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 聖經 人生】現代小洪水

 

DrSu

 

住在美國加州的人,過去好幾年都知道雨水不夠,所以大家都要節省用水。今年很高興下了不少雨,正高興的時候,卻發生了太多雨的問題,美國最高的土壩(Oroville Dam)一下子要放水。


連日大雨,土壩後面的水庫,快要滿溢了。為了防止湖水滿溢,所以管理局決定要開溢洪道(spillway)。二月初,開了溢洪道,卻發現水流不正常,趕快關了。察看之下,發現那混凝土(concrete)鋪得好好的溢洪道竟然一下子被水沖壞了一大塊,而且水也將山石沖掉了。這些都有錄像記載下來,只要你上網,寫上Oroville Dam Crisis 或類似的字,就可以找到,看看水的沖力!

當局只好將溢洪道關掉,啟用緊急溢洪道,但是,這 Emergency Spillway 從來沒有用過。過去五十年來,山坡上長滿植物,如果讓水庫的水由此流下,將造成水災。因為水會沖蝕山泥,當然上面的植物會被沖下,下流的居民就遭殃了。於是公佈要 180,000 居民在一個小時後撤離!不得了!

這件事叫管理機構手忙腳亂,緊張極了。我們學到什麼呢?我們學到人的有限!聽過類似的話嗎?「人定勝天」或「與天鬥」。人實在太渺小了,人的智慧也是太少了。這種土壩是經過美國(可能也加入他國)的工程師,多方研究,多方設計才建造的。他們研究了地勢,研究了氣候,研究了雨量,研究了土壤,石層等等,計算了所用材料的性質功能等。一群高科技的人們,用了各樣儀器,各樣統計,但是,我們可能只能說:「人算不如天算!」只好謙卑點了!

我們還學到什麼?我們學到事情的發生不一定是進化論所說的「現在是過去的鑰匙」。我們常常被告訴,岩石的侵蝕,風吹雨打,岩石被侵蝕,但是速度很慢。如:美國的大峽谷,被 Colorado 河侵蝕,經過多少百萬年,才蝕出這麼一個大峽谷。你去大峽谷旅遊的話,就一定會看到多處的介紹說明,都是以百萬年計算的。比如,有一處,公園告訴我們,你走一步就等於一百萬年,因為那處斜斜往上,所以腳下的岩石是慢慢形成的。走一步就高了一點,這高了一點的岩石需一百萬年才沉澱出來。

「走進過去 Walk into the past」告訴我們,在 Yavapai Geology Museum Visitor Center 附近,每走一步等於一百萬年!眼看那麼多旅客,興高彩熱地在走這代表「時間」的路,真想告訴他們,那不是時間之途。沒有人目擊大峽谷的石層用多少時間形成的,這所謂一步等於一百萬年只是某些人在「講故事」,他們的故事是根據他們的假設,他們的假設是「均變論」或稱「古今一貫論」。他們認為今天石層形成的速度就是以前石層形成的速度,今天石層速度很慢,所以以前也是那麼慢。

但是,反過來說,2017 年二月,在一天之間,水沖出了一個大池,140m(450呎)闊,75m(250呎)長,40m(130呎)深。旁邊的山石被沖出一個峽谷,400m(1300呎)長,120m(400呎)闊,50m(160呎)深。峽谷的「牆」相當陡,一看就知道是最近形成的。如果真實根據「現在就是過去的鑰匙」的理論,那麼人們應該說:「你看,這是現在侵蝕的速度,美國的大峽谷應該也是這麼快形成的。」為什麼沒有傳媒這麼說呢?因為人們已經被洗腦了,不會自由思想了!

我們不一定要被洗腦,我們可以自由思想,那麼我們就會了解媒介如「Discovery」,如「國家地理」如「科學美國人」等要我們相信的極長時間,並不是根據科學的事實,而是根據他們要的哲學觀念。他們要的哲學觀念是「不要創造主」,「我們沒有創造主」,「我們是自然而然而來的」,「我們不需要向誰負責、交賬、承報」,「我們不用聽誰的話」。

但是,如果我們確實是被造的,確實有一天要站在我們的創造主的審判台前被審判,如果我們只是自己欺騙自己說:「我沒有創造者,將來也沒有審判。」是不是真的聰明呢?

