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地遊記】耶路撒冷, 這一路(5)

 

第四天
2016 10 07

城牆寂靜

Jelu 1早晨起來後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精力充沛。急於去 "看",仍然沒有計劃去哪裡看,看什麼。出了雅法門,順著城牆往左邊走,無意中來到了坐落在猶太人區域的城牆博物館門前。博物館鐵門緊閉,周圍空無一人。

掃興地在外面轉了一圈,正要離去,一遊客不知從哪裡突然冒出,好心地走過來告訴我,"你想進去嗎?馬上就開門。" 博物館服務人員也不知什麼時候來了,他為我們僅有的兩個遊客開了門。我進去稍一左右觀望,那遊客便不見了。城牆上空空靜靜,寥寥落落,前後看不到一人。一方面不由得有些膽怯,另一方面,又有幾分欣喜。

Jelu 2清晨,獨自一人行走在這不足九十公分寬的城牆側道上,如同得到一份意外的禮物,既慶幸又吝嗇,生怕有不速之客來分享或奪去。難得在耶路撒冷有這麼一個前後都見不到遊客的至高景點,一面感受那遙遠陌生的歷史,一面俯視整個耶路撒冷,寂靜中卻不感到寂寞。心裡泛起一絲莫名的惆悵,在惆悵中享受綿綿的思緒。

唉!以色列,耶路撒冷,猶太人;亞述,巴比倫,羅馬;基督徒,穆斯林,十字軍;土耳其,巴勒斯坦,猶太復國......,眾說紛紜,不一而足,叫人如何讀懂這麼複雜的歷史滄桑及變遷?不過,我相信,這一切都在天父的計畫中,按部就班,輪流登場,天父掌管一切。除了天父,誰可以主宰歷史和人類呢?我以敬畏的心來 "看" 袮的作為,盼望可以多明白一點袮的心意,熱切地等待著故事的結局,並感恩在故事中有份。

走到大約一半的地方,突然發現那先于我的遊客坐在一個類似牆堡的開闊處,架好錄像機,鏡頭對著自己。他手中拿著一本打開的厚書,不用看,那是聖經,猜測他是個聖經學者。耶路撒冷實在是一個信仰之城,這裡雲集了各種虔誠的信徒,對信仰的追尋在這裡是那麼自然,那麼盡意,那麼隨處可得。

我喜愛你,耶路撒冷。

客西馬尼園

從城牆上下來,欣喜地發現這裡是去客西馬尼園的方向。雖然不確定腳下這條路能否帶我到那裡,我還是決定沿這條路走下去。

Jelu 3它帶我來了,此刻我正在主被捕之時停留的那園子。這裡還留下當初園子中的一小片地方,鐵欄杆圍著,人們不得進去。裡面有稀稀落落幾顆古老的橄欖樹,有些還被另一層的籬笆圍了起來,想來那是無比珍貴的紀念。

想像不出哪裡是主汗如血滴禱告的地方,哪裡是彼得、約翰、雅各睡著了的地方。在那一時刻,他們因擔憂過重而呼呼大睡,不願醒來。我並不為此稀奇,如換作我,或睡或逃,都有可能。我理解他們的憂愁,更羡慕他們在憂愁中依然陪伴了主。

Jelu 4在這園子附近,再一次,一座天主教教堂聳立。完全不同於其他教堂,這裡非常安靜,人們的神情凝重,他們沉浸在對主的緬懷和敬仰中。我坐在教堂內一張長椅上,靜靜地看著一小群人在神父的帶領下唱詩、跪拜。聽不懂他們的語言,也判斷不清他們的敬拜是否合乎真理,無論他們是天主教信徒還是東正教信徒,我相信來到客西馬尼園的人,只有對主的敬仰。我懂得他們的敬仰,因為除了敬仰,在這裡,一切都不存在

親愛的主,袮離開兩千多年了,袮的氣息,聲音,身影,被這裡的一草一木一石記錄下來,永遠存留。哦主,我也懷念袮,並盼望袮再次回來的日子。當袮回來時,我如何可以留在袮身邊,親眼看見袮,而不是相隔兩千年的距離?

是的,袮說那距離已經挪去了,那道路也已鋪好了。想到那時在世界各地都能同時看到袮,那將是什麼樣的情景和榮耀啊!

