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非洲異國情】生命福源

 

在城市生活的你我,每日輕易從水喉便得到清純的自來水,不覺得一會事。然而,在非洲找食水,可能是關乎住屋遷徙的考慮。

城市食水

非洲的人口迅速城市化,造成食水供應的負擔日益沉重。沿海國家自然會利用海水淡化的方法,而在內陸的城市和國家就只得依賴河流,許多城鎮的選址都會盡量靠近河道。輸水設備又是另一重大問題,大城市一直都有基本設備和制度,從鄉鎮遷來居住的人,也要適應交水費的習慣。經常有住戶因多月欠交水費,就要承受節水或除錶的後果。

許多城鎮內的街口都設有公眾水喉,幫助取食水有困難的居民。早晚圍著水喉的有兩條隊龍,一條排滿大小不一的塑膠、鐵水桶,另一條則排滿日間到來取用免費水的人,當中多數為婦女和孩童,場面熱鬧。各人取水後便把水桶水盤摃在頭上,悠然自得地散去。還有經營運水的水販,手推著滿載多個水桶的雙輪車,趕往遠處的住戶。筆者曾住在靠近有公眾水喉的地方,附近沒有水塔建設,日間因公眾水喉長期開動,屋內水壓不足,整天缺水供應,要等至深夜公眾喉寧靜無人,水壓回穩時,才可以裝滿屋內所有水桶。為避免因缺水產生的不便,不少市內住戶在屋頂都裝有水桶蓄水。城市若靠近河流,或建有水塔建設,居民便非常受惠。至於水質處理則有待改進,淨水廠的效能和水管日久失修,都會導致水中帶有異味,一般市民因為缺乏對飲用水衛生的認知而默然接受。

鄉鎮欠設置

在市郊和偏遠鄉鎮,物資久缺,制度發展受限制。水務局為避免虧損,就採用特別對策,對欠交水費者上門節水拆錶。為避免住戶因搬遷而空置住所,申請水錶者必須連同左右牆壁相連的住戶一起申請才符合審批資格。筆者曾因搬遷而遇上同類問題,後來得房東出面協助,才有工作人員來安裝水錶。鑒於種種困難,許多居民情願在屋內空地自挖水井,以節省開支。市鎮靠近河流,挖地五、六公尺深便有水,但因衛生緣故,井水只作家務洗濯和洗衣等之用,居民仍選用街喉自來水作飲用水。

鄉村生活簡樸,許多仍未有像城市的輸水設備。村民都依賴鄉鎮內僅有的公用井。水井的來源,多是村民早年合作建造,也有由外國自願者支助和承建。可是每年遇旱導至地下水不足時,某些水井水源不足,打水婦女只得在井旁等候。近年得外國資助,興建了更深的大型石屎井和科學井,井因深入至百公尺的地下水,需安裝人手或腳踏操作的水泵. 這些水量較為充裕,水質也較純淨。

乾旱之地

對於居住較乾旱地區和半沙漠曠野的遊牧民族,水源更是關乎人畜性命的事。由於居民生計依賴畜牧緣故,不能住近城市,輸水管又未能申延到曠野地,因此居民平日食水是個大問題,還要每天解決牲畜飲用的需要。傳統以來,牲畜要在乾旱地區生存,村民要到水源打水,因此每天他們都在住處與水源間進進出出。每年雨量有限,下雨後某些地方形成水池,使週圍土地變得綠草如茵,人畜也樂得其用。不過,從露天水池打來的水,一來水質混濁,猶如奶茶; 二來水內多有細菌或蟲蛋滋生,飲用後便肚瀉,或染上寄生蟲,嚴重者會導至終生失明。筆者在當地市墟見有出售一堆堆的奶黃色的小石塊,名「Lalang」,是一種當地出土的化學石塊,他們將小石塊在大水缸內磨擦使之溶化,又用口測試,水稍呈鹹味時,將水桶的水存留過夜。翌日水缸混濁的水便煥然清新,雜質全然沉澱,真是神奇。若將露天水池打來的水先用布過慮,也可將細菌或蟲卵隔去,飲用也較為安全。

為解決食水問題,政府和民間組織也繼續邀請外援到來興建水井和水塔,改善了村民生活和健康,大大減輕了村民每天打水的勞累,保障民生健康,減輕政府和居民醫療開支,也減少了村與村為水井發生的衝突。還有因水質良好,婦女發現洗衣的肥皂比前更慳用,而且洗後的衣服氣味芬芳。有村長為新建成的水井而由衷道謝:「我們的村落一直來沒有甚麼光彩可言。今後我們和子孫可以感到自豪,除了我們的祖先,便是有了這個生命福源的水井。」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