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3年 真理報文章2013 年 1 月【主題篇】新造的人 -- 癮君子成為傳道人

【主題篇】新造的人 -- 癮君子成為傳道人

 HeadlineImage1301 Van

 

1965年,我誕生在新加坡近郊鄉村的一個貧寒家庭裡面,有兄姐四人,父親是鴉片煙客,母親則幫人洗衣服。因為家裡很窮,一家七口只能在鄉村,住在一間租來的小房間裡。後來受政府城市規劃發展影響,我們就搬到新市鎮的廉租屋的一個小單位。

與幫派、毒品為伴的青少年時代

由於環境的影響,三位哥哥後來都加入了幫派組織,耳濡目染之下,打從九歲開始,我就學會吸煙,十一歲更因為偷竊被關進兒童教養院一個星期,被法庭判罰款一百元。十三歲因在學校吸煙及破壞學校公物,被校長處罰在大禮堂公開鞭打屁股,後來覺得很沒面子,就因此而輟學了。

輟學沒多久也加入哥哥的同一個幫派,終日過著遊手好閒的日子,抽煙、喝酒、賭博、沉迷女色,樣樣有;後來漸漸地也學會吞吃迷幻葯、吸大麻、鴉片,以及嗅吸強力膠。成為幫派打手後,更因為火拼廝殺,被CID反黑組抓去,關了兩個星期,判緩刑監視三年。

十六歲那年,在幫派兄弟的慫恿下,我開始了生平第一口的海洛英,從此就無力自拔。為了滿足毒癮,我只好去偷、去搶、去騙,曾經連母親剩餘的十五塊買菜錢,也把它搶來,拿去購買海洛英,滿足毒癮。曾經一段時間,也替非法小販 "頂包" 每張罰單四十元;後來總共抄下55張罰單沒上法庭面控,而被警方通緝,過著逃命生活,最後還是在十七歲那年被捕,被法庭判坐牢五十天,這是生平第一次進入成人監獄。

十八歲那年被徵召入伍,在部隊裡仍然偷偷吸毒。後來知道退役後CID要來抓我,會以國家內部安全法令(無須上法庭受審,無明確釋放日期的法令)送進去新加坡最大的樟宜監獄,於是我就和國防部簽約成為正規軍人。雖然軍紀嚴格,但仍然擺脫不了吸毒惡習,七年軍人生涯,三度被關進武裝部隊監獄接受改造,最後更被終止合約"被辭職"了。

退伍後,毒癮越來越大,朋友都疏遠我,家人也對我感到絕望,把我趕出家門。那時候生活非常潦倒,整個人消瘦得體重只有九十九磅,腰圍只有二十六吋,還身患哮喘病。許多時候我必須露宿街頭,連吃一碗面也要向人掏錢。後來我覺得做人很沒意思,有時我在想:"我有什麼將來呢?"想來想去,我的將來不是常進出監獄,就是販毒被判死刑(按:新加坡販毒海洛英純度超過15克,就被判死刑。)再不然就是騙人家的錢,被人打死,或吸毒過量暴斃死亡,或自殺了結生命,所以我永遠不會唱 "明天會更好" 這首歌。

走頭無路時刻進入福音戒毒中心

記得在1992年的某一天,我就在家裡吸完以後,就跑到我家樓上11樓,想要逃樓死掉算了。當我上到11樓,把手放在圍墻上,把右腳跨上去,再把頭伸出去的時候,忽然看到"哇!這麼高!"嚇死我了!想要跳樓自殺,卻沒有勇氣跳下去;活下去又如同行屍走肉,我真是苦啊!

不過,感謝耶穌!就在我走頭無路的時候,有一位從福音戒毒所出來的朋友,介紹我去 "新加坡突破宣道—福音戒毒中心"。經過幾番掙扎,我終於在1992年11月10日進入了那所 "福音戒毒中心"。


起初我只不過是想利用教會,把毒癮戒掉之後,我就 "跑人" 了,出來以後又是一條好漢。而且我是個幫派份子,又是乩童(按:民間信仰裡作為神明、鬼魂與信眾之間的媒介),我怎麼可能信耶穌呢?但怎麼知道,這卻就是我人生一個巨大的轉捩點。

進入 "突破宣道" 的福音戒毒中心之後,他們把我關在一個小房間裡,當鐵門上鎖時,我問工作人員是否有哮喘葯,因為我有哮喘病;誰知對方卻回答:"沒有!我們福音戒毒就是不靠藥物,不靠己力,單靠耶穌。不用擔心,我們會為你禱告。"

聽完之後,我覺得簡直就是開玩笑:"不給我藥物,只為我禱告,難道你不知道哮喘病會死人的嗎?快放我出去!" "不好意思,門上鎖了!" 真是氣死我了!

