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5年 真理報文章2015 年 11 月【特稿】“覓非播舍”--殘疾棄兒之家

【特稿】“覓非播舍”--殘疾棄兒之家

 

Mifei 1

 

2015 年 7 月 16 日下午 14:20,"覓非播舍之家" 創始人新瑋姐妹因乳腺癌永遠離開了我們,留下丈夫斯蒂夫和一群孩子。在孩子們眼中,新瑋夫婦就如同天使般﹔在許多基督徒眼中,他們活出了上帝的樣式,愛人如己。


她生時為 "覓非播舍之家" 傾盡所有,如今在主裡有公義冠冕為她存留。在得知只有半年生命後,她仍到處分享鼓勵人們轉向耶穌,在地上使用有限生命過有意義的生活。生命也因此提前結束。因著她見証的美好,生命的馨香,我們能做的就是極力傳揚她和他的故事。我們相信這是我們的使命,因為人點燈,是要放在燈台上,要照亮一家人。我們肯請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觀看這個聖徒的故事,她的故事就是主耶穌故事的延續。願感動新瑋的靈,那充滿慈愛溫柔的靈也感召你,活出真正美麗豐盛的人生。

Mifei 2新瑋和丈夫放棄美國的優越生活,成為幾十名中國重疾棄兒的父母,他們教殘疾兒不僅接受別人的愛,也能去愛別人。孩子們用餐時常倆倆結對,大的給小的,病情輕的給病情重的喂飯。新瑋被確診乳腺癌擴散只剩 6 個月生命。她和丈夫確信,癌症是神給他們的一份禮物。

光頭--9 歲時的一場病導致頭發掉光﹔一個眉毛--確診癌症前兩個月右邊眉毛掉了﹔體重 80 斤﹔罹患乳腺癌卻滿有能量的小女人--這是斯蒂夫對妻子王新瑋的評價。

四月的北京,春花爛漫。一場特別的巡回見証正在進行中。新瑋溫和堅定的講述和斯蒂夫先知一般的呼喊,形成一股強有力的屬靈旋風,震撼著許多聽者的心。

"你那麼愛上帝,上帝怎麼會讓你得癌症?怎麼會讓你死?" "如果你走了,你的8個孩子怎麼辦?50 多個孤兒怎麼辦?" 新瑋和斯蒂夫面對台下幾百名心情複雜的聽眾。

很多人想了解他們過去十幾年的心路:這一對夫妻,原本一個是好強上進的翻譯,一個是出色的鋼琴調音師,為了愛,他們放棄工作,放棄在美國的優越生活,傾其所有創辦 "覓非播舍之家"(Mephibosheth),成為幾十名中國重疾棄兒的爸爸媽媽。事工正在火熱之際,新瑋卻被確診患有乳腺癌。一個月前,覆診結果顯示,癌症已擴散,新瑋只有6個月的生命。

在生命最後的時光,她選擇以病弱之身在北京、青島、河南等地與關注她的人們分享,她要用自己的生命,喚醒更多沉睡的靈魂。在一次分享中,她劇痛難忍,幾乎昏倒,眾人為她禱告。

為棄兒哭泣

新瑋的生命在 2001 年發生重大轉折。這一年 5 月,她認識了耶穌,成為一名基督徒。28歲的她從此開始了過去做夢都沒想到的歷險。

兩個月後,她第一次踏入一所孤兒院,看到一群因為殘疾而被父母拋棄的孩子。新瑋的心被這些孩子觸動,她大哭了一場。擦乾眼淚,她在心底默默立下一個信念:我一定要為這些孩子做些什麼。

她未曾想到,神已為她預備好了一個男人。2001 年,來自美國的鋼琴調音師斯蒂夫應邀到北京做培訓,主辦方安排的翻譯正是新瑋。斯蒂夫是一位很有愛心的基督徒,他從 1990 年起就開放自己在洛杉磯的家免費給無家可歸的人住。

