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事關心】1517 年牽起對德國的關注

 

p20今年是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在威登堡(Wittenberg)一教堂大門釘上後來舉世知名 《95條論綱》的 500 週年,當年這事件引發了教會和歐洲歷史上劃時代的宗教改革運動 。他的《95條論綱》牽起了基督徒積極地爭取個人信仰表達權利的熱潮,有些歷史學家甚至認為他可以算是歐洲民主運動的先鋒,因為他帶領基督徒擺脫當時羅馬教廷操控整個歐洲大陸的局面,倡導後來更多教會領袖建立「獨立、自主」形式的教會體制,影響了後來避居瑞士日內瓦、原是法裔的約翰加爾文(Jean Calvin)﹐產生建基於「因信稱義」的「唯獨信心、唯獨聖經」的「反對派基督教」﹙Protestant Christianity)。

馬丁路德使德意志民族開始在世界歷史舞台上打造領袖級的角色,他和後世的政治家卑斯麥(Bismarck)、哲學家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 和馬克思 (Karl Marx,德籍猶太人) 都是十分顯赫,對後來世代影響極大的德國人,所以值得我們現今一同認識和留意現今德國的社會動態。

固然,現今居於德國的基督徒不再像 500 年前在社會上有那樣大的影響力:不再有勇氣「擇善固執」與世俗潮流抗衡,因為德國神學界早在 19 世紀初末已經趨向  "自由化",倡導 "新派神學",培養出來的傳道人大都喪失了以往「敬虔運動」時代的屬靈膽量和活力,以致 1950 年代開始,大部份德國教會已經只有美觀的教堂,屬靈氣息卻也迅速離開了當地的教會,普遍信徒只有外表的樣式卻虧欠了內在的屬靈氣質,肯接受門徒操練的可說是鳳毛麟角,結果是信徒人數直線下降 !

再者,基督徒在數量上失去影響社會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德國人普遍追求個人舒適的享受,寧願養貓狗也不肯生養兒女,忘記了上帝在《創世記》的「生養眾多」的要求,導致好像現今加拿大一樣的境況,須需要大量外來的移民來補充生產力,才可以維持國家的經濟,要硬推經濟蓬勃才有能力提供足夠的社會服務和福利。在德國,這樣的局面和趨勢早於 1970 年代已經顯現 !

德國人不願意生養兒女引致全國人口老化變成嚴重問題,其實是該國 2016 年大量收容從中東來的穆斯林 "難民" 之一個重要原因,也是基於配合本文上述的人口與經濟的考慮。這個論點可以從 2010 至 2015 年之間的統計死亡數字看到一點端倪。大約這 5 年間,德國人的死亡數字比較嬰兒出生的多了 140 萬!其實這「死亡比出生多」的趨勢不單是歐洲的境況,我們不可不知,加拿大也是同樣的情況 !

與加拿大同病相憐,德國需要大量外來的移民來維繫生產力,這是不爭的事實。根據她過往的公開言論,總理麥克爾 (Angela Merkel) 為人很有憐憫他人的心,筆者相信出於基督徒應有的憐恤 (她成長於父親是牧師的家庭) ,驅使她不怕收容接近 90 多萬從中東來的穆斯林,而非單純出於自己政治前途的計算,其政策也表達了她本身的人道觀念。

然而筆者認為,她接受這麼大量的、完全不懂德國文化的中東來的移民,勢將使德國社會更加分化,「排外」和「容外」兩方陣營的對壘愈加激烈,社會治安肯定越來越形成一個惡化的問題,族裔之間的關係使多數德國人對國家的前景不敢樂觀,若這些中東移民自己不願、也不引導他們的兒女要融入當地社會文化,不久將來這些移民和其下一代將會使當地政府和國民帶來很多棘手問題。從德國過往 50 多年的移民歷史裡,這是相當肯定可以預計到的。

固然,不少德國人民的擔憂也會直接影響到總理麥克爾於今年秋季 (9月27日)聯邦大選的支持力,雖然她的政黨「基督徒民主同盟」似乎仍然可以維持最大政黨地位,但極有可能她的政黨不能維持現有政府而一定要與另一政黨結盟去維持執政的資格。

明年德國還會看到經濟繼續穩步邁進、社會治安仍令人安心嗎?未來幾年的前景確實是令很多德國人不敢樂觀的。

期盼德國人能涯懸崖勒馬,在這時代認真反省,回歸敬畏上帝之路,緊抓基督恩典,從聖經中得到警惕,正如箴言28:5所說:"壞人不明白公義﹐惟有尋求耶和華的無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