我當學生時,雖然不喜歡大考,幸虧我沒有因此自己說「沒有大考,我不需要面對大考」!如果我當時好像那些無神論者,否認有上帝,否認有創造者那樣,否認有大考,否認要面對大考,你會怎麼說?你會說:「別那麼傻吧,你相信沒有大考,並不會叫大考消失!」

同樣的,今天有某些人要你相信「你是千千萬萬年,無設計,無目的,偶然形成的,你沒有上帝造你,你不必知道造你者給你的法律、規矩、目的和將來必有的審判。」你的反應該如何,才是有智慧呢?

不少人覺得進化論不合理,可能也不認為自己只是禽獸,不認為自己是禽獸的後代,但是,很多人沒有發現日常所聽所聞的億萬年之說,其實是根據進化論,不少人會問,如果有進化,為什麼我們沒有見到一類進化成他類?回答是:「因為進化很慢,每一代只進一點點,微之又微,是見不到的。但是,給它億萬年,當然能夠進化了。」這些所謂的億萬年,是用來叫「進化」好像有可能,其實,長時間對進化是沒有用的。因為我們真正觀察到的變化,都是往「退」的方向,而不是往「進」的方向。

如果真的細菌變成人,那麼一定需要「變」出極多新的 DNA(遺傳基因的所在地)。單細胞沒有眼睛、鼻子、耳朵等器官,要演變成為有眼睛、鼻子、耳朵等器官的人類,必需先變出叫這些器官成形的 DNA,才有製造那些器官的「藍圖」和製造的「工廠」,並「管理機械」。如果我們細細思想,我相信多數的人會很容易的覺得,進化是不可能的。因此,進化論的支持者則以極長的時間來告訴我們,為什麼好像不可能的事,會變成可能的─給它無限的時間。

我遇見不少人,不相信進化,卻以為千千萬萬年是真的。因為我們日常所見所聞都是千千萬萬年的訊息,這有什麼重要呢?有人以為不重要,一點不奇怪,我以前也認為不重要,只是,後來才慢慢發現這課題的重要性。

1990 年我第一次被邀請在神學院,有系統的講一系列的「創造或進化」的課題。我發現聽眾都有興趣聽,只是最有興趣的時候是當我「連著地」「稍為」提到「創造」所帶來的教養兒女的觀念!比如:我只是「連帶地」說,「因為我們有創造主,只有祂不會錯,所以我們為人父母的不要告訴我們的兒女,要聽父母話,因為我們都知道,雖然身為父母,但我們都不是十全十美,因為我們沒有創造宇宙,我們沒有宇宙的一切真理」。因此,科學事實,聖經啟示和人生的大小決定是分不開的。科學的事實叫我們不要迷信,聖經的啟示是創造宇宙者告訴我們的真理,叫我們得到智慧;人生如何活才是最好呢?那當然是不迷信,依從智慧的真理,作合理的決定,帶來快樂的人生,有目的的人生。而且,照著創造主的啟示,叫我們有前途有盼望,有把握得到那在耶穌基督裏永恆的生命,叫我們能夠永遠在愛我們的主的公義國度裏。

我發現,我的思想要一致,不得不處理「時間」的問題。聖經如果真的是這位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創造主的話,那麼,祂啟示我們的一切,必是正確而準確的。無論是歷史,無論是科學,聖經所說的應該是正確而準確的。這樣,我們就可以有把握地以聖經為依據,作我們在人生道路上的引導。「祢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詩篇119篇105節)。

我發現,因為沒有處理「時間」的課題,因此,不知不覺被「進化論」洗腦,思想也就不能一致了。不但人生沒有正確的指引,也不能大膽和有效地傳揚耶穌救人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