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3年 真理報文章2013 年 2 月【特稿】從亞拉臘遺跡再思聖經的寫成

【特稿】從亞拉臘遺跡再思聖經的寫成

 

Dig 2聖經是如何寫成的?基督徒相信聖經雖是由人執筆,但卻是神的啟示,內中記載並無錯誤,所記載的事件全部都是發生過的事實;但亦有一些自稱為基督徒的,卻認為聖經並不全是神的啟示,內中可能會有錯誤,而某些記載的事件有可能從未發生過。至於大部份非基督徒,由於都不相信神的存在,因而根本不接受聖經是神的啟示,並看聖經記載的事件只是傳說,而聖經中的人物更可能是虛構。基督徒在世,當有捍衛聖經的權威、傳揚福音的使命,帶領非基督徒接受聖經的真理,歸向獨一的真神。

在傳福音的對象中,有某些是較為困難的,特別是那些認為聖經的記載只是傳說、聖經的寫成並非神的啟示,乃是從「神以外」的源頭翻版而成,這些人對於挪亞方舟和創世記洪水之看法,就是最好的一個例子。


成都理工大學社會科學系之劉興詩教授,在名為「挪亞方舟和史前世界洪水的質疑」的專文中說:「挪亞方舟故事盡人皆知,歷經反復研究,早已被嚴肅的科學家否定。」他在文中又說:「聖經裡的挪亞方舟故事乃是第三版,真正的版權屬蘇美爾人。古加美士泥版的大洪水故事,整整比聖經挪亞方舟的故事早11-12個世紀。誰先誰後,還不一目了然嗎?要知道,聖經實際上包含了西亞地區許多傳說。我們研究西亞地區所謂創世洪水的傳說,必須把這個先後因果關係弄清楚。《古加美士史詩》故事,就是希伯來傳說之洪水,以及挪亞方舟神話之藍本。」(《成都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18卷第2期,2010.6)


史學理論及史學史研究生宿晶,在他名為《中西洪水神話的文化差異》的碩士論文中說:「希伯來的洪水故事,以兩河流域的神話為基礎,情節大體相似,但强調了洪水發生的原因,即由於人類的罪惡,導致了神對他們的懲罰。」聖經中的大洪水事件,在該論文中只看為眾多洪水傳說中的其中一個而已,並指出挪亞用歌斐木造方舟,目的乃為說明「利用自然對付自然」的哲學理論。(山東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8.4.1)


Dig 1雖然四川大學之郭麗所寫的碩士論文是以《彝語支民族洪水神話解讀》作題目,但卻在緒論中刻意地指出:「1872年,英國倫敦大英博物館的研究人員喬治‧史密斯(George Smith),從美索不達米亞出土的古巴比倫楔形文字泥板上,發現了一個與《聖經‧創世紀》挪亞方舟非常相似的洪水故事,12月3日,史密斯在聖經考古學協會宣讀了題為《加勒底人的洪水故事》的論文,這篇論文,在當時引起了國際學術界的一場大地震。作為基督教經典的《聖經》,一直被神學家和信徒們奉為上帝的神諭,來自天上的聲音。直到十九世紀,儘管科學在西方幾乎所有的領域都插上了自己的旗幟,但《聖經》卻仍是一塊科學研究不能觸及的禁區。史密斯的發現有力地證明《聖經》並非上帝神諭, 而是一本人間的著作。」(四川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7.5.20)


當陳建憲撰寫《論中國洪水故事圈:關於568篇異文的結構分析》之博士論文時,他引用恩格斯在《反杜林論》一書的理念,質疑聖經的權威說:「......聖經上全部有關創世和洪水的故事,都被證實是猶太人同巴比倫人、迦勒底人和亞述人所共有的一段古代異教的宗教傳說。」他這種的質疑,影響了千萬心靈。


質疑聖經的權威,認為聖經的內容只屬傳說的人,在世界上為數頗多。這等人並非可以告訴他們:「耶穌愛你」或強調十字架的信息,就可以輕易引導他們成為基督徒。他們心中疑惑必須止息,障礙必須清除,否則就像與救恩無緣無分。


於此,讓筆者舉一個例子。聖經雖然多處提到赫人(例如:創26:34;撒下11:3;王上10:29;王下7:6) ,但多年前因為缺乏任何其他資料證明,因此有不少不相信聖經是神啟示的人就作結論說,從來沒有赫人存在過,他們只是虛構的人物。更進而說舊約聖經大部份是虛構的,只是傳說而矣。這種質疑歷經很長的時期,都不能息疑。及至羅塞塔石和壁可敦碑文在埃及出土,揭開了埃及和亞述之謎,考古學家才開始找到關於赫人的資料。後來又找到埃及與赫人簽訂的迦底斯和約石版,使質疑者啞口無言。到了 1906年,考古學家雨果温克勒(Hugh Winckle)更發現了赫人的首都哈圖薩 (Hattuscha),和上千塊寫有楔形文字的泥版,以及赫人祭祀的各種偶像和法典。今天,再沒有人可以說聖經所記載的「赫人」是希伯來人的兒童神話故事了。


筆者了解許多人之所以成為基督徒,實與「挪亞方舟存在與否」無關,但對於那些斷定「挪亞方舟及聖經故事只屬傳說」的人,卻是非常重要。他們因認為「挪亞方舟只屬傳說」,因而亦看「其他聖經故事亦是傳說」;倘若他們發現「挪亞方舟實非傳說」,因而亦有可能容易地看「其他聖經故事亦非傳說」。「挪亞方舟」當然曾經存在,這是大多數基督徒的信念,但基於種種原因,實無法找到的話,對於這些斷言「挪亞方舟只屬傳說」的人,像是命中注定難獲救恩,傳福音給他們的人也像難有別法可施。因此,我們當期盼聖經中記載的事件和人物,越來越多被發現出來,止息多人對聖經錯誤的疑惑。


筆者曾在以色列修讀聖經考古學,老師是發現「欣嫩護身符卷軸」之特拉維夫大學考古學家加百列巴克博士(Dr. Gabriel Barkay),因此對於前一年在土耳其亞拉臘山上 4200 米高度找到的巨型木結構中尋得的野生鷹嘴豆種子、動物糞便遺跡、石製器、有機物製碗、陶瓷等發現,在具有某程度的考古學知識下,抱著正面的態度。筆者在今年暑假期間,有幸可以拜讀曾兩度登上亞拉臘遺跡的哈佛大學考古及人類學博士祖克蘭克博士所撰寫的《亞拉臘山巨型木結構初步考古學分析:年代學、功能和環境》,以及在報告中引用的 212 項參考資料,深盼這項發現能有進一步的進展!更期待藉著更多人的關注、代禱,使這項發現的結果,有朝一日能成為某一些人接受福音的踏脚石!

 

Dig 3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