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7年 真理報文章2017 年 3 月【主題篇】黑夜裡的淚水誰能擦去

【主題篇】黑夜裡的淚水誰能擦去

 

 HeadLine Act

 

一、

我認識一個女士,在政府部門上班,丈夫生意做得很大,孩子也聰明好學。這位女士活潑開朗,喜歡打羽毛球,對別人的事很熱心,總愛伸出援助之手。

然而,兩年多來,這個女士卻突然失去聯繫,在朋友圈裡銷聲匿跡。我向她最好的朋友打聽,都說不知道她的消息。

直到前幾天,一個偶然的場合,碰到她的一個閨蜜。當我提到她的時候,她的閨蜜沉默了一會兒,告訴我說:"她得了一種罕見的病,不能走路了,在床上已經躺了兩年多了。"

我非常吃驚,提出想上門去看看她。對方卻一個勁地擺手,說這件事千萬要保密,她不讓願意把自己的不幸告訴任何人,"她也一直瞞著我,瞞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有一天半夜突然給我打電話,在電話裡抽泣了半天,才告訴我真相。"

我理解她的心情。因為我也曾經遭遇過很大的痛苦,深夜醒來,久久不能入睡,一個人面對著巨大的孤獨和黑暗。更何況,一個喜歡陽光和熱鬧的女子,突然間遠離人群,一個人墜入毫無盼望的漫漫長夜。在深夜的話筒裡,一個人默默的哭泣聲是多麼淒涼啊!

南宋詞人辛棄疾在一首詞中無奈地寫道:"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在人的一生中,苦難和挫折是常有的事。更何況,在每個人生命的盡頭,都必定會面臨不可逃避的死亡。

我小時候看電視劇《霍元甲》,對一個情節印象很深,不懂水性的霍元甲遭人陷害,突然墜入波濤滾滾的河水中。當人們以為他被淹死的時候,他卻抱著在河底摸到的一塊石頭,憋住一口氣,一步步走上岸來。

當你突然遇到不能主宰的厄運,你是在絕望中等待滅亡?還是找到那塊信心的石頭,一步步地走出人生的困境呢?

二、

風華姊妹與友人

寫到這裡,忽然想起 "全球愛之音" 的風華姐妹。雖然早就聽說過全球見証福音電台,但認識主持電台工作的風華姐妹也只有半個月的時間。她通過一個朋友輾轉找到我,打電話說要播出我的一篇文章,希望能徵得我的同意。在話筒的那一端,風華姐妹的聲音聽起來柔和明亮,十分好聽。

這之後,因為稿件的事情,我們通過微信頻頻聯絡。她很少用手寫,總愛用語音,這和我的習慣正好相反。然而,能夠常常聽到風華姐妹的聲音,何嘗不是一種享受呢?

聖誕節到來了,風華姐妹所在的團隊給我寄來了一份我非常喜歡的禮物:兩本書,還有一件雕刻著聖經經文的工藝品。這是我今年接到的唯一的聖誕禮物。

一次閑聊中,風華姐妹用爽朗的聲音告訴我,她從十幾歲就得上了類風濕,已有三十多年的時間不能行走了呢。這讓我很驚訝,在電話的那一端,如此優雅而明亮的聲音竟是出於一個癱瘓三十多年的類風濕患者?

後來,在一個語言室裡,我聽到了風華姐妹題為《淚水、藥水都已過去.....》的見証。16 歲那年夏天,正是豆蔻年華的風華忽然發現自己關節腫脹,膝關節疼痛難忍。經醫院檢查,確診為類風濕關節炎。

有一位鄰居大姐給她傳福音,她也接受邀請並和她們一起聚會、禱告,且在主日去禮拜過一次,可惜後來因教會同工提出要她們全家悔改和想去她們家禱告,母親以違背科學常識為理由嚴詞拒絕了。風華因為年紀小,很聽話,就不再與教會的人來往了。自此,也就開始了尋醫問藥的里程,姊妹說:"這是天父任憑她們去漂流的。"

為了給風華治病,家人採用了很多民間偏方,吃了很多中藥。風華說,那時自己流出來的淚水能用碗盛,喝下去的中藥可用桶裝。為了能治好自己的病,她吃藥很認真,有一種黃連和其它中藥燉豬蹄的藥湯,她要一口氣連喝三大碗,然後用被子蒙起來出汗......

為了緩解骨節疼痛,一名西醫給她開了不少激素。因為常吃激素,她十八歲的時候胖得走了形,又有醫生不讓吃激素,只用中藥調理。就這樣,一個肥胖的身體又漸漸瘦成皮包骨頭。

眼看著女兒的病越來越嚴重,父母背著她到外面拜偶像,還帶回來香灰讓風華喝。有一個跳大神的人告訴風華的父母,要給孩子吃素,她的身體才能好轉。吃素的期間,眼看著風華營養不良,身體變得越來越差,母親橫下一條心來,說:"不能再吃素了,我給你弄點好吃的吃,要死就死了吧!"

