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3年 真理報文章2013 年 10 月【特稿】揭穿撒旦最後謊言的智慧書--約伯記

【特稿】揭穿撒旦最後謊言的智慧書--約伯記

 

讀《約伯記》人們最常問的一個問題是:像約伯一樣的好人為什麼要罹受如此大難?他敬神愛人,踐行天父的話語卻遭遇世間的苦難,而那些不敬神唯利是圖的世人卻平安富貴,這難道就是上帝的公義所在嗎?如果"凡臨到眾人的事都是一樣,義人和惡人都遭受同樣的命運;"(《傳道書》9:2),那麼我們崇拜上帝意義是什麼?

縱觀人類歷史,人們似乎一直在追問著同樣的問題:這怎麼可能?如果那位慈愛的天父是全能的,如果這整個世界都掌控在祂的手裡,而且祂是一位好神,祂如何能夠讓這樣不公不義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發生呢?這樣的問題不可避免地使我們與天父之間橫?著三個巨大的問題:

1.神是全能的嗎?

2.神是完全公義的嗎,或者祂本身有撒旦的成分嗎?

3.約伯們是無辜的嗎?

在古代以色列,人們和約伯及他的三個朋友一樣深信不疑:神是全能和公義的,而在神的眼裡沒有人是完全公義的。正是這三個確定無疑的理論基礎支撐著約伯和他朋友們的傳統神學。這種簡單的邏輯必然得出這樣無情的結論:神不可能不公義,神不會懲罰無罪的義人,因此遭難的約伯一定不義。每人所遭受的不過是在神眼裡,他或她當受的。這種理論在邏輯上自然而然,從神學上也似乎無懈可擊。

但是,這個看似不言自明,天經地義的理論常常使神的兒女在現實生活中陷入極度困惑。他們憑信心,遠離誘惑和過犯;儘管如此,他們依然經歷苦難。對於他們,這個昭然若揭的神學不但不能為他們帶來慰籍和指引,反而是在他們傷口上撒鹽,徒增疑惑。那位神,他們時刻信賴和交託的神,此刻成了他們最大的疑惑。這疑問將他們困在一個沒有窗口的黑暗密室裡,在信心危機裡痛楚地呻吟。

在《約伯記》3 到 37 章的爭論中,我們看到那個完美無瑕的神學在時刻折磨著約伯受傷迷茫的心靈,他的靈在無奈迷惘中掙扎,儘管他們以及他們的神學應該為這位正直的信徒帶來鼓勵和安慰。

這部智慧書的作者,通過描繪一個非猶太人的古老故事,而顛覆了那個古老正統神學的禁錮。它是一條死路,不能為神的兒女帶來永生的盼望,而是否定他們現實的經歷,除了加添了他們靈裡的爭戰,毫無益處。作者沒有從理論上爭辯,而是講了一個故事。在他的故事裡,他變換了角度。當時,不管是神學家或者普通人都企圖以人為代價解決神的問題。當好人陷入困難時,神的路還是義路嗎?人是否是自作自受?《約伯記》從一個全新的角度顯明神的兒女的遭遇,為他們提供了一個獨特的機遇去見證神的大愛。

一開始,《約伯記》就引入一個三角公式:父神-撒旦-約伯。這裡,神與人的關係不是排他和封閉的。在神的受造者之中有一個惡者。他無能與他的創造者角力爭戰,但他卻要極力破壞人神的關係,因為人不但有神的形象,而且大有祂的榮耀。作為誘惑者,他千方百計 "前以榮華誘之,後以苦難惑之",引誘人離開慈愛的父神;作為離間者,正如《約伯記》開始所記,他盡其所能向上帝證明人的無信、自私和無望,企望父神遺棄敗壞不堪的人類。他不遺餘力地謀劃,不過是要在神人之間打入一個致命的楔子,來實施他神人永遠無法調和的離間計劃。

撒旦在此對神人(天父與蒙祂喜悅的約伯)之間極為親密的特殊關係,實行了最惡毒和極端的攻擊。當上帝稱許約伯為"地上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時,撒旦就孕育了一個一箭雙雕的歹毒計謀:在造物主的應允下攻擊軟弱而淺信的人—在撒旦看來,人是不可救藥的,他要籍此證明上帝不過是一個一廂情願的大傻瓜。他的慣用伎倆就是人的信仰本質上都是自利邪惡的。進而,他要證明上帝所悅納的人的虔信不過是虛空和骯髒的罪孽。他認為約伯的義乃實在利益所在,如果上帝允許他切斷二者的關係,他將完全可以揭露這個義人和所有的義人一樣不過是個狡猾的騙子。

