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非洲異國情】互相問候

 

一位在非洲工作的白人(當地人稱之為" Touba土八"),在當地帶領一個工作隊。一天他的隊員到他辦公室來,他逐一向他們問好,問到一位名叫加連的同事道:「你好嗎?」他早己知道他近日身體不適。加連回答道:「很好,無問題。」他連番也如此地說。這位隊長聽後感到不是味道,滿心認為這位明明在患病中的員工瞪著眼睛,亳不動容地撒謊,他最後禁不住向他吐出一句不滿的話:你是在撒謊。在場的氣氛顯得很緊張,在旁的朋友都感到諤然和氣憤,認為這位Touba的說話如刀似的刺傷了他們,也因加連如此謙和有禮回答後竟受如此的侮辱,實為他抱不平。


在這個場境下,隊長與加連的對話,和在場同事們的反應,很顯然因兩地文化背景差異而出現衝突,彼此有很嚴重的誤解,也說明了隊長在對當地文化不了解之下,帶著自身文化的眼鏡來解讀當地人的說話行為和背後用意。
到底非洲人遇有病痛或問題時,仍然回答無問題和很好時,怎樣解讀這番話?他是否在撒謊?而這隊長道破了他員工的真相時,在旁的員工為何會氣憤和抱不平呢?


互相問安先於一切。非洲人見面談話,在談事務前必須先作一輪問候,也問候對方家裏老幼,甚至他治養的家畜牲口等,這是當地人互表關懷和敬重,是文化情操和體面的表達。這種問安不單限於內容用字 ,也重視彼此感情的交流。「很好,沒有問題」的回答,可有多層含意:我各方面普遍都很好、我雖是患病或遇問題,但我仍支持得到、我很感謝你的關心問候 、或是一種有禮貌的表示等。


從概括到仔細。非洲人談話的習慣看似是兜圈子,先從大體開始而漸至焦點,從概括至仔細。若要求他們即時很直接或仔細回答問題時,便是冒犯。這位隊長可先認識自我文化,他用了自己的西方文化,期望即時收到一個仔細和立刻到位的答案,而非洲人卻從自身文化來反應,帶對方進入先彼此心連心,感情平穩後才踏入正題,不是問非所答,回答模糊,或是在撒謊。


含蓄回答免出洋相。非洲民族都屬害羞文化 Shame Culture。他們對尊嚴受辱比任何利害得失看得更為重要,他們對話是含蓄,重含意過於字句。有些發問,非洲人若回答時感到不安或出醜,他們的答案可有多個可能,或說是「彈性」的答案,至少可幫助他解圍。若因此使他家人的名聲受損時,他雖不會斷然拒絕回答問題,但會有所保留,或給一個概括性的答案。所以雖說沒有問題,但絕非指客觀上沒有問題,而是禮貌體面上先說些好話,安撫對方的心,稍後才改變語氣,面孔和視線轉向一角,語調轉沉,慢慢道出個中的問題。


回避正面衝擊。遇到對方有犯嚴重過失,他們都會採用間接方法或第三者來處理, 而非雙方直接解決,用許多例子和成語說明問題所在,使犯錯者知真情而盡量免去使犯者感到受辱出醜等。固此,隊長出言時正面講出對方的犯錯和真相,便是觸犯了當地文化規則,使在場員工受辱和會造成不可彌補的感情傷害。


某天筆者與一位生有許多子女的牧者談話,問候中不經意地問到他家中有多少子女時,他靜默一會,然而很有愛心耐性地勸教,指出非洲人在談話問候中,不可直接詢問人家中有多少子女。另一次,筆者到一戶穆斯林家中探訪,席地而坐,那時他一個女兒回家暫居。筆者不覺意地詢問她的丈夫在那裏。他女兒沒有回答,而他父親隨後來有愛心提點,指出他們村例中,別人不可隨便詢問婦女們的丈夫到那裏去,特別是丈夫到別處工作,因為這會造成誤解,以為這些婦女己被丈夫拋棄了。若真屬事實,這一問更會使婦女更為難堪。


入鄉隨俗,入境問忌。兩個出自不同文化的人相處工作,若遇誤解或衝突時,在論誰對誰錯之前,必須先有文化差異的過濾,從對方的文化眼鏡看,選擇合乎對方文化和合宜的方式來處理,這有助客觀理解問題的真相和彼此尊重相待,避免因文化無知而衍生更多不必有的問題。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