看到袮跪下禱告的地方了,那塊普普通通的石頭,以袮滴下的汗和血向我說話:只要天父的意思,不要自己的意思。

我甚願學袮說這句話,但我知道,除非袮賜我如此信心,我無法言而有信。

求袮堅固我,賜我信心,我願順從袮。

從橄欖山望耶路撒冷

出來客西馬尼園去尋找主升天的地方,聽說離這裡不遠。一路爬山,雖然是緩緩的石階,對我這個平時不運動的人來說,依然困難。坐下休息時,兩個後面的遊客超過我徑直往頂端爬去,沒過多久他們便下來了。我問,上面有什麼? 他們掃興地說,什麼都沒有。我松了一口氣,不用往上爬了,下去的路容易多了。

剛下去沒有幾步,一位瘦瘦高高的女士迎面上來,我以為也是遊人,想告訴她不要爬了,上面什麼都沒有。謹慎起見,我問,"上面有什麼可看的嗎?" 她說,"是啊,上面可以看到整個橄欖山和對面的耶路撒冷,還可以去到耶穌為耶路撒冷流淚禱告的地方。" "你來過嗎?" "哦,我住在這裡。" 幸虧我沒有冒失。她說,你可以和我一起上去,我告訴你如何去那兩個地方。松下來的肌肉又緊張了, 但我不想錯過。

一路上氣不接下氣,還不得不停下來休息幾次。我的臨時導遊微笑望著我,耐心地等候我的喘息平下來再接著走。她雖然年紀看來不輕,但是一副如履平川的樣子。她來自德國,在一基督教機構工作。那機構在山上有一些客房,專門為基督徒提供服務,她每年都會來這裡工作幾個月。

 

Jelu 5

 

在這位偶遇的姊妹的細心指點下,我找到了那可以俯視橄欖山的地方。從這裡往下望去,幾乎看到山的全貌。可惜的是橄欖山已名不副實,大片墓碑佈滿了山坡,稀疏的橄欖樹無法成林。據說,猶太人認為彌賽亞來時,從這裡會最先看到,他們爭先恐後地葬在此地。

對面,耶路撒冷全城的外輪廓盡在眼前。

從另一角度觀看耶路撒冷,感慨依舊。我心目中的聖城,歷經滄桑,現在依然沒有平安。異教徒的寺廟佔據了你神聖殿的位置,無論從任何一個角度望去,都搶眼奪目,連市政府都把它當做耶路撒冷的標誌性建築。心裡很不是滋味。迷一樣的耶路撒冷!

只有幾分鐘

按那位姊妹指的方向,下山去尋找主為耶路撒冷流淚哀痛的地方。沿著一條又窄又陡,顯然是從山坡上鑿出來的公路走,公路的一邊還有為行人安全而設的扶手。

已是晚餐的時間了,一路靜悄悄,沒車,也沒人。公路兩邊的山壁擋住視線,除了遠處的山城,附近什麼都看不見,我有幾分膽怯,又擔心走錯了路。

地平和景物終於慢慢地冒了出來,不由得松了一口氣。發現公路的右邊是一道長長的、用石頭砌成的圍牆。有輛計程車停在兩扇關閉的鐵門前,三個阿拉伯人在聊天。

一如既往,計程車司機主動來攬生意。他的同伴隨後也過來盡力相助,友好無比地對我說,"我們已經關門,不過可以給你幾分鐘,讓你進去看看。" 他邊說邊打開了那厚重、吱吱作響的鐵門。

Jelu 6看什麼?我既警惕又好奇,遲疑地走過去。哦,原來那門通向一個大院子,院子的盡端,就是我正在尋找的那教堂 - 主為耶路撒冷哀哭的地方。

我進去看了。主曾在這裡面對耶路撒冷哭泣,為耶路撒冷哭泣。

創造宇宙天地萬物的主,袮為人類的罪惡及罪惡的報應而哀傷,袮為那背叛袮的人而流淚。我無法想像人在袮眼裡是如此的寶貴,也無法想像,袮竟以我們人類羞於承認的軟弱-哭,來表達對我們的情感和愛。而我們,面對今天世界的悖逆和不信,眼睛卻乾涸如耶路撒冷的夏天。

我當做什麼,主,袮要我做什麼?如果我不會為那不信的人而哭,而憂傷,我於袮還有份嗎?如果袮沒有把袮的心意託付我,我怎麼能屬於袮?

主啊,我可以求袮把袮的眼淚分給我一些嗎?好讓它為袮所愛的人而流出,也讓它滋潤我的乾澀。

天色已晚,他們真的只給了幾分鐘的時間,讓我站在主曾經哭泣著站過的地方,然後催促我離開。

我是該走了,天色已經暗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