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職場上的祭司】脆弱

 

近日參加了一個課程,主題是如何在職場上有清晰的溝通從而建立正面的隊工,而其中最令我反覆思量的部份,就是講到我們在職場中可以並需要展現脆弱 (Vulnerability) 。就讓我們在今期的文章中看看脆弱這主題吧!

heartinhands在職場中,我們通常也高舉辦事能力,表現要卓越,要專業,要處變不驚,臨危不亂,要有大將之風,這樣才是有質素,有前途。驟眼看來,以上這些質素跟脆弱好像是兩碼子的事,然而,兩者之間是可以共存的。

有些人會把脆弱等同情緒化,但兩者是有分別的。當一個人願意展現脆弱的一面時,那當然包含著在人前流露出真實的情感,但如此流露卻無須被等同為情緒化。我們任何一個人也有情緒,流露情緒不代表情緒化,但經常性不受控地發洩情緒才算是情緒化。

哪麼何謂脆弱呢?如何在職場中流露脆弱呢?

脆弱是在工作間說「我錯了」:無論是上司或下屬,雇主或員工,犯錯是必然會發生的。關鍵在於能否在知道自己犯錯後真誠地承認錯誤。在職場中,我們會傾向以為承認錯誤是下下策,因為以為犯錯是代表自己無能,於是急急為自己找辯護理據作為捍衛自己的方法,結果只令他人覺得強詞狡辯。其實,若真是犯錯了,真誠認錯才能挽回誠信。

脆弱是在工作間說「我需要幫助」:有時,我們為了証明自己的能力,明知能力有限卻也要硬著頭皮勉為其難,無論如何也不願意請他人幫助,以為出聲求救就代表自己無能。其實,團隊精神恰恰是要隊員互補不足,若果每個隊員也帶著「我自己應付得到,無須別人插手」的態度的話,那團隊中便全無同工的空間。

脆弱是在工作間說「我的私人生活出了問題」:一般工作間的原則是切勿把私人事情帶進工作時間。這原則我是基本上同意的。但現實是我們也只是血肉之軀,若果私人生活真的出了問題,我們真的可以將自己徹底地切割為「上班的我」和「下班的我」兩部份嗎?所以,當私人生活出了問題時,若果我們能夠正面地面對我們的情緒,並且適度,適當地向工作間的團隊有所交代,那必會為我們建立一個寶貴的支援網絡,從而幫助我們能同時面對私人生活和工作中的壓力。

脆弱是在工作間說「我相信你」:建立信任是需要付出的,而這份付出包括向對方開放,坦誠,而這開放,坦誠的過程中則包括分享自己的軟弱,所以對他人投以信任是帶冒險性和要付出代價的,因為在今天的社會文化中所提倡的是保障自我利益,不要蝕底,不作犧牲,這當然就是建立信任過程中的障礙。當我們決定信任他人的時侯,我們需要預計有經歷失望的機會。雖然感到失望是不好受的,但我認為常常帶著猜疑和計算與人相處則更不好受。

文章寫到這裡,我想到耶穌基督祂自己正是為著與我們建立關係而甘願降卑,甘願展現祂人性脆弱的一面,不單道成肉身來到人當中,更以祂自己的生命與我們同擔憂患,最後更為著承擔人的罪而流血捨身。當然,我們不是耶穌,但盼望我們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願意在工作間展現脆弱的一面,以最真誠的自己跟他人建立關係。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