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7年 真理報文章2017 年 2 月【特稿】啥?你想為主而死?

【特稿】啥?你想為主而死?

 

最近微信上狂傳著一篇文章 " 哈利路亞!20 萬西藏人信主!其中包括 62 名佛教僧人"。 我讀後感觸很深。若真有這事,這可是我們這群藏區宣教工人們夢寐以求,日夜期盼的呀!但我們團隊在藏區默默服事了超過 30 年,連我這後知後覺的小輩一眨眼也已踏入第 12 個藏北的嚴冬,怎就沒聽說過有這豐收呀?很多人就問我藏區是否真的復興了,我一笑置之。打著宣教幌子利用煽情手段(Sensationalism) 來籌款圖名圖利的人太多了﹐但我們這一生中的每一件事,無論做在亮或暗處,無論人知不知道, 到審判的那一天都得一一向主耶穌交代。

一提到藏區(Tibet), 很多人都會百家爭鳴。2008 年 3 月份藏區鬧事,中國政府迅速平息、戒嚴,並將在藏區的外國人全部召回集中在大城市裏方便控制和管理。那一年藏區大出血,被攆走的外國人也不下百個。在我地區的外國藏宣士在我家裡召開了一次緊急會議討論對策﹐會中充滿火藥味,都大聲斥責漢族政府冷血無情,殺害手無寸鐵的藏民。良久,我站起來發言。我說我家有很多漢族和藏族朋友,故深知兩方都說自己對,對方錯。身為來藏宣的一份子,我們很容易就會掉入一個政治文化陷阱(a cultural political trap),盲目地去支持我們心儀的族群。但至於我和我的家,我們選擇只和真理同一戰線,而不選擇站在漢或藏族那邊 (書5:13-15)。會上鴉雀無聲,後來就散會,各人回各家去了。那一天我成了外國藏宣圈中眼裏的一粒沙子。

其實,能飄洋過海,跋山涉水來到藏區事奉的人,大部分就因為神賜給了他們對藏族一股莫名的愛。想想看:他們原本大可享福,但卻放下了優越的生活條件和光明的未來,把畢生最好的獻給了一群既遙遠又落後,又髒又臭,又野蠻又茹毛飲血,又曾享有殺害宣教士惡名的族群。若沒有主耶穌親身呼召,帶領並保守,他們是不可能在藏區存活下來的。故對藏族偏愛,那是情有可諒。可是主耶穌的福音卻不偏愛任何一個族群,因為神不偏待人(原文為神不偏愛任何人-God does not play favorites)。 若要說祂偏愛,也只能說祂在宇宙萬物中對人類情有獨鍾,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了我們﹐好叫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這是很重要的功課:對我們事奉的族群我們固然能感受到主耶穌對他們的愛,但當我們把血氣摻雜在其當中時,就會扭曲了阿爸父神那無條件的愛,把它揉成了人為的偏愛﹐結果造成的是一種惡性錯覺,覺得藏族靈魂比漢族的還珍貴,甚至更有些覺得拉薩的靈魂比其他藏區的靈魂更珍貴。從人的角度來看,200 年前中國人的靈魂在外國人宣教士眼中是非常珍貴的﹔如今漢族信徒少說也有幾千萬,而且與日俱增。相對而言,寥寥無幾的藏族信徒就顯得倍加貴重了。大家都懇切禱告神能點燃藏族復興的火,而幾乎所有藏宣士(包括我)都暗地裡希望自己會是藏區的戴德生......。等著等著,怎復興幾百年了還未見復興的蹤影呀?一些人心急了,就覺得有義務幫耶穌一把-正如當年等不到懷孕的撒萊想幫耶和華神一把一樣(創16)-故促成了一次又一次復興的造謠,什麼藏區幾千幾萬人已得救, 一家吹的(犛)牛比一家更大﹐2016 年 7 月時已漲到了 20 萬藏民信主了。這種誇大造謠是不能討神喜悅的﹐主耶穌尋求的不是能吹好響的器皿﹐而是願意為祂生,為祂死的僕人使女。

