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4年 真理報文章2014 年 12 月【社會心】婚姻衝突--影響情緒的非理性思想(7)--過急推論

【社會心】婚姻衝突--影響情緒的非理性思想(7)--過急推論

 

過去大半年, 我們討論了好幾個影響婚姻關係的非理性思想題目, 例如 "揣摩他人的想法"(mind reading),"非黑即白" 想法(Black or White Thinking), 完美主義者的特徵和相處之道。在婚姻生活上, 很多時一件小事情發生, 背後都有些深層原因而引致,我們可能會少留意, 但卻會經常重複出現, 循環不息。筆者希望藉此平台,可以引發大家去尋找在影響夫婦相處問題的根源(甚至是自己問題的根源),從而探索改善之道。

 

"過急推論" 的影響

某太太在掃地時發現有根長髮, 她認為 "我的頭髮沒有那麼長", 便認定是有其他人來過, 更快速推斷是丈夫帶別的女人來過。她未有客觀猜想其他可能性, 便單刀直入問丈夫帶過甚麼女人回來。於是, 一場夫妻冷戰爆發並持續了數星期, 當中夾雜了多次罵戰、短暫離家、獨自吃飯......等等。

 

為了一條不知來歷的長頭髮, 因為太太的 "過急推論"(jumping to conclusion)認為一定是丈夫出軌,不小心留下的證據,結果釀成這對夫妻關係陷於撕裂邊緣。還有很多其他生活例子, 多不勝數, 甚至是隨時隨處都可發生, 卻未必有即時答案,卻可以歸咎於對方的,如:

 

*不見了文件 不是我取走必定是對方取走;

*平時放置的毛巾不見了必定是對方拿走;

*發現丈夫的西裝外衣口袋裡有一顆女性的胸口針不是自己的 那便必定是第三者的;

*發現對方有跟異性拍的照片 便認為那就是第三者;

*自己的鎖匙不見了 便質詢對方拿去哪裡......

*家中廁所的廁紙用光了 認為有人來過 用光了......

 

"過急推論" 是甚麼?

"jumping to conclusion" 過急推論其實是一個主觀、直覺、快速、簡單的方法解釋某現象,是未經冷靜客觀審查分析, 也沒有考慮作此推斷的後果。此做法但求 "講了先算",這是帶有衝動, 出於本能反應, 是由情緒帶動。 但是否 "正確" 的呢? 有沒有想過其他可能性? 包括 "沒有答案" 的可能性? 更沒有想到此推斷會否更進一步破壞彼此關係的後果。

 

嘗試其他可能性

現在回看, 這位太太當時若能暫時放下她的 "過急推論", 嘗試跳出自己框框, 再看有沒有別的可能性? 試從偵探角度猜想。首先,這條長頭髮會否是她以前的,直到現在才 "忽然出現"? 另外,最近有沒有長頭髮朋友曾到家裡作客而留下? 會否是子女的朋友無意中遺下? 有沒有可能從鞋子帶入? 從自己或別人的衣服帶入? 從家門、外窗吹入? 書包、背囊、手提袋無意中帶入?

 

當然, "長髮究竟是誰的?" 真正的答案可能永遠沒法找到, 但重要嗎? 歸根究底, 你是要選擇(1)相信丈夫真的有可能有外遇; 還是: (2) 長髮之迷,不是我,不是他, 也不知是誰? 沒有肯定答案。你若是堅持必定是丈夫的,是為了證明自己是對(從證據作判斷)? 還是為了其他原因?

 

"過急推論" 深遠影響

你可有想到這個 "推論" 倘若是錯的(丈夫沒有外遇), 對丈夫聲譽、自尊、誠信、品格的打擊有多大? 對你們夫妻關係基礎會有多少破壞? 日後發展會如何?夫妻關係若然失去互信的基礎,往後的關係會好嗎?

 

嘗試用另一角度看

當有上述疑問出現時,其實你可以有其他的選擇。例如: 你可以找對方一起提出問題,共同查找答案。 這樣,你們便連成一伙, 是彼此合作,在同一戰線上。相反, 如你質詢他/她, 便把對方成為指責對象, 要對方解答、辯護。你們便變成敵對, 而你更成為主控兼法官, 同時也是受害者!對方則變成被告,要自辨,自己找 "沒有做過" 的證據,更要處處防範你的控訴。此外, 你也可以保持冷靜、細心觀察分析, 但不要有前設 "一定是對方有問題" 而要找證據來證明。第三是不理會這些皮毛之事。


其實雙方都明白,如果有懷疑不信任的關係,彼此便處於猜忌、防範、甚至是對峙、作戰狀態, 要找證據反襲對方。夫妻關係是敵, 是友, 在乎用甚麼態度。更複雜的是, 是次冷戰更可能成為日後的感情傷痕, 造成更多不斷的彼此攻擊和創傷循環?


回歸信任和愛

現實上, 有很多事情的出現, 很難找到真正而直接的原因! 當你提出一個可能原因時, 又會問何以會有此出現, 其因何在? 在不斷追問下, 你會去到第一因的問題(也是無人能答的)! 現代的心理學的處理重點, 也不再用弗洛依德的手法, 一切要追溯幼年回憶,認為今天你的性格或問題行為是由於你幼兒時的經歷所引致, 所以要層層追查,為要找出第一因來。現在的取向, 是將焦點放在此時此刻, 人與環境的互動, 從改變小環節入手,讓時間帶動大環節的變動。例如以剛才例子來說, 鼓勵被懷疑的丈夫先放下抱怨, 以體諒之心面對疑心重的太太,繼續做平時所做的事務,以行動證明沒有第三者,讓她減少疑心後, 再處理那些不明來歷的事件。


夫妻間的關係, 歸根究底還是要歸回彼此信任和愛對方,由此而建立為對方的忍耐、寬恕、包容。若然被一些不確定的事而 "過急推論",認定對方有問題,因而使關係惡化, 值得嗎?
"二人若不同心,豈能同行呢?"(阿摩司書 3:3?)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