共同的信念、彼此的欣賞讓他們走到一起,2003 年,新瑋和斯蒂夫在美國結婚。這時,他們的生命和婚姻已和棄兒緊緊聯繫在一起。結婚之前,新瑋已辭職專門做孤殘兒童的服侍工作。去美國結婚時,她是帶著一個重度殘疾的棄兒一起去的。

這個名叫天恩的小男孩,在甘肅一個小學校門口被人撿到。那時他剛出生,在地上躺了 3 天 4 晚居然還活著。天恩患有脊膜膨出症,先天脊柱斷裂、神經外露,腰以下完全沒知覺。當新瑋看到天恩時就決定竭盡全力救助他。

這個被父母遺棄、在世人看來幾乎沒有活路的棄兒,成為新瑋夫妻收養的第一個孩子,在他們身邊享受到了豐厚的愛。如今他已 11 歲,講一口流利的英語,在新瑋的教導下進行美式的 home schooling 學習。

在天恩之後,同樣患有脊膜膨出症的天逗和患唇腭裂的荷花陸續成為他們的家庭成員。新瑋夫妻自己的孩子也陸續出生。

求你愛的源頭向我敞開

2007 年,新瑋正懷著第二個兒子 Azariah。大著肚子的她不光要照顧不滿一歲的大兒子 Zuriel,還要照料生活不能自理的天恩和天逗。一天裡天恩和天逗分別要插 5 次尿管,有時大便也需要她用手摳出來。天逗比天恩小兩歲,很愛哭,時常撕心裂肺地哭鬧,需要安撫很久才能平靜下來。

對於新瑋的這段經歷,很多朋友覺得不可思議。普通家庭兩三個大人照顧一個孩子還忙得團團轉,她一個孕婦,竟要照顧三個孩子,其中有兩個重度殘疾兒!

在新瑋看來,這並不是因她有多能幹,而是因她有耶穌。在最忙碌時,身心疲倦軟弱甚至痛苦難過時,她默默向神禱告:神啊,既然是您呼召我走這條服侍的道路,求您給我力量,求您愛的源頭向我敞開,讓我能源源不斷地愛出來。

有一次,她在疲倦和痛苦中剛這樣禱告完,一位美國朋友就帶著孩子出現在她的門口。這位朋友沒多說什麼,打了一盆水,跟她的孩子一起為新瑋洗腳。這個不尋常的舉動讓新瑋很受感動。

耶穌為門徒們洗腳的場景出現在她眼前,她明白,神知道她內心的需要,藉著朋友的舉動安慰鼓勵她,告訴她愛就是互相服侍,她所付出的一切在天父那裡都被紀念。

2008 年,斯蒂夫和新瑋順服神的呼召,放下在美國的一切,回到中國創辦了專門服侍棄兒的 "覓非播舍之家"。

覓非播舍﹐源於聖經中大衛恩待已故好友約拿單的後人 "米非波設" 的典故。新瑋取其諧音 "覓非播舍",意思是尋覓那些沒人要的、看似沒有價值的孩子,給他們一個家,為他們撒播一片希望。

"如果你從一個被遺棄的孩子身邊走過去,這個孩子什麼都不知道,和你一起走過去的人對你也不會有指責,但如果你決定把這個孩子抱起來,這是一個需要信心的行動。因為你做了這樣一個信心的決定,上帝就會用這個孩子改變你的生命。" 新瑋說。

錢的事交給上帝負責

辦一個孤兒院,僅有愛心不夠,最現實的問題就是錢從哪裡來?新瑋夫妻有個原則,只要需要照料的棄兒,無論病有多重他們都收,即使別人都不要的孩子他們也收。這就意味著,除了孩子們的吃喝拉撒住用、護理人員的工資等之外,還需要巨大的醫療費用。
有人好奇,斯蒂夫這個瘦瘦的老外到底有多富有﹐竟養得起四五十個處處需要花錢的殘疾兒?