三、

自從臥病在床以後,收音機成了風華的好朋友。然而,收音機裡播出的新聞廣播劇她很少聽,她常聽的是香港 "良友" 和 "益友" 電台播出的福音節目。風華雖然聽不明白主持人究竟講的是什麼,然而,福音電台的播音風格很吸引她,其中的內容給她帶來了安慰。

風華 31 歲的時候,她的母親得了一場重病,在一個禮拜天的早上,主動去聯絡鄰居的一位信主的姐妹,說是要去做禮拜。後來風華也和媽媽一起接受了耶穌基督成為她們生命的救主。

風華把自己的生命向著主耶穌全然敞開。她每天讀聖經,晚上藉著一部老式收音機聽 "益友" 電台至深夜,扳著指頭學唱讚美詩(數哆瑞咪發嗦啦西),仿佛久旱逢甘霖一樣,品嚐到生命的喜樂。

她說,自從信主以來,她通過讀聖經從神那裡不斷的得著安慰,憑著信心支取神話語的力量。

當她第一次讀馬太福音第六章:"不要憂慮,說: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她的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心裡想:天父啊,你怎麼這樣了解我的心呢?十五年來的焦慮和憂愁似乎都化成這滔滔不絕的眼淚,盡情流淌。

在沒有接受救恩的那些日子,多少次,她的骨節疼的徹夜難眠,每過幾分鐘就得讓母親幫她翻一次身﹔多少次,她憂慮未來,在夜深人靜的夜裡,想著自己給家人帶來的負擔﹔多少次,她悶悶不樂,一個月都不說一句話﹔多少次,她在半夜裡想到像自己這樣的情況,為什麼還要來到人間?為什麼命運不給所有的人一個公平的起跑線?為什麼只有我要做一個純消費者,消費親情和友情,不能給別人帶去一點點幫助?

這些生命的疑慮在她信了耶穌之後,都煙消雲散了。聖經讓她知道自己所遭受的一切痛苦和憂慮,"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造耳朵的,難道自己不聽見嗎?造眼睛的,難道自己不看見嗎?" 風華說,我相信神的話語,祂既然勸我不要為明天憂慮,我就不再為明天憂慮,天父有一天終將按著祂的應許來待我。

啟示錄21:4說:"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從那以後,風華姐妹徹底走出了憂慮的陰影。她的經歷,讓很多今天與她同工,接受她服侍的弟兄姊妹得著激勵,甚至一些抑郁症患者也得到安慰,從死蔭幽谷中走了出來。

風華說,在她身上沒有發生所期待的神跡。她信主以後,並沒有重新站立起來,健步行走。然而,神的話在一切疾病艱難中帶給她意想不到的力量,讓她走出常人所不能走過的種種患難。她堅信神的話,不論在怎樣的環境裡,神的話必能應驗。

四、

從 2000 年開始,母親用輪椅推著風華到教會聚會,每次都要走好遠的路,累得母親滿頭大汗。後來,妹妹給父母和她買了新房子,離教會更遠,母親沒法再帶她去聚會。

2011 年,風華姐妹在家裡開通了網絡。很快的,神奇妙帶領她加入了基督徒的社區網站和 QQ 群,並且受邀參與服侍。然而,未曾謀面的同工們不知道,她的手指已嚴重變形,只有一個指頭能打字。簡單的一段經文,她有時候要用整個下午的時光。

後來,本地一個姐妹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給她買了一個帶麥克的攝像頭,她便進入了語音室服侍,用說話代替打字,方便多了。她實實在在地感受到,神照著她自己所需的一步步供應她。在此兩年後,她成為 "全球見証網" 的同工,自 2014 年下半年開始,神又帶領她和來自各地愛好播音的弟兄姊妹建起了 "全球見証福音電台"。如今,她每天藉著網絡征收稿件、組織同工、管理著 "愛之音" 微信平台,忙碌地服侍全國各地千千萬萬的聽眾。

因為類風濕,風華初中沒畢業就輟學在家,跟外面的人接觸很少。若不是神的恩典,她說:"我不是瘋了,就是傻了,或者早已不在人世了。"

回想往事,風華充滿了感恩。她說:"像我這樣的人,若不是神的恩典,怎麼能從家門中走出來呢?"  "我們生命的價值和意義都在神那裡。"  這是風華的心聲。

親愛的讀者朋友,我們神的信實和慈愛亙古不變,祂帶領許許多多像風華這樣的人走出生命的低谷,擁有前所未有生命的開闊。

(作者現居中國大陸﹐網絡作家)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