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5年 真理報文章2015 年 12 月【上帝的幽默感】《姊姊的守護者》讀後感

【上帝的幽默感】《姊姊的守護者》讀後感

 

boat 1剛看到這本書時,一下子就被它的主題吸引住了。因為這是一個探討在醫學科技下的成品和倫理道德的關係。作者是美國小說家茱迪·皮考特(Jodi Picoult),此書已經被譯至少有五十種文字,並且已拍成電影。很可惜我以前不曾注意到有這樣的一本書和電影,但為時也不晚。

自從複製羊面世以來,醫學的發展已經又越過了幾重山,現在大家都對複製器官抱有期待,希望有天當自己的肺壞了,就去換個新肺;心壞了就壞個新心,肝壞了就換個新肝。就好像現在關節壊了就換個關節,骨髓壞了就換骨髓,人總是希望能永遠活下去。茱迪丟給我們一個問題,假如現在有個孩子患了急性前骨髓性白血病,父母捨不得她死。因此藉著醫學科技,調配出一個完美的基因配型,製造出另一個生命,完全可以彌補那個生病的孩子的需求,那麼將會有怎樣的後果?假如人坐上了神的位置,來決定用另一個生命去延續那個必死的生命,後果將如何?

boat 2《姊姊的守護者》就是這樣的故事,小姐姐凱特在很小的時候就患了急性前骨髓性白血病(血癌),一直在生死邊緣掙扎,她的父母為了救她,接受了醫學科技的配製基因,生下一個與凱特有相同但正常基因的女兒安娜。從安娜出生的那一天開始,臍帶血就捐給了凱特。每次凱特一發病,安娜就捐血、捐白血球、捐幹細胞、捐骨髓,總是要捐一些什麼給凱特,她才能復原。在安娜 13 歲時,凱特腎衰竭,雖然換腎也不一定能救回凱特,但是媽媽的意志十分清楚且堅定,只要有一線希望就絕不放棄。更何況,安娜在媽媽的心中,就是為了救凱特而出生的。安娜必須捐一顆腎給凱特。

但是 13 歲的安娜已經開始有自己的想法,她已經開始覺得受不了。去年我們小組裡有位弟兄的洋人親戚,在聖靈的感動下捐出一顆腎給不認識的陌生人,我們都覺得她太偉大了。或許你也會說,假如你的兄弟姐妹有需要,而你又很健康,只要檢查合格,你也會捐出一顆腎或部份的肝或骨髓或任何有需要的部份。但是這種捐贈都是在 "你" 個人願意,且抱著高尚的情操之下做的一次性犧牲。但是安娜不同,她覺得自己毫無置喙的餘地,沒有人關心她的想法,只是理所當然地把她送到醫院,任予宰割。凱特需要什麼,她就得給什麼。她終於覺得受夠了。

假如你被賦予這種生命的意義和責任,一旦 "凱特" 死掉,你要怎樣活下去?於是安娜賣掉了心愛的項鍊,加上一點儲蓄,跑去找律師,她說:"我不是要控告上帝﹐我是要控告我父母。我要控告他們奪走我的身體使用權。" 這件事好像一個炸彈在她家裡爆炸,事情的發展按著每個人的心理而演繹。但是使我感到震憾的不是故事的結局,而是整個故事讓人看到當人扮演神作出不道德和缺乏智慧的決定,為了救一個絕症的孩子,以致傷害了另一個無辜的靈魂,使她的身心靈都深深受到創傷。作者最後讓安娜死於意外,她的腎還是給了凱特,而凱特因而活了過來,從此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這樣的安排使人覺得安娜這個捐贈體沒有被浪費掉,也完成了她的人生使命。而凱特,理當應得安娜的腎而活下去。很殘忍,不是嗎?

人的自私使人以為有錢就可以擁有一個捐贈體,以延長自己或某人的性命,來滿足自己的私慾。但是即使是因而出生,安娜也因無法忍受永無止境的,對她身體的要求而抗議了。人沒有辦法忍受自己是一個捐贈體的思想,因為神賜給我們的靈魂,使我們必須擁有怎樣使用自己身體的獨立和自主性的權利。

在兩千多年前,有一個拿撒勒人,他降生在伯利恒。他不是一個捐贈體,但是他甘願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世人,他情願失去使用身體的自由,以無罪之身被釘在十字架上。耶穌基督,降生的目的不只是為了延長世人的生命,而是希望世人因祂而得永生。因為祂是生命的主,祂有權柄賜下,也有權柄收回。人類汲汲營營就想得到 "永生" 這寶貴的禮物,但是只有藉著耶穌,人才能勝過死亡的轄制。在記念耶穌降生的季節裡,但願你也能得到祂要賜給你的寶貴禮物。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