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4年 真理報文章2014 年 1 月【特稿】向溫市校局主席白蓓蒂提問

【特稿】向溫市校局主席白蓓蒂提問

 

Patti「要關心子女教育,就要積極參與。」這是家長常聽到的勸告,但參與了這一年多,面對溫市校局主席白蓓蒂(Patti Bacchus),我的感受是無奈、沮喪、甚至覺得受辱!

在公開議會中她對家長的慣常反應是:「我不知道」、「我不回應」,對要表達意見的人是:「你不能表達意見,只可發問。」以往有人向另一位校委提問,她兩度攔截,搶著說:「讓我回答,我是主席。」在 12 月 2 日的公眾會議上,我剛開始向她提出我所關注的問題,她已經表現得十分不耐煩,不斷打岔說:「你的問題是什麼?你的問題是什麼?」令我無法說完我要說的!

我不明白,我們都教導孩子最基本的禮貌,就是要等別人說完了,自己才說,但身為校局主席,為什麼這最基本的禮貌都沒有,怎能作學童的榜樣?或許是因為校局中「偉景」(Vision)一黨獨大,令白主席認為可以橫行無忌,去壓抑不同黨派的同僚,並且不但對公眾的聲音充耳不聞,就是發言的機會也被打壓下去。

今年二月卑詩省教師聯會網頁上登載該組織與溫市校局促使學校及教師在粉紅T恤日集中教導學生「性別頻譜」,當時我曾向白蓓蒂質疑「教師指引」 (Guidelines)中所謂「事實」的醫學理據,至今她沒有給我回覆。故此我一再向她提問:

指引說「性別不只男女兩性,而是個頻譜,在兩者之間或之外,可以隨時變動,並且性別會在一個人一生中不斷改變;性別是思想產物,與生理無關」。又說「服用荷爾蒙抑壓劑是個安全方法,去阻礙第二性徵的發展,日後青少年可慢慢才決定是否服用變性荷爾蒙」。

但是美國波士頓有一對同卵雙胞胎兄弟,其中一個十一歲時服食荷爾蒙抑壓劑,至他十四歲時,已比他的兄弟矮了五吋。若他改變心意,要回復原狀,他可以追回那些失去的成長歲月嗎?

另外今年十月,比利時一名女子 Nancy Verhelst 服用荷爾蒙、又做了變性手術,她割除乳房,也植上男性性器官,最後因無法接納自己,加上移植體內的男性性器官出現排斥現象,又不能改變回來,痛不欲生,結果要求醫生輔助自殺。

還有 2011 年英國一名十七歲男孩 Ria Cooper 屢次要求父母把他變成女孩,結果他服用的荷爾蒙令他情緒波動,喜怒無常,他曾兩度企圖自殺,但不足一年,他又要求再度回復男兒身。

這只是許多悲劇中的一些例子,是由一些沒有醫學根據的資訊所誤導而鑄成大錯。我的問題是:溫市校委會負起選民所託付的責任,確保學童有安全的學習環境,去接受正確無誤的教導嗎?白蓓蒂(Patti Bacchus)主席,這是我的問題,我希望你聽到了。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