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3年 真理報文章2013 年 8 月【特稿】刻骨銘心的八十五天--懷念胡雅萍姐妹

【特稿】刻骨銘心的八十五天--懷念胡雅萍姐妹

 

編者按:危病及臨終關顧的確是沉重的話題,但也是教會和主內肢體無法迴避的重要事工。有愛心的危病及臨終關顧給病者帶去安慰和溫馨,也給他/她身邊的親人(很多可能還是未信者)帶去撫恤和身心靈全方位的支持,與之分享神所賜的恩典、安祥與大愛,必定是討神喜悅的美好見證。

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復活節的主日,是我第一次見到雅萍的日子,後來我才知道,那天也是她三十歲的生日。她和媽媽(耿阿姨)來我們教會聚會,當日豔陽高照,大家都穿上了輕便的春衣,只有雅萍穿著白色的厚重大衣,戴著同色的毛帽和圍巾,當時只是覺得她有點奇怪,並沒有意識到她有重病。後來教會演出復活節話劇,講患血漏的婦人得醫治的故事,當一開頭女主角說她的病好不了時,耿阿姨立刻悲從中來,到外面去哭,師母跟了出去,我也尾隨其後。看阿姨哭得那麼傷心,我本能的伸出手去抱她,阿姨抱著我哭了許久,並講出了雅萍的故事,我才知道雅萍已是癌末的病人,醫生說她只有三到六個月的生命,而那時已過了三個月,並且她的婚姻也有極大的難處。我的心受到很大的衝擊,心想這麼一個柔弱的身軀,竟要承受這樣雙重的大打擊,她怎麼受得了呢?但感謝主,祂的恩典是夠用的,雅萍不僅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而且和神有親蜜的關係。去年她病危時,神曾親自給她話,說要醫治她,並要賜給她一個嬰兒般的身體,當時我聽了心裡很興奮,心想神既已這樣應許,她一定會好的。

那天之後,我心中一直掛念著他們,也去他們家探望了他們幾次,讓他們知道我很願意幫助他們。四月十一日,我正在上班時,阿姨打電話來,說有人安排她們搬去 Transition Home,她們正在收東西,問我願不願意載她們去,我一口就答應了,就這樣和他們開始了一個多月的流浪之旅,搬了五個地方,最後雅萍在五月十七日回到了自己的家,與先生團聚。當時她的身體已經很弱了,那天晚上我和姊姊及她所屬教會的牧師一起去看雅萍,進他們大樓時,又正好碰到住在同棟樓的一位姐妹,也是代禱勇士,她就和我們一起上去。之後我們原班人馬又去替她禱告了幾次,每次我們都唱讚美詩,又用聖經的經文和神自己給雅萍的話來宣告祂的醫治,雖然她的情況一直沒改善,反而每況愈下,但我們一直抓住神的應許,從來沒有放棄過。六月二十三日晚上,阿姨打電話來,說雅萍病危,只剩幾小時的生命,我和姊姊立刻去醫院看她。當時雅萍瘦得只剩皮包骨,但我們仍感謝讚美,並禱告求醫治,期望那等待許久的奇蹟能出現,只要她還有一口氣在,就不放棄。第二天得知,雅萍已於前一天晚上,在我們離開之後不到一小時,被主接走了。那時我才相信並接受,原來神給她的應許,是要醫治她的心靈,而不是身體,雖有萬般的不捨與不明白,我仍在主面前流著淚感謝讚美祂,相信神的旨意是最好的。

認識雅萍雖然只有短短的八十五天,卻和她建立了親蜜的友誼,她對我的影響是巨大且深遠的,這輩子我都不會忘記和她相處的點點滴滴。

最寶貴雅萍的笑容,她的身體雖然一直有疼痛,但只要她稍微舒服一點,她就會露出那可愛的笑容。每次帶她看完中醫,她出來時都笑得好甜美,充滿了感恩和喜樂,讓我很感動。六月五日那天,我們第三次去雅萍家替她禱告,前一天她本以為自己已經要走了,但那天神卻讓我們看到了神蹟。阿姨把雅萍的「床舖」搬到了外面的草地上,當我們一行人隨著阿姨到外面去看她時,我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雅萍坐在草地上,好像在郊遊野餐一樣,安安靜靜地讀著一本書,當她抬起頭,看到我們向她走過去時,她給了我們一個世上最燦爛的笑容,那是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的,她還用那極溫柔甜美的聲音對我們說:「我剛才看到彩虹了!我就感謝讚美神。」我們聽了都很興奮,也一起感謝讚美神,那天一整天都陽光普照,按理說是不會有彩虹的,發生這樣不尋常的事,我們都相信是神在堅立祂對雅萍的應許,她那天還和我們講了一個多小時的話。雖然神的計畫終究是要接雅萍走,但祂也不忘給我們一點小小的驚喜,從雅萍病情惡化後,我心裡就一直希望能再看到她以前能坐起來和別人講話的樣子,也向神禱告此事,結果神真的在那天成就了,雖然只是曇花一現,也值得感恩了。