山東莒南縣大店的 "覓非播舍之家" 初建時,有一次新瑋夫妻帶著孩子去大店夜市吃烤羊肉串。路邊的人看到他們,而且聽說他們在這邊建了個孤兒院,幾個坐在他們旁邊的人說:"你看見那老外了嗎?特別有錢!要沒錢,幹不了這事。"

事實上斯蒂夫並不富有﹐他在美國的琴行委託兩位殘疾人負責托管,生意並不太好。為來中國辦孤兒院,他花光了幾乎所有的積蓄,連在美國的醫療保險也賣掉了。斯蒂夫自己身體也不好,有嚴重的心臟病,多年來他帶著心臟起搏器為孤兒院從河北到山東再到河南四處奔波。他曾帶著沒電的心臟起搏器兩年之久,因沒錢回美國做手術更換。

"如果一個人想幫助這樣的孩子,想先把錢湊夠再做,那就沒有夠的那一天。你湊多少錢算夠?我們一個孩子有時一個月要花十幾萬醫療費,如果你計劃好了一個數目,但只要一個孩子生病或剛接收一個需要手術的新生兒,馬上這些錢就只夠他一個人花了。" 新瑋說。

他們做了個大膽決定,把錢的問題交給神來負責。遇到為他們的支出擔憂的朋友,他們會開玩笑說,在做這事之前,我們已和神商量好了:錢是祂管,我們盡自己所能做分內的事。|

信實的上帝沒有讓他們失望。"覓非播舍之家" 發展的每一步幾乎都伴隨著神跡。尤其是在金錢上,盡管新瑋夫妻並沒專門募款,神的供應一直充足。2012 年 5 月 1 日,新瑋夫妻剛在河南建立汝州重症兒童特護中心,回到山東後發現賬上只有 300 多元,而當天正是發工資的日子。再加上兩個住院的孩子需要續交醫療費,算起來總共需要 5 萬元。

他們正要禱告,突然有客來訪。是當地教會的幾個弟兄姊妹,送來了一位弟兄特別奉獻給 "覓非播舍之家" 的 10 萬元。他們正為神及時的供應歡喜感恩時,又在客廳的挂畫後發現一位南非的弟兄來訪時悄悄留下的 5 萬元。

"那天早上,在我們沒有禱告以先,神就已供應了我們的需要,在人看來不可能滿足的需要:300 元是我們有的,50,000 元是我們需要的,150,000 元是神給的。" 新瑋說。

類似的經歷非常多。在錢的問題上,新瑋夫妻多年來都沒有缺乏。他們也學會了這樣一個功課,每次沒錢時,不說 "我們沒有",而是說 "我們需要"。而神,也每次都神奇地供應了他們。

除了金錢之外,"覓非播舍之家" 還經歷了包括土地租賃矛盾、民辦孤兒院面臨的生存空間困境等難題,靠人力難以應付,新瑋夫妻靠著禱告,全然的交託,神都一一為他們解決了。禱告、託付、引導、供應,在這樣連續不斷的互動之中,他們與神建立了親密的、磐石一般難以動搖的關係。

耶穌就藏在那些孩子裡

新瑋夫妻一直保持低調,謝絕了不少媒體的採訪,踏踏實實地照護幾十個病殘孩子。盡管如此,他們的事通過朋友們的口口相傳,很快吸引了很多志願者。有的教會不定期為他們提供人力財力支持,也有不少大學生和社會愛心人士定期來幫忙。"覓非播舍之家" 一時間成了一座愛心基地。

有一個經常被訪客提出的問題很刺痛新瑋。他們常常會問,"這些孩子病這麼重,也許很快就會死掉,你們花這麼多錢費這麼大的力氣救治他們有意義嗎?"


