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7年 真理報文章2017 年 3 月【事事關心】「文化馬克思主義」和「威權人格」

【事事關心】「文化馬克思主義」和「威權人格」

 

p20

獲提名的戈薩奇年僅49歲,現任上訴法院法官(路透社)

 

美國福音派基督徒最近非常關注的一件國家大事,乃是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的人選戈薩奇(Neil Gorsuch)被總統特朗普提名,現還在等候國會通過。2017 年 2 月 20 日國會開始審核這個委任,雖然共和黨本屆控制國會多數票,但若有共和黨黨員不支持的話,是否通過仍然是個變數。

為何多數美國基督徒支持特朗普當選?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考慮,乃因他於選前承諾會挑選屬於保守派思想的法官,去填補去年因心臟病突發去世的保守派大法官 Antonin Scalia。這是個影響到未來 30 多年美國社會道德走向的重大抉擇,因為從公校宗教教育、墮胎、同性 "婚姻" 等議題,最高法院早已成為社會上保守和 "自由" 派最後決戰的目標!

和加拿大一樣,美國信徒體會到於過去半世紀以來,他們在公眾領域上宗教表達的自由急速地喪失。相反地,"自由" 派即所謂左派人士,卻大力推崇伊斯蘭教和其他宗教,這情況可以從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及其執政黨員的立場清楚略見一斑。昔日清教徒乘坐 "五月花號" 輪船來到北美新大陸,是為了宗教思想和言論在社會上爭取更大自由度﹐誰會料到今天的左派竟成為人們言論自由與人們敬拜真神的最大敵人 ?

美加兩國是怎樣走到如此田地的呢?

這要追溯到 20 世紀上半葉,德國的馬克思主義者因為逃避希特勒政權的迫害而移民美國。這批被世人稱為法蘭克福學派的 "文化馬克思主義" 學者,開始推動批判美國社會的運動,指控北美存在 "威權人格" 的問題,任何不跟隨左翼 "政治正確" 路線的思想都是 "威權人格" 的表現。基督徒若嚴謹地遵守聖經教導就是 "政治不正確",所以左派人士要強迫基督徒接受 "敏感性訓練"。雖然他們口口聲聲推崇包容、接納,卻毫不包容 "右派" 異見,而提倡所謂 "解放式包容",即凡是左派的論點就要包容,凡是右派的論點就要打壓。

"文化馬克思主義" 者高舉 "性別歧視"、"種族歧視" 等觀念,營造一些社群的 "受害者心理"。不過,他們不會批評穆斯林對同性戀的殘殺、非洲黑人如何強迫其他黑人做奴隸,因這是 "政治不正確",會減輕西方文明的邪惡形像。

更意想不到的是,1990 年蘇聯解體之前的情報機關 KGB 也暗中推波助瀾,配合在美國推動 "文化馬克思主義" 的知識分子。據俄國變節特工 Yuri Bezmenov 透露,當時 KGB 的資源超過 3/4 用於滲透美國的學校、媒體、娛樂圈,以文化方式幫助美國人洗腦,刻意宣傳資本主義和西方文明的惡行。

"文化馬克思主義" 能在美國產生深遠惡果,要 "歸功" 於一些政治的陰謀者,其中一位是 Saul Alinsky,他寫了一本名為 "Rules For Radicals" 的書,教導如何煽動群眾和凍結敵人,堪稱左派民運的 "聖經"。"Rules For Radicals" 中提出一條 "金科玉律":奚落敵人是最厲害的武器。當保守派論點都被標籤為 "微型襲擊"(micro-aggression)或 "仇恨言論"(hate speech)之時,便會使對方對自己的理念失去信心。"政治正確" 的威力正是通過控制言論來癱瘓思想,令人們失去還擊之力,任由左派撕毀西方過往所建立的文明。

Alinsky 慶幸有一位得意門生 Rodham 小姐,這就是現今世人所認識的、民主黨的 "大姐大" 希拉莉(Hillary)。三十多年來,她憑 "政治正確" 打壓異己,煽動男女、黑白、貧富之間的階級鬥爭,最終賺取到民主黨的提名為總統候選人。

也由於希拉莉所代表的左派治國和打擊基督教的道德傳統,加上班加西(Benghazi)領事館被恐怖份子襲擊事件-希拉莉在電視和參議院的訟聽會上公然撒謊,「電郵門」事件-希拉莉任職國務卿四年期間,用私人電郵處理所有公務,知法犯法;克林頓基金的醜聞-以慈善為幌子而自肥,至今積斂超過 25 億美元等等事實,都證實她是個撒謊而面不改容,不擇手段的政客,使多數基督徒和美國很多選民願意投票支持有話直說,不理會政治正確的特朗普,因為遵行聖經教導的信徒和美國很多選民都越來越討厭被套上那些貶低人格的形容詞:"冒犯性"(offensive)、"不敏感"(insensitive),或 "煽動仇恨者"(hate-inciters)。

加拿大基督徒所面對的公眾言論自由遏制,情況比較美國的更為嚴峻,所以信徒也應該留意。信徒應多禱告:求神賜予足夠的智慧。更多為所居住的社會禱告,讓我們能繼續敬虔、平安地度日。 盼望眾多國民都有這樣的意念:"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箴言14:34)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