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靈修瑣記】復興與衰退

 

順從肉體的人體貼肉體的事,順從聖靈的人體貼聖靈的事。體貼肉體的,就是死﹔體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羅8:5-6)

Prayer
《歷代志》與《列王記》都記載以色列民族興衰史,不同的是:《列王記》描述歷史過程﹔而《歷代志》偏重描述屬靈層面,對猶大國民的靈性有正面影響的王寫得多些。雖然如此,卻也不僅僅記載他們得勝的一面,也較客觀地描述他們靈裡失敗的一面,使我們明白,即便是神喜悅之人也有失敗的可能,因為人的天性是軟弱和敗壞的。

我們來看亞撒王(代下14-16章):亞撒繼位後的前十年,由於他率領百姓敬虔事奉,便得神祝福(1-7)。之後雖有打仗,因著迫切禱告,便徹底打敗古實人(14:9-15),與其祖父羅波安對抗士撒的結果截然不同(12:1-9)。先知亞撒利雅進一步勸勉﹐以北國無真祭司帶領、民眾信仰混亂而導致國不泰、民不安為借鑒,說明他們即便如此,急難中的禱告還是蒙垂顧的(15:1-6)﹔隨後他鼓勵猶大人剛強壯膽﹐以神的同在召喚大家繼續進軍以法蓮山地。此時的敬虔之王對於神代言人的的呼召敏感,他立刻率眾回應,行善除惡,並呼召寄居於他們中間的以色列人,使他們歸降(7-9)﹔王又振興信仰、改革宗教,使猶大國更復興,國家太平了三十五年(8-19)。

期間二十多年的天平舒適生活,磨去了王靈裡的敏銳,使他疏離神,面對與北國的糾紛,他首先設法以金錢賄賂亞蘭王,尋求人而忘卻神(16:1-6)。先知提醒他第一次靠神戰勝埃及的經歷﹐指出他此時的愚昧時,驕傲使他拒絕悔改、惱羞成怒地置先知於監牢。此後的六年他每況愈下,甚至虐待百姓(7-10)﹔腳有重病也不悔改尋求神、只求醫,兩年後便病死了(12-13)。這並非說有了病不要求醫、只求神,而是人靈裡有病便不易有反省、悔改的意念,有難處便自然想求人而不信神了。

亞撒作王四十一年,蒙恩期卻並非始終如一。他與羅波安的共同經歷是:何時敬虔何時蒙恩,何時鬆弛何時蒙昧,外在表現於起先聽不進神代言人的勸誡,似乎出於人天然之律,是屬血氣、不願受約束的律。這使我憶起年輕時的經歷:小學生、中學生或大學生有一共性——不喜歡老師在場,不願聽師訓,裡面有反彈﹔我兒子帶領青年團契,他感受到孩子們討厭受約束,做遊戲也不守規則,任意妄為便覺痛快,是人天然本性的大暴露,大陸獨生子女表現得更突出。孩子如此,成人也不例外,人們在國內受約束慣了,原本以為西方的自由空間可使人為所欲為,既便教會也只是提供宗教環境、使人感受上帝之愛的地方。

受約束是令人反感的,若謙卑也可聽進些扎心之語,否則也只是些刺耳的罵料,或事不關己的耳邊風﹐出屋便忘之﹔每接到牧者電話便如孩童突然被告知去教師辦公室一般﹐反彈而緊張,不知發生何事。有人曾說,傳道人的孤獨感就如班主任受學生孤立一般。人的屬靈生命若總停留在幼小階段,便拒絕聽勸勉,就如舊約聖經時代不聽先知者。其實,無論當初先知或時下牧者都是神的代言人,人若謙卑便可獲益,若順從本性便拒絕,因逆耳之言會刺痛屬肉體的肺腑心腸。求主幫助我們願意體貼祂心腸﹐不讓聖靈擔憂。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