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4年 真理報文章2014 年 6 月【主題篇】來自上帝的禮物--陳摩西牧師見證其神跡奇事伴隨的一生

【主題篇】來自上帝的禮物--陳摩西牧師見證其神跡奇事伴隨的一生

 

 HeadLine 1406 0A Atc

 

編者按:為紀念父親節﹐本期特向各位讀者介紹一位忠心事奉上帝半個世紀的牧者和父親﹐信道會迦南堂的創會牧師—陳摩西。

引言:"往前走"

神為了要彰顯祂的大能,也要尋找合祂心意的人。神在三十多年前找了幾個遵行祂的旨意的年青人與牧者配搭建立了迦南堂,感謝神!今天在大溫地區,迦南堂有溫哥華、三聯市、素里市、列支文四間分堂,在美國紐約和新澤西也分別成立了迦南堂,還在新澤西建立了迦南聖經學院。迦南堂跟著異象走,正在不斷拓展福音事工!

迦南堂的創會牧師陳摩西,是大溫地區居住的東南亞華人老移民熟知的人物。在他們心目中,陳摩西所創建的迦南堂不僅代表他們的基督教信仰,也代表著他們的故土,馬來西亞和文萊及南洋一帶國家的風物人情。陳牧師的夫人陳師母,即現在的陳周多加師母,以及陳師母的兄長周永信牧師,都是陳牧師創建迦南堂時不可或缺的得力同工。

生性好動,風趣幽默,能說十幾種語言的陳摩西牧師,個子並不高大魁梧,長相也並非如聖經人物摩西那樣英俊,但他不僅和藹可親,平易近人,而且信心十足,喜歡唱聖歌,講起話來聲音格外洪亮,額頭突出的臉上總是透著一種友善的笑容。從他身上散發出一種特殊的號召力和凝聚力。如今年過 70 已經榮退,不再擔任溫哥華迦南堂主任牧師的他,在迦南堂父老兄弟中仍享有一種不言而喻的親和力和影響力。聽說陳牧師和師母以前還相繼收留或照顧過幾個孤兒。

陳牧師和師母從創堂那一天起,就盡心、盡力、盡意地用來自主耶穌的無私大愛牧養群羊。而迦南堂的弟兄姐妹在主僕的言傳身教下,也學會了以愛相待,竭力使教會成為每一個人溫暖的家!以下內容是筆者採訪陳摩西牧師和陳周多加師母時,對他們信主 50 多年心路歷程的真實記錄。

HeadLine 1406 0A Atc 1陳摩西牧師口述:我是如何信主的?

我出生在馬來西亞基隆坡一個破落的華商家庭。父親賭光了家業,靠母親賣水果養活我們 11 個孩子。家人不信主。1959 年我曾在當地一所天主教中學唸書。為探索人生的真諦,我曾在天主教教會尋尋覓覓三年之久,卻一無所獲。1961 年初,因同學友好的邀請,我參加了基督教信義會團契的特別活動,繼而在 1961 年 9 月的一個主日聚會和佈道會中,被主的大愛深深觸動,確信祂已在萬民中揀選了我做祂的兒女,因此決志信主!同年 12 月,我在信義會受洗成為基督徒。

信主之後,我的生命有了極大的改變,心中充滿了平安和喜樂!隨著靈命的成長,接受主的分派去結果子的使命感與日俱增。經過一年多的禱告與等候,我完全清楚主的旨意,領受了異象,決志為主獻身做傳道人。1963年,我註冊入讀新加坡神學院,而后,獲道學學士學位。

陳師母(陳周多加牧師)口述:上帝賜予的婚姻和家庭

我的母親早在移民東馬之前就在中國福建受洗成為基督徒了,而后在宋尚節牧師的奮興會上被復興。父親在他人生最後的日子才受洗。我 12 歲受洗,15 歲就獻身給主做傳道。我 1961 年入讀新加坡神學院,比陳牧師早兩年。1966 年神學院畢業后,我去東馬美里,而後去文萊拓荒做傳道,在那裡開創了一個 "太原查經班",由小到大不斷成長。後來,我們夫婦把這個查經班注冊為文萊福音社,在那裡服事了 11 年直到 1980 年 5 月全家移民加拿大。

