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2年 真理報文章2012 年 2 月【事奉之路】懷念何曉東弟兄 筆耕宣教事主四十載

【事奉之路】懷念何曉東弟兄 筆耕宣教事主四十載

 

在一九六五年期間,我在柬埔寨獲悉香港「福音廣播團契」登報傳福音的果效,我也學傚他們在柬埔寨登報傳福音,因而認識何曉東弟兄。我在香港讀神學時,何弟兄從美國到香港領會,我特地從長洲建道神學院出來聽他講道,他是一位愛神愛人的傳道人,講道充沛有力。一九六八年,我申請來加拿大讀神學,當時領事館需要我提供一份經濟保證書,我去信向他提及此事,他立刻為我代勞辦妥。我們雖然只是一面之交,他卻肯為我寫這份珍貴的保證書,真令我十分感動,領受他的恩情,沒齒難忘。他是我的摯友,也是我的恩師。

何曉東弟兄原籍福建福州,於一九二六年四月廿二日出生於中國上海顯赫的家族,成長在中國一個佛教道教背景的家庭,他父親是張作霖的秘書,天資聰敏,精通英文、俄文,是當年上海名律師,被譽為法律界的五虎將之一。

何弟兄從小到大就是一個有夢想的人,年輕時的他都是活在夢境之中。歸納起來,他有四個不同的夢想,都是由於不滿現實而產生。第一個夢:他九歲喪母,失去母愛,十分孤單,他想用玩"碟仙"招魂的方法與母親通話,因而被邪靈蒙騙,交了些鬼靈之友,一直在這個夢裡打轉,直至信主為止。第二個夢:父親管教甚嚴,對他期望極高,使他畏父如虎,於是他就自我陶醉於一些童話與神仙故事中,希望可以逃避現實。第三個夢:他喜愛文藝寫作,希望能像當代的大文豪,可以寫出一本巨著,改造世界。第四個夢:也是當代愛國青年的夢,面對國難家仇,每個人都希望中國會強大,把列強打倒。所以,由抗日運動起,一直到共產運動,他都參與。

他的這四大夢令他掙扎不安,痛苦萬分。信主後,靠著主的大能,他擺脫了這些夢想,而把神賜給他的寫作恩賜,活潑地把福音信息透過文字,分享給千萬讀者,讓人蒙恩得救。

一九四八年的夏天,何弟兄患上小兒痳痺症,在病床中,他仿傚鄰床的基督徒向神禱告,蒙神憐憫,他的舅舅介紹他去一位物理治療名醫處做電療,以致他身體恢復到百分之八十,可以不用拐杖,仍能走路自如。

一九四九年,他與父親移居台灣,就讀於臨時成立給大陸流亡學生念書的「省立的地方行政專科學校」。有基督徒同學帶他去教會,一九五零年,他在台北巿的「南海路基督徒聚會處」聚會,聽道後受感動,就決志信主。一年以後,在計志文牧師的奮興佈道會中,他把自己奉獻與主,願意一生為主所用。

文字宣教美滿豐收

當時,台灣的地方小,在父親的堅持下,他到美國留學,一面學習攝影,一面開始投稿基督教刊物「生命」雙月刊。神賜他靈感,越寫越多,稿件也投到其他的刊物。他把文章收集起來,自費出了笫一本書 ──《一把麵粉一點油》。後來,他寫的《萬能之鑰》與《腳前的燈》這兩本小冊子也幫助了很多慕道友與初信主的人。香港「福音廣播團契」在報章登福音短宣傳福音,深感這些書十分適合贈予慕道的讀者,特別舉辦聚會,讓那些閱讀過這些書而信主的朋友參加,後來這個「福音廣傳」組織更發展到台灣,在台灣登報贈送何弟兄的書籍,信主的人逾千,其中更有願意委身讀神學作傳道人。最令他感動的是,有一位馬克思主義的信徒,也因他的書信了主,為著作跟進的工作,他又寫了《扎根的生活》、《不能不說》、《生命與生活》、《作我的見證》、《培靈什景》、《曉光集》、《真有天使嗎?》等書;還有屬靈一類的小說:「烽火中的百合花」,「真金不怕火煉」,「圍牆」和「兩兄妹」等書。他很慷慨,版權都送給出版社,自己只拿回幾十本書而已。

