯罪念頭,腦海裡就浮現聖經"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林前6:9-10) 真的很奇妙!聖靈在我生命中的工作,驅除犯罪意念!我天天禱告讀經,以前從不禱告也不看聖經,但因親身經歷了禱告的大能與神話語的能力,所以我每天都禱告讀經。在這期間,又有許多的弟兄姐妹來看望我,為我禱告,還供應我生活所需,也在姑媽的照顧下,我一天天的好轉過來,我也在每月的第三個週三的聚會後接受牧師為我抹油禱告;抹油禱告後,身體更是大大的好轉,這使我更加信靠神。

因經歷神豐厚的恩典,那時萌起意念在2010年9月進入聖經學院受造就,將來回報神恩。因仍在治療,醫費昂貴,常為醫保禁食禱告,神允祈求,2010年6月批出醫保。8月接到醫院為我動補頭骨手術的通知,手術於8月25日順利完成,醫生也很滿意。哪知半個小時後頭開始腫脹了,探病的牧師傳道與弟兄姊妹認為"今年9月入聖經學院是不可能的事。"

我禁食禱告神:"主啊,你既然這樣為我開了路,求你幫助我可以就在今年入讀神學。"想不到一週之內便消腫,十天後可以到醫院拆頭上的釘;計算日子,正巧9月5日拆釘後就直接進去學院念學。親友很擔心,勸說身體為重,過些日子才入讀也不遲。我相信神有恩典,於是又禁食禱告,二天後收到學院通知開學日推遲一個星期。嘩...神啊,您太偉大了!因動手術要把頭髮剃光,頭上佈滿了釘痕,頭皮還未癒合,我又禁食禱告,頭皮不但癒合而且頭髮也長了兩釐米。感謝神!當我願意回應,神就為我開路,也聽我的禱告,終於2010年9月11日順利進到國際迦南聖經學院唸神學課程了。

我在2007年親身經歷了由生到死,又由死到活的生命巨變後,使我對信仰全然改變了看法,我不再信那些有口不能言,有眼不能看,有耳不能聽,有手不能動,有腳不能走,有喉嚨也不能出聲(詩115:4-7)的"神"了。我要信那又真又活的上帝,仰望為我的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我願一生侍奉祂,榮耀祂,跟隨祂,直到永遠!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