我和陳摩西牧師第一次相遇,是在他到神學院後第一周的一次禱告會上。1966 年夏,我和牧師在由我兄長周永信牧師主持的 "三邦青少年夏令會" 上再次相遇,而後確定了戀愛關係。1969 年 5 月我和陳牧師在文萊訂婚。1969 年 5 月 27 日,我們在新加坡神學院舉行了婚禮,院長葉恩漢是我們的主婚人。

婚後的七年間,我們的四個孩子相繼出生。我們那時沒有房子,就住在文萊福音社教堂的隔間裡。大女兒和大兒子出生在教堂我們的家中。二兒子和小兒子出生後,我們住在和教堂同一座樓的一個單元房內。那個單元房連同另外 15 個單元房是一位富商的太太捐獻給教會使用的。雖然那時我們沒有薪水,又有了四個孩子,經濟負擔很重,但靠著神的愛和弟兄姐妹的幫助,家裡的錢夠用,我們從未感到短缺過。孩子們小時候吃穿都很富足,都是教會弟兄姐妹捐贈的。

我認為只要心裡知足,凡事謝恩,人就感覺十分富有!從那時到如今,因有神豐富的供應,我從未感到貧窮過。而且,我們的四個子女都上了大學。大女兒慕恩是神學聖樂學士,目前在台灣當宣教士﹔二兒子得恩是環保資源學士﹔三兒子頌恩是基因遺傳學博士﹐並正在多大攻讀法律博士學位﹔小兒子曉恩是心理學學士。我們把子女們從小就獻給了主耶穌,他們得以健康成長是蒙了主的恩!從小到大是神和神家的弟兄姐妹養育了我們的孩子們。子女們都很愛主,在教會積極事奉主,有的還願捐款支持非洲宣教事工。

七年前,陳牧師 65 歲退休時,本來計劃去台灣配合女兒的事工,但後來,我們服從神的帶領去到美國紐約地區拓展餐館福音,向當地眾多的福建難民宣教,並在新澤西建立了迦南聖經學院。我於 2011 年 3 月 13 日被信道會迦南堂按立為牧師﹐也是紐約地區教會的要求及福音事工的需要。感謝主!目前,迦南聖經學院已有三期十多位神學畢業生奔赴事工禾場!


HeadLine 1406 0A Atc 2陳牧師口述:等候神的差派

1966 年是我在神學院學習的最後一年。那時我心中充滿了喜樂,以為很快就能回到母會去事奉﹐然而,當我向母會申請做傳道時,會長卻告訴我,除非我畢業後再去母會所屬的神學院深造三年,否則就只能去農場養雞了。得到如此答覆之後,我在禱告中對神說:"主啊!你不是呼召我去餵養你的小羊嗎?如今,為何他們非要我去 "餵雞" 呢?原來,這不是主的分派,是我自己的意願。

在離畢業尚有半年的時候,新加坡有兩間華人基督教會同時向我發出聘書,要我去做傳道。可是,在我還未接受聘約之時,這兩間教會卻先後發生了一些人事上的問題,使我一時無法做出是否去應聘的決定。於是,我便告訴他們,當前離畢業還有數月,我需要在神面前安靜等候,待清楚神的旨意後再做答覆。幾個月一晃而過,我仍無法做出最後的決定。豈料,接著又出現了新的阻攔﹐這使我進一步明白,神不差派我留在新加坡的城市裡事奉祂。

來自上帝的禮物

眼看還有一個星期就要畢業了,可我仍不清楚前面的道路。難道真要回母會的農場 "養雞"﹐抑或留在新加坡 "餵羊"?一天早晨,院長要我去見他﹐告訴我說:"美國基督使者協會寄來了 50 元美金(合當時的新加坡幣150 元)送給應屆畢業生做為禮物。而我是那個學期唯一的畢業生,這筆錢理所當然歸我所有。對於我這個一貧如洗的窮學生來說,這 50 美元可是我的全部財產啊!

