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心】以 EQ 面對登 6

 

最近筆者出席了一個名為:「男人登6話你知」的聚會,當中除了有趣味問卷討論外,更邀請了三位嘉賓講員分享其觀點,以及台下回應。筆者感到所討論內容跟 EQ 所討論的有相近之處,特別就是次聚會嘗試以 EQ 應用角度去演繹,供各讀者參考及指正。

不再看老板面色

究竟男士進入「登6」(指60歲)後,其心境會是怎樣?有位朋友分享表示登6退休後不再趕上班,早上塞車不再流汗,沒有「死線」(deadline),也不用看老板面色;甚麼時候疲倦,隨時可以休息。他的感受代表了部分剛退休人士的體會,不用承受工作而來的壓力,心情也輕鬆很多,自然地情緒也較舒暢。

衝突增多經濟緊

故事仍未完,沒有工作,換來的是更多空閒時間,與老妻相對的日子和時間都多了,平時看不到的缺點,現在常常發現。過去因彼此上班而沒有時間去處理,現在隨時可以發砲,而且避無可避!當然,還有財務壓力。當有工作和收入時,沒有太大感覺;到了真的沒有收入,花費了便等於減少了,且會越來越少。如果財務不是穩定的話,心底裡又多了一層隱憂,對於購物,做人情,去旅遊等很多開心事都容易轉化成憂心事,甚至帶來更多夫妻爭議。從 EQ 角度看,人在不同年齡階段,都有其重要任務要去處理,高 EQ 的人會以「積極主動」(pro-active)態度去面對,在問題未出現之先,己有心理及行動準備,到問題真的來到亦較易接受和應對,較能了解自己和配偶的情緒。快將登6人士,要做退休後生活的預備和計劃了。

精力有限夢未遂

講員之一的梁主教則分享他自己仍未接受到快要登六,甚至仍未作出任何預備。然而,在其內心,卻有每日在倒數的感覺。他常覺得自己仍有很多事可作、想作,但真正有多少日子呢,卻不肯定!同時,他的身體已經悄悄地告訴他:身體能量每日只有 8-10 小時左右,不能開夜車,不可以「衝 project」至「通頂」(即由深夜做到日出)。他要學「專注」,定立優先次序,對某些可去可不去的聚會,更加要去說「不」。此外,他仍感到人生還有很多未完的夢(unfinished business),很想在餘下的日子可以追夢。梁主教又表達了「珍惜仍有的半杯水」的心聲,與老伴的互相扶持更覺重要和無可替代,亦要與配偶重建關係,因為彼此都轉變了很多角色。在空巢期來臨之際,要學習接受子女的離開與獨立。這些「欲迎還拒」的心理顯然易見,也代表了很多快將登6者的心聲。

量力而為知方寸

梁主教的 EQ 很高,他以自我反思方式帶出我們常人的共通點,既有知己知彼的味道,也有分享個人實況與聽眾拉近距離。在分享中,他其實已帶出男士面對登6的應對策略,如量力而為,敢去說不,珍惜眼前人,學習放下,接受空巢,等等。這些特質,正正是高 EQ 人士的共有特質。已經或快將登6之人士(包括男女),要仔細咀嚼其意,並轉化應用在自己身上。

息勞不要衰收尾

另一位講員梁院長(神學院)則表示年齡並非大關卡。對於登6,他的重點是要學習去接受「息勞」,休息不再勞碌,更不要「衰收尾」。對於此點,我的推測是在事業上要保持良好紀錄,甚至是完滿離任,不要在任務完成之前犯下不應犯的錯。對於這「力保不失」的心態,似乎反應出其崗位的高挑戰性。從EQ角度看, 「防範於未然」心態其實是積極的,當有此角度考慮事情,處事時更會小心謹慎。

盡獻餘力沒遺憾

他又強調三個不: 不保留(no reserve)、不退縮 (no retreat)、不遺憾 (no regret)。梁院長言簡意賅,留下很大空間讓聽眾發揮想像空間。按我的理解,其大概意思是在登6後,生命仍然保持活躍,不會留力不做,也不會怕事退縮,更期望所做過的對人對事都問心無愧,沒有遺憾。前二項是處事態度,頗有積極進取性;第三項是個人總結回顧,是主觀評價,沒有對與錯之分。這其實是對自己有很高要求,一方面從自己出發,有餘力繼續發揮才華能力,另外又很想達致完美無憾境界。學EQ的起點是認識自己的情緒,而至高境界的EQ高手,就是在人際群體中發揮其感染力。由此看來,梁院長的「力保不失」心態和「三不期望」充分反應他具有高度的自我認識。

知命、耳順、不踰矩

第三名講員是來自多倫多的梁牧師,他是以「登6人士」身份分享。在回望過去六十年,再看未來時,他強調要站得高、看得遠。他引述孔子論語,「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也有引用莊子、聖經、「成人生命新藍圖」以及其文章「人生規劃」去展述其觀點。從 EQ 的知己知彼,駕禦情緒的角度看,孔子論語點出一個中國人成熟生命的藍圖,能知方寸,可定進退,漸向人人共和,以致天人合一境界,可以作為我們的參考模範。

每天愛己多一些

我覺得最重要一點是他講出「做人要分辨 Doing 與 Being」,登6後不再為做事而做事(Doing),而是要知道自己為何要做,也樂於去做,享受做的過程(Being)。前半生可能做了很多事情多是為他人而做,六十之後要多為自己而做,活得快樂而不苦澀。這點與心理學所強調的「愛自己多一些」觀念不謀而合。此觀點與孔子「知天命、耳順、不踰矩」很相近,有異曲同工之妙。

何懼登6即將至,享受今生每一天

筆者仍未夠班登6,但思想上的探索已開始了。登6代表自己的生命漸進入成年後期,邁向老年,能否活得開心,在乎三大條件:健康狀況、經濟穩健、家人朋友互助關懷;此外亦需有四大輔助因素:運動、營養飲食、興趣活動以及做義工。最重要的是有掌管生命的神憐憫祝福,否則便是人算不如天算!當中便大大涉及個人如何自處、與老伴及朋友的關係、是否會變為孤獨老人。寡言不歡還是樂天知命,隨遇而安,做個快樂人,看來更要多一點 EQ。

執筆至此,想起許冠傑一首流行歌「有酒今朝醉」,其寫實歌詞也反映登6之後心境與行為之變化:

「行年六十八歲,腰骨都脆,阿既風濕中氣衰(六十過後,身體漸衰,病痛浮現);人地窒兩句,濕濕碎,我都 good 聲吞?佢(從容面對不快事,大事化小,以退為進);嘆?雙蒸,打牌抽?水(享受心愛的,如果可以,賺些外快);回頭望過去,始終果句,有酒應該今朝醉(回望過去,仍是覺得人生應盡情享受自己能力所及的)。」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 (詩篇127:1)

「上帝阿!我到年老髮白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等我將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將你的大能指示後世的人。」(詩七十一: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