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7年 真理報文章2017 年 1 月【夫妻同心】賢內助的天職

【夫妻同心】賢內助的天職

 

作賢內助,當然是盡心盡力為丈夫擺上,但卻往往與自己的優先次序和需要互相矛盾。丈夫發揮他的所長,雖然已經退休,卻仍然忙於事奉,經常要到外地服事,短者一個週末,長者達十多天。他發揮所長的機會,卻是我獨留家中感到孤單的時刻。那次他外出回來,我要到機場接他;但那天也是我要負責看顧兩個孫女兒的日子,因遷就小孩子而誤了時間,害他在機場等了半小時。他覺得自己不是我的優先而感到沮喪,我因他的不體諒而覺委屈,因為這樣不同的優先次序而產生了小風波。

這些矛盾是家常瑣事,卻無時無刻造成大大小小的挑戰和障礙。挑戰是我要認知自己的需要,更要有勇氣與配偶清楚溝通。障礙是當我不知道自己的需要,不能交代清楚,大部份時間是得不到滿足,在欠缺的情況下,我便無能力服侍別人,更遑論作個賢內助了。正如在飛機上的指示:若有需要用氧氣口罩時,先要自己帶好,才去幫助身邊的人。所以誠實地面對自己的需要,明白自己的優先次序,是我個人成長和培養品格的基礎—知道自己的起點在那裡。同樣,我的需要得到別人的體諒和接納,我才會明白和尊重別人的需要,並有能力選擇怎樣洽當地幫助他人、助人成長和更新,親密關係也就這樣建立起來。

另一方面,很方便又自然的,我會向配偶找尋滿足,期望他是我的太陽—我唯一的太陽,當天上滿是烏雲時,他仍會令我開懷。正如這首民歌歌詞的意境,令戀人如癡如醉的活在憧憬中:"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縱使丈夫有陽光般的性情,在日復一日的生活壓力下,也不能無時無刻地作我唯一的太陽。對他有不切實際的期望和遐想,等如製造失望和沮喪,會帶來關係上的危機。

另一個危機是當他不能滿足我的需要時,我會懷疑自己的價值:一方面會消極地認為大概我不值得他欣賞、我沒有值得他讚賞的表現吧!或者是積極地更要證明自己的能力,提升自己、保護自己,造成領功、炫耀、自視過高、聽不入意見。久而久之,懷疑產生恐懼,造成親密關係中的阻隔、爭競、敵對,最終口裡和心裡充滿對他無止境的控訴,我作了魔鬼那咆哮獅子的助手!

其實,當我過於擔心自己作賢內助不稱職,介意配偶的批評,以致要刻意討丈夫的喜悅時,無形中他就成了我最終的權威和評判,成了我的主人、偶像。忘記了那次是甚麼事情,心中有莫名的憤怒,有姊妹提醒我,可以把憤怒帶到 神那裡, 神是容讓我們發怒的。我自己衝口而出的是:「不可以在丈夫面前發怒,他不喜歡!」停下來,突然醒覺,豈不是丈夫更超越了 神?我畏懼的是丈夫,不是 神?不知不覺中落入了當年彼得和約翰在公會中面臨的試探:聽從人、還是聽從 神?(徒4:19)

誰帶給我安全感和自信?丈夫不是神,別在他身上找最終的安全感、滿足和自信。我屬於 神,我要取悅的是 神。要弄清楚我、配偶和 神這個鐵三角關係的位置和互動。我是助手,但丈夫並不是我的老閭, 神才是! 神給我在配偶身邊的崗位,好讓我幫助他完成 神在他身上的計劃。 神會供應我所需要去完成任務,在懷疑和乏力時祂給我肯定、鼓勵、支持;在錯誤中祂給我包容、接納、饒恕。亦是當我感受到 神這樣愛我,就能學習同樣地愛丈夫。亦是同一個鐵三角,帶出我作賢內助這角色的目標和方向。若我只是對丈夫的意願唯唯諾諾,只想配合他而達到他目標,結果是我迷失了自己,我們的婚姻也迷失了方向。 神賜給我智慧和敏銳,能意識身邊人物事情的景觀,目的是配合 神的計劃。在過程中,甚至要有由聖靈而來的勇氣,向配偶表達一些不容易明白或接納的提醒。由此觀之,我與 神的關係是我能夠作賢內助的關鍵,明白 神的心意,領受 神的召命,忠心的幫助配偶成就 神在他生命裡的計劃,在主裡愛他、幫助他。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