屬靈小說雖好,但究竟都是虛構,不如去寫真人真事,去打動人心來得有力。《逃》(Run Baby Run)是一本講美國一個不良少年,加入幫會為非作歹,後來悔改信主,生命完全改變,專門帶領不良少年認識耶穌。何弟兄嘗試把這書翻譯出版,想不到一出版就很暢銷,短短時間就賣清光!結果再版了十多次,現仍是很受歡迎的屬靈書籍。同時,何弟兄開始專門收集這類見證書籍翻譯,但華人基督徒的見證往往更有親切感,所以一九八二年,他聽到一位以前是台灣甲級流氓的呂代豪講信主的見證,他很受感動,用小說的筆法,把整個故事寫成一本書,書名是《收刀入鞘》。呂代豪出生於台灣軍人家庭,少年時加入了黑社會組織,先後入獄、越獄,無惡不作,後來信主,生命改變,最後還獻身傳道助人悔改。許多青年人都深受此書影響而信了主。

何弟兄的著作中,其中以《不滅的燈火》最為人熟識,共分三冊卅萬字的作品,是根據吳勇長老的見證寫成,獲得全台灣八十年度人文類圖書金鼎獎;二千零一年吳長老對何弟兄說,這本書在中國大陸發行甚廣,受益的人很多,每當他到一個地方講道,都有逾千人在火車站歡迎他,都是《不滅的燈火》的讀者。

聖詩作曲感動人心

何曉東弟兄透過書中主角的生命見證,以精采的內容、流暢的文筆,觸動了許多世界各地華人信徒和教外讀者的心靈,他用心和積極的鼓勵,充滿信心的語氣洋溢於文字中。何弟兄的文字宣教作了將近四十年,他不僅是多產文字作家,也寫了卅多首聖詩的曲和詞,其中有七首是詩班常用的合唱曲子,「莊稼熟了」是他在考慮面對是否放下攝影洗印相片的工作,還是全時間去事奉主時,神感動他,叫他抬起頭看,莊稼已經熟了,要去收割了。華府中國教會是一注意海外宣教的教會,每次宣教年會都唱這首詩歌;台灣基督教「救世傳播協會」出版了這本詩歌;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畢業禮時,常常唱這首詩歌;台中「遠東廣播中心」活水詩班,到海外各地演唱時,不但唱這詩,更穿上農人的衣帽,用動作表演,果效很大。

一九七零年,何弟兄到越南佈道時,寫了另一首詩歌「耶穌祂知道」給當地教會。越戰期間,許多人都處在動盪不安的日子裡,對前途不知去向,這詩確實安慰不知多少受苦的肢體,盧光臨弟兄更把這首詩譯成越南文,成為當時越南戰亂信徒的安慰。歌詞:

「耶穌祂知道,我一切困難。無可懮,無可慮,只要祂明白。耶穌清楚我一切問題,不必待我去求告,祂已安排妥,我一切遭遇,耶穌他知道。雖然困難在,一切沒更改。但心裡有平安,不再徒煩惱,只要耶穌祂明白,我心已開懷。」

他不單寫作和作曲作詞,以文字音樂造就人,神又賜何弟兄講道機會,他的足跡遍佈東南亞。一九八一年開始,每隔一年就到中國大陸作為期三個月的短宣事工,領人歸主,造就信徒,從不間斷。二零一零年八月,他從寒冷的美東遷到溫暖的加州,加入教會繼續文字工作,協助弟兄姐妹寫見證。

何曉東弟兄於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在美國洛杉磯安息主懷,他從事文字工作四十多年,前後大大小小一共出版了一百三十多本著作。他專心愛主,謙和對人,深受敬佩與愛戴。如今他雖然離開了我們,但他仍藉著他的作品、生命見證,向我們說話,他文字宣教的福音種子遍滿全地,果子纍纍。

馬太福音 25:21主稱讚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何弟兄當之無愧!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