新瑋會認真的回答,有意義。因為上帝所創造的每一個人,無論他(她)是什麼樣,都有特別的、別人無法替代的價值。

"愛就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我們倆想象不出還有其他事,像我們現在做的這件事有這麼大的價值。" 新瑋這樣告訴一群來訪的大學生。

在 "覓非播舍之家",一個原則被貫徹著:每個人都可以享受別人給的關愛,但同時也要盡自己所能去幫助別人。孩子們用餐時,常常倆倆結對,大的給小的,病情輕的給病情重的餵飯,然後自己再吃。在新瑋的 8 個孩子中間,弟弟妹妹會主動給天恩天逗推輪椅,或在上下坡時幫忙。

劉剛是孤兒院年齡最大的孩子,今年 18 歲。他患有腦癱,由於後期康復到位恢復較好,可以不借助輪椅自己走路,他在孤兒院幫助晾晒洗好的小毛巾,幫不能自理的孩子們刷牙。

殘疾兒盡心盡力服侍其他殘疾兒的場景讓很多志願者感動。

"最特別的是,他們不僅養活這些殘疾孩子,而且讓他們活得有意義。不僅接受別人的愛,也能去愛別人,哪怕就給別人一杯水,餵一口飯。" 一位大學生志願者說。

這正是斯蒂夫和新瑋的初衷:讓這些本來可能活不下去的孩子能自食其力,甚至照顧其他有需要的人。他們這樣描繪對孩子們未來的期望,首先要做誠實的人,真實地關愛他人,愛人如己﹔其次,要做負責的人,有信仰、盡本分。女孩要成為好妻子、好母親,從小她們就要學習做飯、做衣服﹔男孩要成為負責的丈夫和父親,成為一家的帶領者。而對那些終生都不能自理的孩子,孤兒院會一直照護他們。

"許多人來轉了一圈,常常說孩子太可憐了!你們太偉大了!我說這裡沒有可憐的孩子,也沒有偉大的人。我們只是蒙神恩典的人,因我們能在萬人當中認出耶穌來。表面看起來我們在服侍孩子,其實我們服侍的是耶穌自己,耶穌就藏在那些孩子裡面看我們。" 新瑋說。

"你不能說你愛神,但你卻不愛你的鄰舍,不愛你能看見的人。" 斯蒂夫說。

曾經有人問新瑋,你們有這麼虔誠的信仰,去傳福音肯定會大有成效。對此新瑋說,用神的愛去服侍別人的需要,用生命來影響生命是最好的傳福音方式。在她看來,許多基督徒最好的表現是在教會裡,卻常常忽視了這個世界有很多有需要的人。

"當我們用心去愛這些孩子照顧他們時,我們不需要傳福音了。因為當你把那些有需要的人當作耶穌去觸摸他去關心他時,神自己就在做了。但只有你自己有耶穌的生命,你才能給別人耶穌的生命,你才能在這個黑暗的世界看見耶穌。" 新瑋說。

癌症是神給的一份禮物

緊張忙碌的生活在 2013 年 11 月被打斷了。這個月,新瑋被確診患有癌症。很多認識新瑋的人聽到這消息的第一反應是震驚。很多人痛惜、疑惑,甚至對神發怨言。"她這麼愛神,為孤兒院毫無保留,神怎麼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在她身上?"一位姊妹甚至哭泣著說,"新瑋,如果你死了,我就不信了!"

但在斯蒂夫和新瑋眼裡,卻是完全不同的感受。有些意外,但更多的竟是興奮。他們心裡有一份篤定,他們所信靠的神,那位知道他們一切心思意念,在過去十幾年一路帶領他們,垂聽他們的禱告,深愛著他們的神,這次一定會做些他們意想不到的事。他們的心情很像一個單純的小孩子,帶著興奮和期待要觀看自己所崇拜的父親怎樣處理一件大事。

"神的創造力和想象力非常豐富,過去他每次使用我們或滿足我們的需要都是不一樣的方法,所以這次(確診癌症)我們真的有些興奮。" 新瑋說。

"很多人不清楚,神的價值體系跟我們這個世界的價值體系徹底相反。人總覺得,神愛你就要給你好處,但耶穌說,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 斯蒂夫說。

因有這樣的信心,新瑋沒有去接受化療,而採取一種自然療法。癌症帶來的疼痛非常劇烈,新瑋常常沒有辦法入睡,斯蒂夫就抱著她一起流淚禱告。正是在那樣的劇痛中,新瑋開始體會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痛苦。

