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普世教會動態導讀】

 

雙重身份和雙重使命--中國基督徒的身份責任論(四)
單傳航

《政治責任的問題(續)

保羅在《羅馬書》第13章1-7節的教導,提供了政教關系的經典原則,卻導致了不同的神學解讀。注意,對於多數中國基督徒來說,其政教關系的思維角度不在於是否順服政府,而在於基督徒是否應該 "參與政治",或者是否 "沾政治"﹔這主要是因為中國歷來都是 "政治猛於虎也",人人都懼怕。

保羅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上帝的。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上帝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隻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贊﹔因為他是上帝的用人,是與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地佩劍,他是上帝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因他們是上帝的差役,常常特管這事。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

這段教導的中心思想是,要順服和懼怕政府和官員的權柄,尤其是要納稅繳糧,這是需要履行的公民政治責任。同時,也定義了官員的政治職責是"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這一點非常重要,與保羅和其他使徒們在後來的行為示范形成呼應。

使徒彼得在這方面也有教導:"你們為主的緣故,要順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罰惡賞善的臣宰。因為上帝的旨意原是要你們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無知人的口。你們雖是自由的,卻不可藉著自由遮蓋惡毒,總要作上帝的仆人。"(《彼得前書》2:13-16)

還有關於兩個國度的比喻:"......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希伯來書11:13,16)"務要尊敬眾人,親愛教中的弟兄,敬畏上帝,尊敬君王。"(彼得前書2:17)注意,這裡對君王和眾人的態度是同一級別——"尊敬"。對弟兄是"親愛",級別更高,而對上帝是"敬畏",級別最高。

"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地度日。這是好的,在上帝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提摩太前書2:1-3)同樣,要為萬人禱告,包括君王。有些基督徒喜歡為君王禱告,卻忽略為普通老百姓禱告﹔或者反之。

耶穌升天後,使徒們開始建立教會、傳福音和宣教。使徒們在受到有權柄者的逼迫時,曾經在《使徒行傳》5:29中有這樣經典的教導:"彼得和眾使徒回答說:順從上帝,不順從人,是應當的。"使徒保羅在被逮捕后,也曾經譴責有權柄的(使徒行傳23:2-3):"大祭司亞拿尼亞就吩咐旁邊站著的人打他的嘴。保羅對他說:你這粉飾的牆,上帝要打你!你坐堂為的是按律法審問我,你竟違背律法,吩咐人打我嗎?"這裡保羅點出了問題的關鍵,他所面對的有權柄者,已經違背了法律,因此喪失了上帝所賜權柄的使用合理性。上帝所設立的權柄,是在律法的框架中運作的。

因此,中國基督徒思考政治責任,包括是否順服和參與政治,首先要按照上述的《新約》教導的角度--順服或者不順服政府,來進行思考,而判斷的原則為是否順服上帝,具體來講,就是以基督徒的信仰責任和基督徒的倫理責任為出發點進行判斷。總之,要看是否符合順服上帝--是否順服上帝的命令--是否符合信仰責任(信)和倫理責任(愛)的原則。這是非常重要和實用的神學思路。

也就是說,基督徒的信仰責任和倫理責任,是指導基督判斷是否順服政治包括順服君王在內的有權柄者的底線原則。許多基督徒因為畏懼邪惡,或貪圖私利,就用順服君王的教導作為逃避的借口,在信仰原則上妥協,對政治邪惡及其社會不公正所導致的鄰舍無辜受害卻視而不見,從而嚴重違背了愛上帝和愛鄰舍的命令。這種虧缺上帝榮耀的事情,在教會歷史中反復上演。

另外,除了政治責任之外,在中國還有相關的社會責任,其實也是在政治大框架之下的,特別是那些政府所設立的職業,包括教育、治安、金融,等。社會責任也可以從社會職業的角度來論証。《歌羅西書》3:23-24是有關社會職業的經典教導:"無論做什麼,都要從心裡做,象是給主做的,不是給人做的,因你們知道從主那裡必得著基業為賞賜﹔你們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加爾文就是從職業觀的角度,來詮釋基督徒的社會責任。

小結

《聖經》中的歷史案例和教導,說明了上帝子民的雙重身份和雙重責任--屬靈身份和社會身份及對應的雙重責任,或者,也可以視為是神性和人性的身份及其對應的職責(參看筆者的《神性與人性》2013)﹔並且身份與責任是不可分割的。基督徒的社會責任,主要是來自愛鄰舍的倫理責任。也就是說,因為遵守上帝的命令,實踐愛鄰舍的倫理,就會自然肩負起社會責任。

社會責任是愛鄰舍的責任表現之一,但並不是全部表現。社會責任可以簡單理解為:抵制邪惡,弘揚公義和美善,救助弱者,提升文明。基督徒的社會責任可以具體到許多領域,但履行方式大致可以分為兩類:在社會職業中忠心盡責﹔參與推動社會文明。

在基督徒的社會責任中,作為最敏感也是難以處理的政治責任,也可以在教會和政府之間關系的框架下探討。教會和政府的關系,是探討基督教與政治關系的一種角度,除了《聖經》的教導和案例之外,在歷代的教會發展中都有理論闡述。因此,今天的教會和基督徒可以借鑒並進一步發展,以適應新的時代環境。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