晚禱時,我與一位來自東馬來西亞的同學分享,他建議我在等候神帶領的同時,利用這筆錢到東馬先做一次傳福音的實習。我接受了他的建議,於是便帶著這筆由美元換成的 150 新加坡幣開始了我的宣教事工之旅。

回應神的呼召

我用 38 元買了一張最便宜的大倉船票,與水手們一同睡在甲板上。在南中國海波濤洶湧的海面上,我嘔吐了三天三夜後,終於抵達東馬來西亞的美里市。過海關時,移民官問我此行的目的?我回答是來傳道。他向我索要當地教會的聘書,我說沒有。他又問我帶了多少錢?我說還剩 120 元。他再追問,有無當地戶口?我的回答還是 "沒有"。移民官便說:"既然如此,我只能給你三天的居留期。"

為了抓緊利用這寶貴的三天,我立即展開工作。當日下午,我就上街分發福音單張。沒想到意外地認識了一位美里福音堂的青年弟兄。第二天,我受邀到他們教會做團契分享﹔第三天竟被安排做主日證道!

那天,在參加主日崇拜的會眾中,有一位弟兄任職東馬第四省警察總長。在他的幫助下,我的簽證得以延期一年,並留在這個教會事奉。

在美里一年後,神讓我看到鄰國文萊在福音上的需要。1967 年,我便由美里轉到文萊,開始做家庭查經和佈道事工。師母比我畢業早,去了文萊拓荒做傳道。那時,師母帶領的太原查經班已有 200 人左右。

我到文萊一年後接過師母所帶領的太原查經班,因那時她要去菲律賓聖經學院進修一年。1967 年,我們將太原查經班正式註冊為文萊福音社,成為一所正式的基督教會。我們那時憑信心生活,不拿教會薪水。1975 年由鄭果牧師推薦,授權葉靜虛牧師給我和另外 10 人按立為牧師。

我們的四個孩子都是在文萊出生的,是教會的弟兄姐妹幫忙照料長大的。我們沒花多少錢供孩子們讀書,也沒有請家教輔導,可是孩子們都順利上完小學、中學、大學,後來又有讀碩士和博士並獲得高等學歷的。這完全是神的恩典!孩子們健康成長,行在神的旨意裡,這令我們感到十分欣慰!

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50美元

就這樣,上帝給我的畢業禮物,50 美元(150 元新加坡幣),我足足用了 14 年!這些錢非但沒有用完,還增加了許多利息,乃至後來文萊獨立,驅逐外國宣教士出境,這些錢還足夠我和我的一家移民加拿大。甚至這些錢足夠我在溫哥華為主建立新的教會。時至今日,我們迦南堂在北美幾個大城市已發展了 7 個分堂及一所學院,而錢仍然夠用!神的供應真是用之不竭啊!

順便說說我們迦南堂的來歷。二戰之後,在這個小教堂(當時價值約五萬加元)聚會的會眾是德國人,後來由於年輕人不再參加德語教會而人數逐漸減少。1985 年夏,我們開始找教堂。有一天,我們開車發現了這個屬於德國信道會的教堂。信道會是一百多年前在德國創立的福音差會,早年與中國內地會密切配搭,曾差派宣教士參與西北同工師團的福音事工。那時有間華人平安堂在這裡,可是僅有 10 人來此聚會。因無人聚會,德國人要以 36.5 萬元出售這個教堂﹐我說我出 36.5 萬元來買。該教堂的 N eum ann 牧師問我是不是從文萊帶了很多錢來?我說我只有一千元,但我的老闆(上帝)很有錢!Neum ann 牧師看著我笑了起來。

於是,1985 年 11 月,我們遷入此教堂聚會﹔1986 年秋天,信道會的德國弟兄正式宣佈﹐溫哥華 47 街附近的平安堂無條件地交由我們迦南堂使用!那時溫哥華許多有錢的教會都買不到教堂,而我們沒有錢,上帝卻使我們合法使用信道會德國人的教堂。感謝上帝為我們預備了如此美好的聚會場所,一用就是 30 年,遠遠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

結尾的話

今年(2014) 4 月 26 日﹐在溫哥華短宣中心與溫哥華晨星教會聯合召開的 "二十一世紀宣教動員大會" 上,陳牧師語重心長地對來自不同教會的,十幾位蒙召獻身宣教事工的弟兄姐妹說:

"我是個得過癌症的人。五年前驗血時發現我得了前列腺癌,四年前做了癌切除手術,現在我眼睛也看不清了。但是,我對主說:'你可以拿去我的視力或我身上其它東西,但千萬不可拿去我的聲音!傳道人不能不發聲啊!'"這就是我們所敬佩的陳摩西牧師,一位獻身神國,一心為主燃燒生命的牧者﹐主耶穌的忠僕!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