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普世教會動態導讀】

 

雙重身份和雙重使命--中國基督徒的身份責任論(一)
單傳航

 

基督耶穌的教會正在中國迅速壯大,並不可避免地給社會和文化生態帶來影響。這是令人鼓舞和令基督徒感到自豪的,因為教會在中國走過了 200 多年的風雨蹉跎歷程後,終於開始成為山上之城和社會之光。

由於基督教信仰文化,無論是在世界觀、人生觀還是倫理道德等方面,都與主導中國的傳統信仰文化以及目前的共產主義政治文化,格格不入且無法妥協,並已經導致了教會與基督徒的信仰身份和信仰行為,受到主導文化和主導政治的挑戰。這種挑戰迫使基督徒思考並探討基督教信仰與中國社會文化之間的關係,特別是怎樣解決基督徒的信仰身份和公民身份之間的、更多表現為信仰和政治之間的衝突。因此,基督徒在中國的雙重身份以及相對應的雙重責任的關係命題--我稱之為身份責任論,是急待處理的神學議題。

然而,《聖經》在這方面的理論教導並不直接充分,也缺乏條理和清晰度。因此,正如三者一位(三位一體)的理論,由於《聖經》中沒有清楚的總結性說明,就成為神學的探討範疇和責任,其理論成果對基督教的基本教義做出了必要而巨大的貢獻。在神學歷史中,基督徒的身份責任論一直是重要的議題,在每個時代都有所發展,但一直缺乏成熟的體系。在如今這個時代,需要進一步解決這個神學議題,特別是關於政教關係以及政治責任的問題,使之趨於完善,為教會和基督徒提供堅實的神學理論﹐指本文根據《聖經》中的教導和歷史案例、神學傳統、中國當前的實際情況,來試圖解決身份責任論的問題--闡明教會和基督徒應當怎樣定位和明確自己的雙重身份,並忠實地履行雙重責任(或上升到雙重使命的高度)。對此,本文提出了新的解決思路:基督徒需要忠實履行的信仰責任和倫理責任--雙重責任,是定位和理清基督徒的上帝之民和國家公民的雙重身份的基礎。

一、《聖經》中的教導和模範歷史人物--雙重身份與雙重責任

《聖經》中有大量的教導和典型歷史人物的記載,可以作為很好的參考,幫助我們理解上帝子民的雙重身份和雙重責任。《聖經•舊約》的教導和範例,主要是突出了雙重身份,即屬靈身份和社會身份,並說明了身份所決定的責任。《聖經•新約》的教導和範例,主要是強調了雙重責任,即信和愛的雙重倫理道德責任,並說明了責任所決定《舊約》中的教導和模範歷史人物--以色列人作為上帝選民的雙重身份《舊約》中有大量的教導,說明了上帝子民的屬靈身份和社會身份。這種雙重身份是以亞當—亞伯拉罕—雅各—摩西—大衛的家族血緣身份為定位的,並最終擴展到以色列民族的身份﹔並且,上帝設立了契約並頒布了嚴格的律法,來保護和維持以色列人的民族血統身份和屬靈選民身份。因此,身份是《舊約》的一個重要的符號性主題。整個《舊約》時期可以解讀為律法和公義的時代,也可以視為上帝選民的身份史。

《舊約》在強調上帝子民的雙重身份的同時,也通過律法明確了相對應的雙重責任——面對上帝和面對別人。例如,摩西五經中的律法,特別是憲法性的十誡命:前四條是屬靈的責任--愛上帝,後六條是對人的責任--愛人。這些律法的主要意圖是,在明確以色列人的選民身份之後,確定他們與身份相稱的神性責任和人性責任,或者說,屬靈責任和社會責任。注意,身份在先,責任在後,這是基於舊約的身份責任論的特點。

1、契約和律法下的雙重身份

在以色列建國之前,以色列人主要是通過血緣的身份來確定屬靈的身份。《新約•路加福音》3:23-38總結了舊約歷史中的核心身份關係史,從上帝的兒子亞當—挪亞—閃—亞伯拉罕—大衛—約瑟—上帝的獨生子耶穌。(有趣的是,摩西並不在這個重要的家族關係史序列內)根據《創世記》第15、17、26、28章的記載,上帝與亞伯拉罕立約並多次重申,確立了亞伯拉罕及其子孫的特殊屬靈身份和血緣身份。因為信仰上帝,亞伯拉罕被揀選為義人,並且因為血統關係,亞伯拉罕的子孫也自動成為上帝的選民。在《創世記》第17:9-11,13記載了上帝的一項具體命令:

"上帝又對亞伯拉罕說:你和你的後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約。你們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禮﹔這就是我與你並你的後裔所立的約,是你們所當遵守的。你們都要受割禮﹔這是我與你們立約的証據。......這樣,我的約就立在你們肉體上作永遠的約。"

上帝命令用這種血緣關係和肉體的記號,作為亞伯拉罕子孫的屬靈身份的証據。上帝在後來向亞伯拉罕的子孫重申契約的時候,常常自稱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上帝,以此反複強調他們的特殊血緣身份所導致的屬靈身份。例如,上帝通過燃燒的荊棘向摩西顯現,說:"我是你父親的上帝,是亞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出埃及記3:6)

大衛在《詩篇》105:42-43中,稱讚上帝派遣摩西解放了以色列人並帶領他們出埃及,也說明了這一身份原理:"這都因祂紀念祂的聖言和祂的仆人亞伯拉罕。祂帶領百姓歡樂而出,帶領選民歡呼前往。"

此外,上帝還通過摩西頒布了一系列的律法,這些律法大致可以分為兩部分:通過節期、祭祀和敬拜的規則,嚴格維持上帝選民的屬靈身份和血緣身份﹔通過怎樣對待上帝和對待別人,明確與上帝選民身份相稱的神性和人性的雙重倫理道德責任/義務。需要注意的是,《舊約》中的身份定義在前,責任義務隨後﹔責任是身份的延伸。

可以看出,以色列人的雙重身份--屬靈身份和血緣(社會)身份,是相輔相成的。在以色列建國後,國家和先知作為新的參數,以及特別是國民的身份,也起到輔助性界定上帝選民雙重身份的作用。但總的來說,《舊約》中上帝選民的雙重身份是:信仰的屬靈身份和亞伯拉罕子孫的血緣身份,兩者是合二為一的。所有責任義務的要求,都是圍繞著身份為中心,並強化雙重身份﹔這是理解《舊約》的一個重要視角。

(作者正美國波士頓攻讀神學博士課程)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