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舞台劇反映人生 -- 承載正面積極信念

 

Drama 1

 

聖經及神學的戲劇元素

戲劇與聖經和神學的關係並不是新的,除了耶穌常用充滿戲劇性的故事講比喻外,耶穌誕生的故事更是家傳戶曉,事實上,戲劇性故事的例子於新舊約中比比皆是。再者,舊約時的獻祭,配合不同的祭牲,祭司穿上的服飾和動作,加上眾以色列人的配搭和回應,在在有著相當程度的戲劇色彩。今天教會的崇拜,更是以耶穌基督為中心的的故事,而教會的節期就是重演耶穌戲劇性的一生。

「故事」充斥生活各層面,例如閒談時對日常生活的描述或對過去事件的憶述,也是在敘述有關的故事,而故事裡的背景、時間、人物等也正是戲劇不可或缺的元素。我們喜歡聽故事,也喜歡說故事!今天各種傳播媒體成為現代人不可缺少的生活形態,故事影響人類生活的同時也塑造著每個人的生命,身為天國子民的基督徒,生命更要被聖經故事去塑造,從而「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林前4:9下),忠心演好自己的角色,為神而活!


Drama 2從傳播模式探究 "福音劇"

由於本人早年修讀傳理系及有多年傳媒人的經驗,接下來的論説是結合傳播、傳道和福音劇的相互關係。

「傳播」(香港譯作傳理,即是傳播理論學科)是英文「communication」翻譯而來,源於拉丁文「communi」,意思是建立一共同性;因此,可以將傳播闡釋為:「由訊息的傳遞去建立共識」。1948年一傳播學者拉斯威爾(Lasswell)提出一個傳播模式(model),亦成為日後研究此學科的典範。其模式包括:


* 誰(Who):傳播者(sender)

一齣公演的戲劇,傳播者就是主辦及製作機構,有時是一個單位,有時是兩個,以[泉源劇社]為例,我們的宗旨是服侍大溫(metro-Vancouver)的華人教會,補其欠缺專業戲劇製作的不足,以福音伙伴的形式,舉辦話劇佈道及培靈會,九年多以來大多數是教會主辦,劇社負責製作演出;同時亦曾經有幾次是劇社核心小組受聖靈感動而自發主辦,尋找教會協辦、供應場地及教會的弟兄姊妹處理接待、茶點等事宜。

無論用甚麼形式也好,由於每次傳福音都是一場屬靈爭戰,教會和劇社台前幕後事奉的弟兄姊妹亦是傳播者,以此為祭獻上,所以在我們實踐"藉著戲劇將人帶到神面前"的使命之前,要自己先來到神面前,藉每天的靈修與神有良好的關係。

* 向誰(To Whom):觀眾(receiver or targeted/intended audience)

應用傳播理論很強調目標觀眾(Target audience )的重要,即先定所傳的訊息(message )是向誰傳,例如一齣文藝言情電影的 target audiences 是女性,所以大多數男觀眾覺得悶是預期的,製作人亦無需為此辯解。故此,我們首先思考:福音劇的目標觀眾是誰,清楚後,才能確立內容。當然,非信徒為我們要瞄準的目標,但是亦不能忽視信徒們對故事的認受性,因為倘若他們對該話劇不接受的話,又怎能激勵他們邀請未信主的親友呢!

* 說什麼(Says What):訊息(message)

知道了要 "向誰說",便可決定要 "說什麼",我們演出的,是以現代人的生活及生命故事為本,讓觀眾從劇中人的生命作自我反省,所以題材是每個人的故事,這樣觀眾便能從劇中人的遭遇、內心面對的掙扎產生共鳴,繼而受感動,話劇後牧者回應信息按照劇情,引導觀眾一步一步去反省,再從聖經的內容及角度去尋找出路。

例如劇社將於五月二十八日晚上於溫哥華菲沙崙教會演出的音樂劇《蘇屋邨荷花樓》,主人翁的故事橫跨 70 年代的香港至今天溫哥華,經歷人生種種波折,但是藉著神的愛和永恆的盼望,仍然活得精彩;此劇去年初夏首演感動了無數移居溫哥華的觀眾。

* 透過什麼通道 (In Which Channel) 或媒介(media)

"戲劇" 就是我們採用的媒介,戲劇能牽動我們/觀眾的回憶,探討內心深處,及釋出我們內心的痛苦,且能減低觀眾的防衛機制而使信息更能注入心靈。然而,在各種媒體(media)中為何要選擇舞台劇呢?用舞台劇傳福音獨特之處,是現場演出,觀眾在同一時間空間,去經歷劇中人的生離死別,喜怒哀樂,當中的感染力比其他電子媒介都要強。

* 回應(feedback)

一個完整的傳播模式是不能缺少回應的,這裡的回應(feedback)除了之前所說的觀眾受感動決志和重新立志,及牧者的回應信息外,我們也因應不同類型劇種而設計回應表,亦有讓他們帶回家再反省,或配上決志禱文咭等,我們忠心地做撒種人,種子落在石上、亁土、或是好土以至結多倍的果子都交在神手裡!

(筆者是[泉源劇社]事工傳道、編劇、導演。網頁:www.fountain-theat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