這是惡者最終的伎倆,他確信自己在神的計劃裡發現了漏洞,並可以僥倖地把他的卑劣詭計進行到底。人類在生死禍福上完全仰賴上帝。然而,這個事實帶來一個巨大的誘惑:人愛的可能只是來自上面的禮物而非那個給予者。取悅神只因為現世好處多多,榮耀神只因為這樣做值得。撒旦在上帝面前正是如此指摘約伯:他的正直與敬虔的實質不過愛神所給予的一切禮物而不是神自身。

不可諱言,這也是對所有基督徒必須面對的挑戰。如果他是對的,如果神所悅納的虔敬是虛空的,那麼一個無法跨越的鴻溝就會挖在神人之間。人的救贖也就不再可以想象。那些最虔敬的神的兒女將被證明是最偽善的。神創造和救贖的宏偉藍圖將被證明是一錢不值的。那麼,神只有將這個糟糕的計劃徹底毀掉。

自作聰明的撒旦的詭辯,揭露了許多人類的邏輯推理不過是他說辭的翻版。而上帝並沒有對這樣歹毒的詭計置若罔聞或厲言斥責。全能的父神也沒有簡單地將那惡者化為齏粉,是因為這涉及到了神造物的核心問題,這問題根植於受造者—人的靈魂深處。因而,神允諾他在一定條件下對約伯實施他的惡毒攻擊。這樣,神和約伯都可以清白,而且惡者也會閉嘴。自此,約伯似乎被神拋入萬丈深淵,苦杯的降臨和生不如死的痛楚使神對他變得極端深不可測。在地上,更有三個饒舌的朋友用正統神學的刀子變本加厲地傷害他。儘管他詛咒自己的出生,斥責神對他的不公,那不過是一個極度痛苦精神迷亂者的自相矛盾的言語。他並沒有像他的妻子那樣詛咒棄絕上帝。事實上,最令約伯痛苦的是他感到神已經棄他而去。

最終,惡者臣服,神的榮耀得勝。儘管沒有了被神愛的跡象,約伯並沒有背棄他的造物主。他在苦楚、迷惘、憤怒和怨恨中直面上帝,而拒絕離棄天父走入永遠的黑暗。他全身心尋覓的不是神的禮物,而是神的愛。完全正直的約伯絕地重生,他通過了至高的試煉,在極度痛楚中,在惡毒陷阱裡,他堅守了神的道。


約伯的考驗不僅在信心上,失去財產和至愛的家人甚至連自己的身體也開始腐爛,這讓他的智力也走到盡頭陷入迷茫。他當然無從知道天庭裡發生的那一幕,這是撒旦的離間為他帶來一個接一個的飛來橫禍。突然失去一切神祝福的禮物,他的智力阻塞了。他呼求上蒼給他解釋和更高的智慧。他的朋友以為他們的神學邏輯可以解釋神一切的作為。然而,約伯清楚地感覺到那並不是他要的答案。其時,一位自恃甚高的年輕人企圖詮釋約伯的窘境。

最後,上帝親自介入了這場爭辯。神的話語揭示出人智力的短淺,而且只能理解受造物的道理,永遠不能完全理解神的天道。對於人,至高無上的智慧是 "敬畏神,遠離惡"(28章28節)。正是這個智慧確保了約伯在那惡者瘋狂進攻時沒有墮入惡者的冥冥黑夜。藉此,約伯也通過了第二個考驗:人人皆可憑神賦予的智慧生活,儘管我們知道自己並不完美。但是,所有這些智慧都是在神開口講話以後,約伯才恍然大悟。

《約伯記》清楚地告訴我們基督徒:父神最看重我們的義,並把義置於一切之上。而撒旦在破壞神至尊計劃時,也致力於攻擊我們的義。他要向上帝證明人不過是一群無義的功利動物而已。自亞當夏娃吃了禁果,我們虧欠了上帝的榮耀,我們的信心就從上帝轉到了自己身上,在這罪的世界裡苦與痛是罪的一部分,未必是罪的結果。可是,慈愛天父還是給了我們一個懺悔的機會,並派他的獨生子來做我們的贖價。"我們既因信稱義,就藉著主耶穌得與神相合。......就是在患難中也歡歡喜喜。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如果沒有父的應允,撒旦連我們一根頭髮也不能傷害。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