雅萍的仁慈、善良和無私,是世上少有的。她以前就常喜歡幫助別人,把錢看得很淡。她還住在溫哥華總醫院時,有一天晚上,我帶了教會的一位姐妹去她病房講解醣質營養素的功能,希望也能對她的癌症有幫助,雅萍很用心的聽著講解,當她聽到有一位患唐氏症的小朋友也得到醫治時,她的眼睛都亮了起來,立刻說:「唐氏症也能治嗎?我們鄰居有一個就是唐氏症,頭好大,好可憐喔!希望他也可以吃。」我簡直不敢相信在這個時候,她所關心的依然是別人,那時她的腹水已經脹起來了,壓得她全身都痛,她心裡卻仍關心著別人的需要。後來又有一天,我從醫院接她們去看中醫,回到醫院時已過了吃晚飯的時間,我的肚子餓得咕咕叫,她們就叫我把醫院送的晚餐吃了,當我在那狼吞虎嚥時,雅萍欣慰且開心的看著我,好像她能給我一點東西,就很滿足。她們出院時,雅萍還捐了二十五元給醫院,她對阿姨說:「這麼多天吃人家,住人家的,總要有點回饋。」其實那時他們申請的救濟金都還沒下來,而且那些天待在醫院,她一口也沒吃過醫院的東西,反而他們一直要她去安寧病房,不給她任何治療,只給止痛藥,讓她便秘更嚴重,痛苦不堪,但她心裡所想的,卻只是要回饋醫院。她的仁慈、善良和無私,實在震撼了我的心。


雅萍對神的信靠和愛,更是讓我十分感動。她以前就常對阿姨說:「媽媽,我們一分錢都沒有,也不要怕,神會看顧我們的。」她就是這樣全心全意的倚靠神。六月二日,我們第二次去替她禱告時,她的情況很糟,連尿都排不出來了,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我們照樣感謝讚美,宣告神的醫治,牧師還帶領我們一起領聖餐。吃完聖餐後,雅萍坐起來了,很微弱的吐出了幾個字,我只好把耳朵靠近她嘴邊去聽,結果聽到她說:「我想去大統華發福音單張。」我們大家聽了,都不敢相信她在身體這麼弱的時候,心裡想的竟然是要為主傳福音,她又說:「如果在發的時候就這樣過去了,也滿美的。」我馬上對她說:「雅萍,你不只是要去大統華發福音單張,你還要上台為主作見證啊!你是神所揀選的特別的器皿,主已經給你話了,你一定會好的。」她點點頭。雖然神沒有照著我們所想的,讓雅萍上台作醫治的見證,但她的確是神所揀選的特別的器皿,短短和她八十五天的相處,在我心靈深處已產生了前所未有的震撼,激勵我更加去愛主愛人,我相信其他和她相處過的人,內心一定也有極深的改變,而且她生命所帶出的美好見證,還會一直傳遞下去。她這一生雖然短暫,但她所散發出的光和熱,將持續地影響著那些曾經接觸過她的人。

六月十二日,阿姨打電話給我,說雅萍寫了一些遺言,有講到我們,要唸給我聽。雅萍寫的意思,大致是說她覺得神給她的話並不是要醫治她的癌症,而是在她最痛苦無助時,差派了一些愛她的姐妹來關心她,給她溫暖。當時我聽了雖然感動,但很怕她又沒信心了,就和阿姨說這是兩回事,叫雅萍要有信心,不要懷疑神要醫治她的身體。雅萍被神接走後,我再回想這件事,才明白神的心意,原來神給她的應許,是要醫治她的心靈,而不是身體,而那時神已把這樣的看見放在雅萍心裡了,藉著眾弟兄姐妹對她的付出和愛,她的心靈得到了醫治,而且她離開世界時,已與丈夫和好,當她見主面時,心裡是沒有黑暗的,她也將得到一個嬰兒般的身體(靈體),神的應許的確沒有落空。

感謝神讓我有幸陪雅萍度過她在世上最後的八十五天,其實從認識她以來,我一直以為她會好起來,我們可以作一輩子的好朋友,雖然這個願望沒有實現,但我相信在永恆裡,我們將永遠在一起。將來有一天,當我回天家時,我知道我的好姐妹會在那裡等著我,用她那最甜美燦爛的笑容來迎接我。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