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5年 真理報文章2015 年 6 月【特稿】十九世紀的戴德生--廿 一世紀依然活現的傳記

【特稿】十九世紀的戴德生--廿 一世紀依然活現的傳記

 

OMF 1

 

好一個明媚的大晴天,時為 2012 年 10 月一個下午。

我弟弟 Benny 剛從香港回歸。他十八年前在我們的爸爸返天家後,便匆匆回港去了。依接待多倫多訪客的慣例,我和妻子 Daisy 亦帶 Benny 到 Niagara-on-the-Lake 一趟。

我們在小徑上的草坪漫步,就在此際,我看見一張熟悉的面孔,是 OMF 正待整裝出發的宣教士。

Ruth(代名)一個星期內便要出發了。我問她:『您怎麼在這裡?』(『您還有幾天便出發上工場了,......』這話沒有說出來。)

她說:『我剛訪尋戴德生的遺跡,就在那邊。還有甚麼特別的原因?』她的聲音有點兒咽哽,指著紀念碑的方向。那就是紀念當年戴德生醫生的宣教事業轟天動地的時刻,展開了基督教宣教工作路向的里程碑。我登時自覺:『還有甚麼別的原因? Albert,你真懵懂!』 我在那一刻,輪到我喉頭咽哽了。

像我這非 OMF 人物,問是一般常理的話兒,但對 Ruth 這 OMF 人物,『還需問麼!』 但我這「笨蛋問話」也實在是有其中的理由的,並非只為自圓其說。

多年前,Ruth 曾以 OMF 身份出工場去。但由於家庭的需要,她不得不回來處理家務。如今,又來到 Niagara-on-the-Lake,我相信她以前一定已到過這地方。不過,無論情境如何,無論 Ruth 是兩度 OMF人物,戴德生的影響動力在 Ruth 的心靈裏,已深深銘刻著,正如保羅在大馬色路上悔改的經歷,主給保羅一次又一次地重溫。(徒:9:3-22; 22:1-15; 26:12-19)。

Ruth 多年前首次從工場回來處理家事,必然十分的失望。她一定會覺得這一趟回程,就如樂譜上的休止符,接著免不了是兩條完結的雙線了,她自以為就此完結了。

OMF 2可是,回到她心愛的工場的意願,在她心中不住地湧動。也許正因這樣,驅使主容許她再度出發,在 2012 年第二次到工場作工。她這種內心的推動渴想,無疑是戴德生的感染。經過這許多年日,火也許熄滅了,但出奇地紅炭依然熾熱呢。Ruth 再度直奔工場! 一個人第二次奉差遣,是神透過戴德生的召喚而去,這畫面多美啊!哈利路亞!

這美麗的畫面觸發我想起另外一個故事,時為 2008 年,主人翁是我其中一個兒子 Cedric。

在那新年假期後,他要求我開車送他回到 McMaster 大學去。在車上,Cedric 開始告訴我他在聖誕節回家前幾天,聽見神的呼聲。他既興奮又嚴肅地,描述當時有一道強光從窗口射進來。那時是早上,而那光比平常強勁和有威力,使他終於俯伏在地,順服從神來溫柔的推動,等候敬聽。好一個哈巴谷先知的功課。Cedric 聽見神吩咐他到中國一個鄉村去事奉祂!我聽了為 Cedric 大為高興。


他心靈完全平靜,他一路沒有披露這事,自聖誕節的日子到那一刻,因他覺得我應該是第一個知道的。哈利路亞,讚美主!

說了些鼓勵的話後,雖然我仍在駕駛,戴德生的模範驟然出現在腦海中。Cedric 與他的女朋友 Rebecca(非真名)的關係也潛進思想裏。但在那一刻,我作了個當機立斷的決定,全為 Cedric 與神的國度著想。

當時的情境不容我修飾對他的勸告,只能直截地要他把這呼召告訴 Rebecca,問她覺得怎樣。若是積極的反應,那就易辦!否則,他就該與她分開一段時間,讓她重新衡量他們之間之友情與關係。

接著,我用戴德生的例子作強調,說:『當他的未婚妻知道戴德生要往中國之後,乞求他留下來。因她的父親是一位銀行家,她更向戴德生保證他可以在父親銀行裏有一份職位,以後生活便會無憂無慮。但戴德生堅守他的異象不移。雖然這不是善惡的問題,而是他的抉擇 (來12:1-3)。他的選擇有更重的屬靈價值,不是為他自己,乃是為千萬失喪的靈魂啊!』

車子裏,一片靜默。於是我為 Cedric 緩和一下。

我指出他們仍十分年輕,Rebecca 未能想像將來過怎樣的生活,這是可以理解的。也許過了兩三年、甚至五年,聖靈趁時機成熟向她再提這事,他們可以恢復交往。

這樣,Cedric 似乎舒緩了一點,答應會向 Rebecca 透露這事。

之後,他們分了手,直到如今。我曾一兩次問他是否掛念著 Rebecca,他說沒有甚麼,不過失去的愛,就是失去了。從心底裏,他不願意搞混了從神而來的「直接命令」。

轉快鏡到今天, Cedric 與一班同心志的加拿大青年人,在多倫多市,市中心以西 Lansdowne 地區植了一個教會。榮耀頌讚都歸與神!

1995 年,二十年前了,我在法國巴黎的全歐洲區華福會議上,聽見戴德生醫生的曾孫戴紹曾牧師分享,作為結語,真是合宜不過了。他說:

『戴德生若沒有弟兄姊妹們的禱告,我就不會生在這世上;我若沒有弟兄姊妹們的禱告,我就不能夠活著站在這裏,與您們同擔福音的工作!』(大意摘要)。

總括來說,對戴德生的生命可以作多方面的透視剖析,像光線四射,給我們學效。真的,戴德生醫生這 150 年 的功業,也成了產業 –是活著的!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