不過感謝耶穌,自那時直到現在,二十年了,我的哮喘病一次也沒有發作過。在戒毒期間我感受到他們對我很關心,很熱情。雖然他們都曾經是癮君子,但卻和我所接觸過的其他人完全不一樣,非常友善,臉上總帶著笑容。那時我在想:"他們為什麼對我那麼好呢?有什麼目的嗎?"但我是一個走投無路的人,他們可以從我身上得到什麼好處呢?後來才知道原來基督徒的愛心,是沒有別的目的,唯一的目的就是讓人能經歷耶穌的愛。

有一晚在戒毒房間,我忽然注意到墻上挂著一副經文的鏡框,裡面寫著:"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詩篇四十六章一節)

當時我感動到眼淚偷偷流下來。的確,那時我因當毒品 "拆家"(毒販),警方正在通緝我,這裡正好是我的避難所;我也曾經幾次在家裡戒毒,但每當哮喘病發作,那種心臟急速跳動,上氣接不到下氣的痛苦,我只好偷拿父親的鴉片來止癮。但這裡卻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幫我熬過那七日"凍火雞"的戒毒療程;過去人們只會鄙視我、拒絕我,但這裡的所有過來人都很有愛心地幫助我、關心我。

我深深地受到了感動,於是我就用好象跟黑社會老大講話的口吻,向耶穌說:"耶穌啊!如果我能戒毒成功,我這條命是您給我的,您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後來在一位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我相信了耶穌,成為基督徒。感謝上帝,在福音戒毒中心每一天都過著很充實、很有規律的基督徒生活。每當在言語、思想、或行為上有任何偏差時,中心的同工都會來勸誡糾正。此外,當我心裡有掙扎時,大家都會送幾句安慰、鼓勵的話,幫助我克服困難。在這種環境的熏陶下,慢慢地,我在性格上有了巨大的轉變,許多認識我的人看見我都感到非常驚訝,說我簡直判若兩人。

LeBingLai 2接受神學裝備,蒙召作傳道人

在福音戒毒中心學習了三年,主耶穌讓我有機會到一間基督教閱覽室工作,工作期間也看了很多基督教書籍,透過書中的資訊,讓我似乎聽到上帝的呼召。後來在一次唐崇榮牧師的培靈聚會裡,我接受了呼召奉獻作傳道人。雖然我也不知道作傳道人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坦白說那時我只有小學六年級的程度。但我就是聽了唐牧師的信息後,有一股很強烈的衝動要走出去接受禱告,要把生命奉獻給主使用。

感謝上帝,就在1996年讓我有機會到新加坡神學院接受神學裝備。經過四年的努力,終於在2000年考獲神學文憑,同年也與同窗同學何玉英傳道共結連理。畢業後,被母會聘請為宣教士,回到 "突破宣道" 服事。2003年和太太帶著四個月大的兒子,被母會差派到泰北宣教,協助發展當地的福音戒毒工作。於2004年回到新加坡母院進修一年的神學學士課程,同時以私人考生身份進行新加坡劍橋O水準考試。感謝上帝,於2006年獲得新加坡神學院學士學位,再回到 "突破宣道" 服事。

2007年帶著四歲大的兒子言智和兩歲大的女兒言恩與太太回到溫哥華定居,獲聘擔任溫哥華華人浸信會粵語堂的宣教牧者。

其實,能夠在溫哥華華人浸信會服事,讓我領受神更大的恩典。因為在加拿大牧會,我想也至少要有碩士學位,因為這裡的信徒大多都有大學文憑,而且我的廣東話比普通話還要普通,英文更不用說,而且還有黑社會和吸毒的背景,但我竟然能夠受聘於溫哥華一間近千人的華人教會;而且在這六年的服事當中,也深得教會領袖的包容與接納,以及弟兄姐妹的愛戴。上帝的恩典簡直就是太奇妙了!

LeBingLai 1雖然依依不捨,但在牧會的期間,我接觸到許多有毒品問題的家庭,看到許多父母親那種傷心欲絕的情景;同時我也看到整個大溫地區不但受到毒品問題的困擾,而且賭博、酗酒、暴力、性捆綁以及沉迷網絡遊戲等等,也是我們所面對很大的衝擊與治療、輔導的需要;這些問題都帶來許多社會、人際關係、精神及家庭的問題;許多父母傷心慾絕,妻離子散,家庭破裂,甚至人命傷亡。

身為牧會的傳道人,坦白說若有信徒轉介這一類的個案給我,我也無法給予什麼實質的幫助,最多只是面談一兩次作為勸導與鼓勵。我的無能為力並不是因為我沒有這種經歷與經驗,而是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因為實在是有太多的會務需要去處理,而且也沒有這方面的資源可以提供給對方。

看到許多大溫華人教會與華人社群都面對毒品、賭博、酗酒、暴力、性捆綁以及沉迷網絡游戲的衝擊與治療、輔導的需要,而目前在整個大溫華人教會中間,仍然沒有這方面的服務機構,於是上帝再次感動我投身福音戒毒的工作。經過三年的禱告、等候與印證,我決定向教會辭職,離開舒適地帶,回應上帝的呼召,開設 "加拿大突破宣道—生命轉化中心",幫助所有癮癖者,藉著福音的改變大能得到生命轉化、歸入教會、重返家庭、重返社會,成為對教會、對家庭、對社會有貢獻的基督門徒。

"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摩太後書三章16-17節)我們將要開展的生命轉化工作,就是要完全倚靠聖經的真理,使上帝的話成為我們最強而有效的原動力。

感謝上帝,"加拿大突破宣道"已經成功註冊為基督教非牟利機構,並於2013年1月正式投入生命轉化服務。這是一條不容易走的道路,盼望眾華人教會牧者、領袖以及弟兄姐妹,都常在禱告中記念我。若您有這方面的需要,可致電 604-910-3228 與我聯絡。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