很多讀者或許會反應,"願意為祂生,為祂死,這不是當宣教士的基本條件嗎?" 的確是的﹐但是在前線裏真有連基本條件都不具備的工人。 首先不是所有工人都懷正確心態和目的來到工場﹐有的因為在老家一事無成呆不下去的﹔有的為了圖個功名利祿的﹔有的為了逃避責任的﹔有的為籌款或追求政治理想的﹔有的專門利用教會或基金會的錢揮霍無度或建立自己的國度的﹔有的不學無術,遊手好閒,天天混飯吃的。他們沒有基本條件,因為不願意下苦工學藏語和文化。天天用神給他們的智慧聰明來抄小路走捷徑。你一問起,他們就說 "我很累","哪有時間和精力學藏語呀?","我沒語言恩賜","神可以用任何人","我用普通話和英語就行了!","繼續給他們派糖果(物資、 請吃飯、助學金等)就能建立關係了!" 你再問,他們就告狀你論斷人。

我前一篇文章分享了 "為主生" 這課題﹐現在我說說怎為主死。我總結十幾年的經驗, 看到大部分初到藏區的宣教士們都會經過一個"蜜月期":覺得藏族啥都好﹐這點我之前已提過了。如癡如醉的 "蜜月期" 後就會進入 "恨不得期"、"恨不能期"、"分叉路期",最後進入 "真面目期"。"蜜月期" 和 "恨不得期" 是最火熱,也是最無知的時期。見到的每一個藏族你都想傳福音, 因為你覺得他們又可愛又可憐, 為什麼這麼美好的民族會不認識耶穌呢?所以你恨不得他們都能信主,恨不得一天有 100 個小時,而你又不用睡覺,可以無止境地採取機關槍式用福音掃射他們。但問題是你不會說藏語(或不流利),所以只能用你的外觀(如你是歐美人)或文化優越感(如你是漢族、港澳台或南韓人)或經濟物資(所有族群最普遍的作法)來吸引藏族。他們也很聰明,用種種方式來討好你,讓你覺得 "我有很多藏族朋友,深得他們信任","真的不虛此行",沐浴在 "我活在神旨意當中,在做神的工作" 的泡泡裏。但他們真正想的是從你身上得到些東西,如:操練英語的機會、有老外朋友的虛榮感、有助學金、最新蘋果手機等等。當然也有真正想和你交朋友的,但不多,而且很少會在這兩期出現。

過了幾月半年,你開始覺得為什麼你的藏族朋友當你一請客時就會出現,吃完後你一開始唱讚美詩或講說耶穌時,他們就很快告辭了。你要是有一個急不可待的後方教會,天天追問你"傳了幾次福音?","帶了幾個人信?","植了幾個堂?"......你就會感到壓力越來越大。再加上你自家文化過年過節,你加倍思親,想家,寂寞。這時你會為藏族為什麼食古不化,還不願意放棄藏族傳?的佛教來接受耶穌開始感到沮喪,恨他們不能放下偶像,立地成信,恨自己不能說服他們,不能有成績炫耀。這時期你看啥都不順眼:自己、夥伴、孩子、同工、藏族、政府、天氣、交通、教會、世界、耶穌。你該休息了,因為你已身心力衰歇(burn-out)。若沒人帶領你走出困境,你極可能會憤世憂鬱,走上歧途,或離開工場(drop out)。隨即你就面臨 "分叉路期":一個或一連串的試探,讓你對付不暇。種種內在外來、真實或想像的壓力、打擊、逼迫、攻擊接踵而來。這是神的爐火在煉你,是你的 "新我" 與 "老我" 爭戰最劇烈的時候。無論你如何反應,你會進入下一個階段 "真面目期"。神在分叉路期會讓你看到自己的真面目:你是否像你平時講台上所說那樣海枯石爛地愛耶穌、愛藏族,還是你更關心別人、你的教會、這個世界如何看你。這 "工場現形記" 是每人都會到達的階段。要是你是真金,主耶穌會鼓勵你,讓你繼續成為祂無條件愛藏族的器皿。要是發現原來你斤兩不足、太多雜質、言行不一,你要不就感到很愧對主耶穌,認罪悔改,然後重新整頓再出發﹔要不你就將錯就錯,繼續把戲演下去:假報告越寫越誇張,名氣越打越響,自己國度越建越大, 離開神卻越來越遠。你是否真的願意為主生、 為主死,這時就會暴露無遺。假金是逃不過紅爐火的。所以我永遠大力主張後方教會和差會1 . 經常關注前線工人心態狀況﹔ 2. 突擊臨檢看看我們的真面目﹔ 3. 確保我們能定期述職休息。

