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事奉之路】我是撒旦?

 

撒旦是一個邪惡的象徵,沒有人可以是撒旦,也沒有人願意是撒旦。然而,事實似乎並非如此。聖經講撒旦也相信上帝,而且懼怕上帝的懲罰。撒旦的邪惡在於他自我中心,追求自我,甚至自義為"上帝"。

因此,每當我苦苦追尋現世的事業,雄心勃勃時,我發現我就是撒旦。我以為我可以自己救自己脫離苦難,幸福只有在汗水裡開花結果;苦毒緊緊扣住我的心靈,神的國早已蕩然無存,教會和祈禱不過是我追求個人信心的一種輔助。

當我自義時,我就是撒旦。我用不敬的言語背後議論判斷自己的兄弟姊妹,用冰冷的圍墻將自己的心靈冰封。更為甚者,自義同樣讓我連自己的伴侶都不能和平相處,心底怨言叢生,對兄弟姊妹更是成見如堵。

當我用神的話語比照別人時,我就是撒旦。我總會高高在上教導別人,用自己一點可憐的"榮耀"擋在人與己中間,無限放大自己長處,極度誇大別人的短處,自以為是上帝的寵兒,好像"上帝總在我這邊",驕傲的心早已將天父的話語模糊。

當我埋怨上天不公,在物質和精神上找尋公義時,我就是撒旦。"天父何以讓我處貧困?天父何以給我如此的家庭?天父何不給我一份體面的工作?......"

當我不顧阻攔,要將個人意志強行推動時,我就是撒旦。常常誤把個人意志當成神的意志,經歷挫敗和失誤便將神的國置諸心外。

太多時間,撒旦原來如此和我親愛。原來,舊我以自尊、自義、自信、智慧等名目繼續主導我受洗的基督靈命。神讓我去愛,我卻執著判斷;神讓我心室充滿光,我卻關閉心門執守黑暗;主耶穌用寶血洗雪了我滔天罪孽,而我卻在血海裡死抱永罪;主為"人子",而我卻好為"人師"。

 

每當我打開心門,我都發現我是多麼地不配那無尚的救恩。當祥和永明的聖光溶化一切阻隔的冰涼,天使立時在我的身邊徜徉,兄弟姊妹都變得如此可愛。在我這個如此不配的兄弟面前,撒旦雖顯得無比強大,卻原來如此虛弱。當神的國降臨心田時,撒旦竟是如此無處遁形。

 


附參考文章:人在何時像撒旦?(原作:JONATHAN PARNEL;中譯:許建樓)

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並且賜福給人(創世紀1:26-28)。然而,亞當辜負了神的使命:未能去管好蛇的行為卻順從了它的奸詐。正如各瑞格.比爾(Greg Beale)所言,"不是接近神,回應神的呼喚,亞當和他的妻子卻在神的面前躲藏到園裡的樹木中(創世紀3:8及 3:10)"

罪,帶來了混沌和無序。萬事萬物的失序,事實上,正是亞當的犯罪背離了神的形象反類了撒旦的面目,正如《羅馬書》1:18-25所描繪的那個墮落沉淪的故事。

亞當是人類第一個偶像崇拜者,這不是他本來的形象而是撒旦的樣子。比爾的解釋是:

"偶像崇拜"是對神以外任何物件的崇拜。至少,亞當的忠誠從神轉移到自己身上,而且可能是到撒旦的身上,因為在某些方面,其性格更似撒旦。

他撒謊

蛇是一個撒謊者(創世紀3:4)和欺騙者(創世紀3:1,13)。同樣,當神問亞當是否吃了神吩咐他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時(創世紀3:11),他沒有爽直回答而是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創世紀3:12)亞當狡猾地把自己的罪怨在夏娃身上,把責任推諉給他的妻子。依《聖經》的見證,正是亞當而非她的妻子夏娃要為人的墮落負責(如'羅馬書'5:12-19)。

他不信神的話語

再者,亞當和撒旦一樣不信神的話(關於亞當,創世紀2:16-17;3:6;關於撒旦,創世紀3:1,4-5)。亞當從信神的話到信撒旦的話,意味著他不再像神,而更像撒旦......

他抬高自我

亞當不僅旁觀了與他結盟的妻子夏娃受撒旦矇騙,而且自我判斷:神的話語錯誤,撒旦的言論正確。他如此行為反映了撒旦的另一個特點-以自己的行為模式僭越和違背神的準則。這樣,亞當正好把自我放在了神的位置上-這正是自我崇拜。

亞當是個騙子,他違背神的話語,自我崇拜,僭越神的使命。人,依照神的尊貴形象而造,反抗神而取了撒旦的特性-這就是墮落。而且這不僅僅是亞當的故事,也是你我的故事。

罪從根本上講,是使我們的行為酷似撒旦,而不是像我們榮耀的天父。

請沉思片刻:蒙蔽真理,扭曲事物,閉塞神聖的聲音,僭越神聖的準繩,這不是所謂的拼搏或者過犯,而是撒旦的行為。這也顛覆了人存在的根本目的-帶著神的印記榮耀神,在神的榮耀上有份。過悔改生活的一個動機就是,認識罪的真實所在,也正是本文的目的所在。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