"我身體上的痛跟耶穌所受的痛苦無法相比,祂不僅身體受苦,還遭受侮辱和背叛。而我,還有愛我的丈夫、家人和為我禱告的弟兄姐妹。我自己越痛就越能體會耶穌的痛,體會到祂捨己的愛,也就更感恩。" 新瑋流淚說。

服藥後 45 天,新瑋的身體裡奇跡般排出一塊直徑達7厘米的黑色塊狀物。關心她的人都鬆了一口氣。很多人歡呼,神終於動工了!新瑋夫妻也為此非常感恩。然而風雲突變,今年三月份,檢查結果顯示,新瑋的癌症擴散到了淋巴,她被宣佈只有 6 個月的生命。

"所有事情的發生都不是偶然的,神不會犯錯誤。我和新瑋確信,癌症是神給我們的一份禮物。新瑋身上的腫瘤就像伊甸園裡那棵分別善惡的樹,讓我們有機會選擇,是否去順服神的旨意。這個世界不完美,有很多病痛災難很多痛苦,但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神讓我們有機會去選擇,選擇順服或者悖逆。" 斯蒂夫說。

在愛裡沒有懼怕

從確診患癌到腫瘤排出再到癌症擴散,新瑋夫妻一次次經歷神,他們的信心也再一次得到飛躍。

新瑋說,聖經中有很多疾病得神醫治的人,這些人中有多少後來跟著耶穌到十字架前?有多少敢站在那裡遠遠看著主被釘十字架?對神說我願意,比對祂說你要醫治我需要更大的信心。因自己特殊的經歷,她知道,這兩種信心的跨越要花很多的時間和代價。

"有多少人真正願意為主活?人們生病之後常常禱告說主你要為我做什麼,你要讓我手術順利,你要讓我活過化療,有多少人問過,主,你要我做什麼?"

她說:"起初的時候,我禱告,確信神會醫治我。但這段時間,我更多地問自己,耶穌也問我,新瑋,你願意為了愛我付出生命的代價嗎?你愛我超過長久的日子和生命的年歲嗎?我說我願意,主。"

"我依然相信神能醫治我,但我不能為神做任何決定,我願意神為我做一切決定。我就是神手裡的一把工具,祂喜歡怎麼用就怎麼用," 新瑋說,"如果神能使用我的生命,用我身上所經歷的病痛,讓更多人看到我們裡面真正的信是什麼?我們有沒有真信?那就是最好的事。"

孩子們是新瑋最放不下的牽掛,最小的女兒只有兩歲半﹔多年相守,斯蒂夫也早已成為她生命中無法割捨的部分。神知道新瑋的心思,前幾天她給孩子們念一篇文章,寫到當時戴德生的孫子孫女被關在山東濰縣集中營,有五年的時間跟父母不在一起,做母親的不知道孩子們是死是活,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禱告。在禱告中,神說你眷顧我所愛的,我就眷顧你所愛的。新瑋被這句話安慰了,開始流淚。

"我對神說,如果你要使用我的癌症,我願意被你用,如果有十萬個靈魂因我的緣故能進天國,或說我能在他們的救贖上有份,如果神真的抬舉我、用我的生命去眷顧祂所愛的,我覺得太值了!" 新瑋說。

在癌症的痛苦中,新瑋看到了神對她的深愛。她確信,神的心意是美善的,祂為她預備的恩典超出她的所思所想。

疼痛依然還在,懼怕早已不再。還會有流淚時,但斯蒂夫以他特有的幽默說,"我們沒一個人敢說我一定比新瑋活得長。神給我們機會,讓我們在這個危險邪惡的世代可以做些事,我們不要浪費這個機會,因以後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他以先知一般的急迫提醒眾人,"永恆的天堂比我們眼前的這個世界更加真實。有一天我們都要站在主面前,當主問你用他給你的恩典都做了什麼,你可能不想跟祂討論你新買的車或你生意做得不錯。時間不多了!不要浪費時間在這個世界上!我們要為自己今世的選擇負責!"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