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特稿】台灣短宣見証

 

Taiwan 1

 

Taiwan 2

 

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神的精兵被培養、被訓練就是要用於屬靈戰爭的,除了在教會所在地,就是走出去,到遠方異地異文化中去傳揚祂的福音。

我是第一次到台灣的,根據初來乍到的第一印象,我認為在此地傳福音不易。來之前研究過的資料顯示,台灣的基督徒比例遠低於信佛教徒、道教徒,而且其它民間信仰盛行, 走在高雄街頭,望眼過去但見廟宇林立,三步一個五步一家,比溫哥華的 7-11 加 Safeway 還多,走在其中仿如身陷虎穴。

我們事奉的第一站是高雄鳳山教會。 培訓結束後, 當地牧師給大家派區域地圖時諄諄教導,要小心,不要一開始就提 "教會"、"耶穌",以免對方一開始就反感,以後再無機會傳福音,應強調我們是 "生命關懷協會" 的,是來關懷大家的。

禱告後我們各隊分頭逐家敲門拜訪。台灣老百姓其實非常淳樸友善, 當地的隊長也有經驗,很主動到陌生人家裡敲門、問好。我是人生地不熟又聽不懂閩南話,開始只是跟隨、觀察,直到一位老人家隔著鐵門冷冰冰地說他不需要關懷,大家正要離開,我上前用普通話問: 老先生您知道聖誕節快到了嗎?簡單的幾句交談後驚訝地得知他年輕時去過教會,於是請隊員們聚攏一起背誦 "神愛世人......",又一起唱奇異恩典, 老人家聽後,竟然打開鐵門,請我們進屋坐,然後說他年輕時曾一直去教會,結婚後,因為太太是信佛的,他也慢慢地就不去教會了,直到太太離世,不想今天碰到我們!

我們為他講福音,為他禱告,答應以後常來探望他。真是奇妙,此後幾天,神不斷讓我們在基督徒比例很低的這個區域,一再遇到以前曾去過教會後來不去的迷失羔羊,有牛肉店老板,有幼兒園門口接孫子的阿伯,還有一次經過一家按摩店,我以前的習慣是盡快離開,可隊員們仍不放過,主動上前與兩位年輕的女孩聊,當人家拒絕後就留下單張離開。走了十幾步,忽然一位女孩喊 "你們是基督徒?",我們大喜,馬上回去與她聊,這才得知原來她來自福州,從小在教會,七八年前嫁來這裏後就再沒有與任何教會聯繫。我們馬上給她傳福音,給她祝福,邀請她週日來教會,剛講完,按摩店裡就走出一位叼著煙的大漢驅趕我們離開,說工作呢,以後別來了,我們一下明白這段時間原來是神所預備,高高興興收拾東西離開了。

回去的小結會上,發現每一隊都有類似的經歷,一有機會就大膽講耶穌,講福音,講罪,講十字架,講悔改,有機會就帶人決志。當地牧者得知後頗為驚訝,怎麼會有這樣的果效?第二天跟我們一起出隊,發現還真可以這樣直接講耶穌的,而且效果出奇好,由此大大挑旺了弟兄姐妹傳福音的心志。是啊,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機會難得,看准了當然就直接傳了。

此行的收獲很大,十幾天時間,我們或帶隊敲門,或穿街走巷,或自己到農貿市場、夜市、墟集,派單張、講道、探訪,帶領了七十多人決志信主,也與當地五家教會合作,把短宣課程帶到那裡,前後培訓了近兩百位當地的弟兄姐妹。

由於當地的屬靈環境的特殊性,屬靈爭戰的特征特別明顯, 比如當地一位姐妹要開車帶我們去美濃,車在出發的教會門口忽然莫名其妙就怎麼都打不著火,等我們緊急改成乘出租車離開不久,她的車子又完全恢復正常。還有,隊員在一些廟前經過就頭疼,帶隊老師有一晚肚子忽然鼓起來比平時大了一兩倍,第二天又莫名其妙好轉,隊員們則紛紛感冒、咳嗽、拉肚子,四個弟兄有三個嗓子沙啞幾乎說不出話,這都是以前很少見的。雖如此,神的事一點沒有耽誤,神敗壞了撒旦的一切攪擾,所有事奉都完全按計劃有條不紊地進行。

最厲害的攻擊在鳳山教會最後一晚的音樂佈道會前半小時發生,突然傳來消息,一位隊員在教會門外不遠處被摩托車撞倒面部著地手筋跌斷,當地醫院資質不夠要轉移到大醫院,情勢非常嚴重。我們及當地教會的牧師、同工馬上禱告,然後照常演出。佈道會結束,傳來的消息令人興奮,經大醫院檢查,手腳都沒有斷,全都是擦傷, 清潔、包扎後能很快恢復。神再次保守了他的兒女,敗壞了撒旦的作為!哈利路亞!

我一直認為基督徒傳福音是個人的本份,是主的命令,是報恩,是還債,不值得對外炫耀,但若弟兄姐妹因著了解傳福音中的困難和喜樂而興起,我則非常樂意分享個人宣教的經歷。這次去台灣,就是離開自己熟悉的耶路撒冷,靠著聖靈的能力,到同是中華文化背景的異鄉猶大地、撒瑪利亞,離開自己熟悉的工作環境,離開自己熟悉的生活軌跡,全部時間、全部精力、全部心思投在福音工作上, 有主同在,與主同行,為主作見証。

感謝神的親自引領,歡天喜地撒種,歡天喜地背禾捆回來﹔歡天喜地撒網,歡天喜地做得人漁夫。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