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人生】詩意人生 且歌且行

 

詩意情懷,乃發自「詩性心靈」。詩性心靈是人類的內在共感之一。詩性心靈主要的特質,是「觀賞心」和「悲情心」。觀賞心乃回應上帝所造的詩情畫意的世界,屬於「萬物靜觀皆自得, 四時佳興與人同」的審美和分享之樂。悲情心乃由於現實世界的有限、無常和苦罪引致對生命的悲情感和虛空感。詩意人生是一種選擇,一種生活態度,選擇擺脫物慾功利的枷鎖,回歸樸實,觀賞美麗,也透視虛空。其實,人生最需要歸向上帝,祂才是終極的完美者和永恆主。

尋夢還鄉,總是詩

Moon River《月河》於 1998 年榮獲美國電影學會評為一百年內最受歡迎一百首電影歌曲的四位。

 

《月河》中文翻譯歌詞:

Moon月河,一哩寬
總有一天我將瀟灑地渡過你
你讓我有夢,也讓我心碎
無論你流淌何方,我亦將隨你前往
兩個漂泊者要去闖天涯,大千世界,目不暇給
我們共同追逐在彩虹的彼端,並且相約等待
在河流彎彎處,我的知己,月河,和我

 

驀見詩人年輕時與月河為伴,有著夢想,也曾心碎。詩人伴隨月河,一朝尋夢去。他朝還是回到老家來,再與月河共聚,訴說人生滄桑。再看另一首香港經典電視主題曲《大地恩情》:

 

River河水彎又彎,冷然說憂患
別我鄉里時,眼淚一串濕衣衫
人於天地中,似螻蟻千萬
獨我苦笑離群,當日抑憤鬱心間
若有輕舟強渡,有朝必定再返
水漲,水退,難免起落數番
大地倚在河畔,水聲輕說變幻
夢裡依稀滿地青翠,但我鬢上已斑斑

 

遊子尋夢去,月是故鄉圓。遊子思鄉與還鄉,都是落葉歸根的情懷。誠然,我們不過是今世的過客,是歷史的歸人。

人神相交,情濃寫詩

詩意滿人間。自然是詩,高山流水;青春是詩,追夢情癡;親情是詩,難捨難離;愛情是詩,生死相許;友情是詩,對酒當歌;生活是詩,雅俗共賞。詩,吟唱歡樂,亦傷別離。聖經也有明月之詩「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詩篇8:3-4)詩人在繁星朗月下,感慨人的渺小,頌讚上帝的恩佑。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生與死、樂與哀;愛與恨、聚與散;光與暗,得與失。人間際遇,輪轉交織,都蘊藏著創造主的無盡心意。

基督教是詩歌的宗教,所有頌詞靈歌都是出於信徒與神相交的經歷和情意。早期教會已教導信徒「當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的讚美主。」(以弗所書5:19)將來於新地新地,歌聲響遍。上帝將一切都更新了,不再有死亡、眼淚、哭號和疼痛。人神相交,哀樂與共,情濃寫詩。

 

《渴望天鄉》(部份歌詞)

玉漏的沙將滴盡,父家天明破曉;我所渴慕的黎明,甘露早晨到了。
哦,基督乃是泉源,愛的水何甘甜!世界溪流我嘗過,我深願喝在天。
主以慈仁和智慧,引領我的一生;連那憂傷的苦水,也帶祂的愛情。

 

※上期9月專文《人生有詩,抒情言志》補充與更正兩詩出處:「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出自陶淵明《飲酒詩之五》,「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出自諸葛亮《誡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