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6年 真理報文章2016 年 4 月【上帝的幽默感】一吻定情

【上帝的幽默感】一吻定情

 

boat坐上地鐵時,我終於又有回到紐約的感覺。在這地方住了四年,為了兒子回來過兩次,每次地方不同,唯有坐上地鐵時,才有回到紐約的感覺。這次是為了孫女而來的,好不容易升級當了祖母,怎能不來享受一下弄孫之樂?朋友們叫我一定要寫一篇當了祖母的感覺,那時只看到相片,沒什麼感覺,現在"軟玉溫香抱滿懷",終於有點感想了。大家別想歪了,嬰兒小小的身體豈不像軟玉般珍貴,溫香是指其身體有溫暖,還有嬰兒的香味。

第一次看到她,雖然沒有驚為天人,卻也照單全收。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實在沒什麼好挑剔的。這次帶著感冒的尾巴去見她,一些朋友都勸我等感冒好了再來,可是機票已定,行程難改啊!幸好兒子和媳婦都秉息一旁,讓我抱她抱個夠,沒有把我驅逐出境。想像中的可能會被要求去住旅館之事,幸好沒有發生。也感謝天父,還好沒有把感冒傳給美國人(兒媳是美籍),她要餵奶,若讓她生病了,想請人代工都不行。

好不容易等到感冒完全消失,終於放膽在嬰兒小小的大頭上親了一下,那顆心就再也繫不住了,天天就想抱她。為何說她有小小的大頭呢?因為她是嬰兒,所以本來就該是小小的;但是她的發育挺不錯,才三週脖子就很有力了,可以撐住大約是她身體三分之一大的頭,但有時撐不住就往前一點,被點到的人就很倒霉,因為那個頭蠻重的。她媽媽被打得哀哀叫,因為一時不察,自己的鼻子、下巴往往受到"重擊"。吸收過教訓,我總是把她的頭放在脖子下面,免得鼻子被打扁了,無顏見大溫父老(還是要回溫哥華的啊!)。

因為在紐約住過四年,總覺得那不是個養孩子的地方。不過,這次回來後,觀感大有不同。主要是因為兒子搬家到了紐約上城,據說上城給人的印象就是到處是嬰兒推車和溜狗的。出去幾次之後,發現果真是滿街的嬰兒車到處跑。我們的天父真是非常體貼的神,我們心裡想什麼,祂都知道。在孫女出生之前,我曾經覺得時局太亂,兒子若不想生兒育女也無所謂。但是聖靈責備我,難道對神沒有信心嗎?天父可以保守我們的孩子,也必然可以保守我們旳孫子或孫女。現在看到這個環境,又讓我們安心多了,那麼多孩子在這裡成長,我們的孫輩也可以在這裡成長。因為真正的平安是在天父的手裡。

這次挺高興的﹐就是在家的附近找到了乒乓球俱樂部。原本在網上只找到法拉盛(Flushing)的國際乒乓球館,但是太遠了,一趟車下來約一個小時。沒想到兒子幫我們找到在曼哈頓的王晨(2008 年的世界乒乓球冠軍)乒乓球俱樂部,走半個小時就到了,時間上也恰好,下午去做做運動,沿途吃吃喝喝,欣賞百老匯大街、阿姆斯特丹大道、哥倫布路上的大店小舖,再一次體會到我們不曾感受到的紐約的另一方面。有時外子打球,我就走到哈德遜河邊的河濱公園,享受一下早春的氣息。

在同一個城巿裡的生活步調竟然給人完全不同的感受。當年離開紐約時,想著絕不再回來。因為當時住在下城的醫學中心附近,雖然環境也不錯,還見到了螢火蟲;但是經常聽到有人被搶劫的消息,走路時都要注意有沒有被盯上。兩年前回來時,感覺進步了一點,因為地鐵裡不再有隨地睡著的流浪漢;但家居還是聽到傳來的有夜半歌聲,那些放任的歌喉讓人難以入眠。這次搬到住宅區裡,離地鐵遠一點點,終於能安心地睡大覺了。過路的旅行和在一個地方稍微停留的旅行究竟不同,要想感受一下民風民情,不多停留幾天,還真是青蜓點水,不留痕跡。

給孫女輕輕一個吻,就把心留在這裡了。下次再看到她時,可能會叫一聲:"阿嬤" 了!哈德遜的河水慢慢流啊,英格利海峽的海風輕輕地吹,吹走我所有的思慮和掛念。在暫時的分別裡,期待那一天的來臨,我將拉著你的小手,在史丹利公園看魚、看動物、看飄洋過海的大船小舟,在天父的恩典裡,盡情享受你甜美的笑意。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