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5年 真理報文章2015 年 4 月【特稿】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學校的苦難--一個加拿大華僑移民的反省

【特稿】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學校的苦難--一個加拿大華僑移民的反省

 

Esther-L1從 1876 至 1996 年這 120 年當中,超過 150 萬加拿大原住民的孩子們,被強逼離開家庭的溫暖和父母的愛,送到當時加國政府委託教堂辦的寄宿學校。原住民孩子由於離開了父母﹑自己的文化,心理受到很大的折磨,不單如此,還有一些被強姦﹑鞭打和受到嚴厲的懲罰。

本人作為一個香港移民,1990 年抵達楓葉國,當時的我對這段殘忍的歷史一無所知。

直到 18 歲,我有機會在溫哥華東區一個原住民教會事奉,10 年來一直在他們的崇拜領詩和各方面事工中服侍。那時侯我有機會從原住民的朋友們處得知 "原住民寄宿學校" 這一段悲慘的歷史背景。

這一段恐怖的歷史到現在還在影響著今天的原住民家庭。政府當時的概念就是要原住民完全脫離自己的文化根源,強逼他們變成講英語和信基督教,要把原住民文化摧毀。

Esther-L2作為一個基督徒,我很驚訝當時的教會給原住民帶來這種不公義的傷害。試想想如果你是在原住民寄宿學校長大的小孩,以下事情極有可能在你身上發生:

• 突然間你被送到一個陌生的學校,離開父母親和熟悉的家鄉。

• 老師會告訴你,你自己的文化是野蠻的,還有,你皮膚的顔色代表你的髒和罪。

• 忽然之間你被強逼講一種你不懂的語言(英語),如果被發現說母語的話,你會被懲罰。

• 十八嵗之前,你不能真正的回家,可能只是回家鄉探訪﹐有時候甚至數年都不能回家。

• 被老師禁止學習原有文化的藝術和手工,那是一代一代辛苦傳下來的寶貴文化。

• 你有可能被強姦(男女學生都有),女生甚至懷孕,但是都會被強逼去墮胎。

• 學校可能會故意的讓你染病(肺癆),讓你當試新藥品的白老鼠。

• 學校的死亡率非常高(有時候到 30-60%),你可能有好幾個同學都因為生病而死去。

• 你常常被懲罰,甚至被暴力毆打。

"文化創傷" 是一個民族或文化經歷了長期很深的傷害。關於 "原住民寄宿學校" 的問題,有五代的原住民孩子們不只是在心理上或肉體上被傷害,他們在屬靈和心靈上也受到傷害。因為當時的神職人員沒有真的把神的愛表露出來,反而表露人性很醜惡的一面。

我們可以說 "這不關我事,因為我不是那種邪惡基督徒",雖然我們沒有直接建立那些學校,或傷害那些孩子,但在靈裏我們應當代表基督的精神,對這一班受到不公義對待的人,負上跟他們和好的責任。在某程度上,他們可能會對今天的基督教和洋人有憎恨的心。相對來說,華人基督徒很適合在當中作一個和解的角色。

哥林多後書5:18說:"一切都是出於神﹐他藉著基督使我們與他和好﹐又將勸人與他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

作為上帝的僕人和使者,我們現在有機會參與耶穌基督的和好事工(Ministry of Reconciliation)。那麼在神的國度裏,「原住民和好事工」是怎樣的呢?

我相信聖靈對於各基督徒﹑不同的教會和團體會有祂獨特的呼召。有些基督教的教派確定公開地認罪和悔改,因為他們在歷史上開辦那些寄宿學校的。有些教會決定要把上帝的福音和愛帶給原住民生活的地區,在一些 "Indian Reserve"(印第安保留地)辦夏令營,開辦聖經課程給孩子。有些教會邀請原住民去他們所屬的教會分享他們的歷程和故事,也為他們禱告。

作為移民,我們移居加拿大得到了不少好處和祝福,例如美麗的環境﹑清新的空氣﹑免費的教育﹑醫療等等。但是我們有沒有想過,要祝福和關心加拿大的原住民呢?其實他們才是加拿大的第一民族。

很多時候,我們只是想着自己的利益。我們在想我們的孩子應該讀什麽學校,我們要開什麽車,建什麽房屋等等。還有,對於我們一些移民來説,有時候我們可能不太關心本地的新聞,只是關心我們祖國的事。

我個人也有反省和感動,要跟本地原住民做朋友,同時也服侍他們,有機會時我也在各華人教會向弟兄姐妹分享關於"原住民寄宿學校"的悲慘歷史和問題,帶領他們反思和禱告。同時我會更加留意一些加拿大原住民的新聞,比如看 APTN 和 AFN 頻道。從這些頻道我得知現在有很多原住民女士失蹤;在加拿大北部的 Nunavut 地區,因為價錢太貴,有很多人買不起食物;在 Manitoba 有 62% 原住民兒童生活在貧困之中。作為基督徒的我們也應當為這些事情在上帝面前禱告。

從 2007 年開始,我在一個本地的基督教機構(Vancouver Urban Ministries)服侍,其中,我負責安排義工,提供免費音樂課程給溫東低收入家庭的孩子。當中我們接觸到原住民和新移民的學生,有機會對他們有更深層的認識。除了可以幫助低收入家庭,其實原住民當中也有一些很傑出的基督徒領袖和牧師,向他們自己的民族傳福音和服侍,如果我們可以支持他們,這也是一個事奉的模式。

在 2014 年,我很榮幸跟幾位不同種族背景的基督徒領袖和牧師(包括原住民基督徒領袖),一起在溫哥華和各福音派教會舉辦了一個活動叫「一起同行,一起醫治 Journey Together, Heal Together」。當中播放了一部很有影響力的電影《我們曾是孩子》(We Were Children),也邀請了原住民基督教領袖作為主持人和講員,希望讓更多弟兄姐妹瞭解和認識關於 "原住民寄宿學校" 的悲慘歷史,鼓勵各教會對這段歷史作出回應。

在這一個跟原住民和好(reconciliation)的過程和事工中,我們需要聖靈的引導。不同的人和基督徒團體可能會有不同的領受去回應﹐雖然我們沒有完美的答案去解決所有問題,但我們知道我們需要以一顆謙卑的心來服侍我們親愛的原住民兄弟姐妹,帶著聆聽的耳朵來跟他們一起同行,一起尋找天父上帝的心意。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