2010 年災區團隊裏來了很多火熱的工人。我一問 "你願不願意為主而死?" 這群勇士們都大喊,"願意!" 聲勢震動了山河。"那很好。誰願意清理廁所﹐處理垃圾?" 他們誰都不吭聲。這些都是拿著掃帚去打仗的人。

想為主死,首先得學習怎為主生。道理很簡單:你要不知道你生命的價值,衝動的犧牲只不過是成炮灰。你生命值多少?100萬?1,000萬?值得你誇大虛報告已有 20 萬藏族信主了?我跟你說說你這條命值多少:值得神的獨生子為你而死。祂用了祂的寶血贖你回來,好讓你好好活著,用你的新生命來榮耀祂, 好讓祂能使用你這條命來換取更多的生命。了解這點的人都不會輕言死﹐因為生來得太不容易了。更不會濫用新生命,用它來建立自己的國度。

2011 年我們團隊中一位瀋陽弟兄在服侍中操勞過度,因高原反應惡化猝死。48 歲的韓智勇弟兄是在臨風第一位殉道的中國基督徒。我們把他埋在半山腰,經常會帶非常火熱(尤其是講台上口才一流的)弟兄姊妹們去見見老韓的墳墓。他們望著墳墓,突然了解到這不是個好混日子的工場﹐在藏區事奉真的隨時會喪命。大部分見後就默默下山找其他工場去了。我自 2010 年來接待過不下 2,100 國內外宣教士,都說願意為主而死﹐今天我們團隊碩果僅存 21 個人。這 1% 是神的精兵,是我非常珍貴的同工們,是青藏高原上綻放的沙侖玫瑰。他們天天無條件地去愛藏族朋友們,用實際行動培訓他們學一技之長。這朵玫瑰雖不完全,都有軟弱毛病,但任勞任怨,在雪山裏扎根, 用他們生命去換取更多的生命。必要時我們都願意為主捐軀離世,但平時我們就好好把該做的工做好,該走的路走好,該處死的 "老我" 處死,該出生的 "新我" 讓他出生,把該傳的福音活出來。我從他們生命中學到了太多,我從他們身上看到了耶穌。不光我,藏族也看到了。於是,我們在高原裏忍受寒風暴雪和冷言冷語,默默耕耘了 77 個月後,漸漸的從雪地裏冒出了 10 幾根綠苗......。

我們守在藏區是一輩子的打算﹐這裡什麼都沒有,就有一群我們愛的藏族。他們可愛、直爽、不羈、不狡猾﹐喜歡你時為你兩肋插刀,不喜歡你時就在背後捅你一刀。越過他們表面的俊美剛強,背後都是無可救藥但又渴慕得救的罪人。換句話說,他們和我們完全一樣, 都是找不到回天家的路,需要主耶穌救恩的一群羊。

我有次去見老韓的墳墓時,如此說,"多羨慕你,已經回天家了。而我還在這蹉跎找藉口沒做好神託付的事。" 主耶穌說,"你往上看。" 我一看,我在山腰囉,離山頂還有一大截路呢!" 我忠實的僕人韓智勇已經走完我要他走的路。可這路還長,有誰願意繼續走下去?" 我知道這是主耶穌給中國教會的挑戰,但當時只有我一個人。於是我決定代表中國教會,說,"我在這,我願意!" 登山頂後主耶穌給了我歌詞,我下山後把它譜成首歌,納入我那百首 "前線工人的歌" 系列。這是一首工人的歌,也是我本人的遺囑。願以此為本文句號。

 

當我躺下的時候
當我躺下的時候,請不要把我埋在山上,
就讓我留在那半山腰。
因為愛還在呼喚,腳下的路還沒走完,
因為等待的那個人,還沒有歸還。

我的身體,願為這硬土破碎。
我的鮮血染在白雪,化成了活水。
我的故事,是你回家的足跡。
我的靈魂戰勝黑夜,喚醒了大地。

當我躺下的時候,請不要把我埋在山上,
就讓我留在那半山腰。
因為十字架還在,許多羊群仍在圈外,
因為有不少迷路的人,還沒有歸來。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