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3年 真理報文章2013 年 2 月【非洲異國情】想望一口井

【非洲異國情】想望一口井

 

"Alla hua akbar...",從遠傳來重重覆覆的叫聲,把暖暖在被窩內睡夢中的亞密喚醒了,是穆斯林晨禱的呼叫喲。拖著搖晃身軀的亞密坐在床邊,睡眼矇鬆,姑且裝樣地行了幾個祈禱姿勢,口中咕嚕咕嚕地念禱。亞密忽然將大眼睛,砰然醒過來,當日是他輪值帶家中百多頭牛到十多公里外飲水,他弟弟莫特當天也要到市鎮公眾水喉取食水。

亞密與他父家和弟妹一家是遊牧民牧,他們全年都在半沙漠地區過活。祖父在多年前從別國遷居至此,地理緣故,他們只可住在草屋裏,屋子是從當地荒廢的林木中取木塊和乾草搭成的。雖是遊牧民牧,他們卻有固定住處,由於每住戶擁有許多牲畜,佔用不少地方,各戶住屋相隔有一段距離。一家有十多人就住在幾間草屋內,以木塊作圍欄,以防遊蕩牲畜入內吃食損害草屋。


他們以畜牧維生,每天要花許多時間照顧牲口,如出外牧放,照顧飲食,有病生蟲等要帶往獸醫。然而,用於牲口,也取之牲口,如過節時宰殺畜牲吃一頓美食,擠奶飲用,皮革可製多樣的用具如坐毯,旅行用袋,還有在皮具上塗染有民族特色的藝術花樣,運往市鎮售買。牲口與他們生活混成一片,除了供平日吃食外,牲畜售價昂貴,許多遊牧人仕都是富戶,然而住屋和衣著都是很樸素,甚至近乎衣衫襤褸。但遇有特別需要如糧食和有病痛時,便將牲畜出售以應付開銷。牲畜在他們心中是很寶貴,有些人便為無故喪丟的
羊牛而丟淚悲傷。成群的牲畜行在他們前頭,代表他們的身份和體面。


亞密立時跳下床,與弟弟洗溂一番,束上便衣,帶備口袋和一支長木幹,趕到牛棚去,將百多頭牛有秩序地帶出牛棚。 莫特在另一角落也把馬帶出來,給牠擦身,給牠吃點草,將馬鞍套在牠頸和背上,又將木頭車與牠連放在一起。車上載有七八個黃膠桶(是從市上食油商買下曾載食油的膠桶) 及幾個大貨車車呔膽 (可剩 200 公升水)。 兩兄弟清早就此揮手道別,各分各路,此後便要到傍晚日落才可回家相見。


亞密動身將牛群趕在前頭,身邊還有兩三頭狗協助趕牛。隨著牛群緩緩而行,亞密心裏起了陣陣無奈的感覺,因為村內或附近都未有可飲用的水井。村口不遠有個枯井,是他的祖先親手發掘,曾養活人畜多年,近年因日久失修而乾廢了,只留下滿佈割裂的井口圍牆。附近村落雖有井,但多般是因失修而水少,不少的井水更有大量石灰令至水質鹼度過烈,人畜不易飲用。要找好水井便要多走十多里遠,故此,每天領牛群出外飲水,往返需時五六個鐘,到達井口後也要輪候才可使用。

村口還有一個棄置了十多年而還未完成發掘的井。因當年曾有政府派專人來報,收到一筆外國捐款為援助他們村落興建水井,工人曾到當地開啟工程,發掘也進行多時,其後工人突然停工撒退,稍後得悉款項無故被政府人員拿去,沒有資金發放工人,工程從此停頓,至今只剩下個用荊棘樹枝遮蓋的小洞和失望的回憶。亞密越想越感忿慨和自嘆:算罷,我們這等滿身畜牲嗅味,文盲無學的野外小民,何用與城市貴人斤斤計較,只好應命,順應傳統慣例而為,興建水井只是夢幻之事而己。


亞密邊行邊唱歌自娛,不覺也回到家,時己近日落西山。遙望村口,莫特剛從市集回來,木頭車滿載著用賣丟幾頭山羊換來的糧食,更有幾桶盛滿從城市公眾食水喉取來的清水,可在下次墟期前足夠全家人幾天的飲用。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