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更多基督教會動態.....從哈巴谷書看溫州十架被拆事件

從哈巴谷書看溫州十架被拆事件

 

剛從 "基督工場" 微信公眾號那裡看到刊登在《教會》雜志上的一篇文章﹐《從哈巴谷書看溫州十架被拆事件》(作者:約書亞﹐2014 年 07 月 18 日)﹐其中所表述的見解很值得大家參考。由於未得授權轉載﹐故而在此作摘要式轉述:

作者認為教會雖遭打擊﹐但其中卻有神的美意﹐即:

一、煉淨他的教會

哈巴谷先知求問神為何神的百姓中間充滿著奸惡、強暴、爭端和相斗,公理不彰、黑白顛倒(哈1:2-4)。神回答先知,他要用外邦巴比倫人審判以色列百姓(哈1:5-11)。神統治世上萬民的普遍法則是懲惡揚善。神愛他的百姓,但並不姑息自己的教會。正如使徒彼得所言:"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前4:17)。在教會面臨患難之時,我們並不一定知道患難的原因。因人無法看到完整的圖景(申29:29),唯有在信靠中順服神、仰望神。但這並不意味著教會可以忽略自己的責任。在患難面前,神百姓謙卑自省的態度是神所喜悅的。

他指出,此此次拆十架行動並僅限於溫州一地﹐截止到 6 月 27 日,浙江教堂附屬建築、十字架被拆或被覆蓋,初步統計有131 處。神為何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苦難的背後正在發生著什麼?神要做什麼?這是教會要問的問題。

1、整體教會的反省
神曾批評以色列:"以大碗喝酒,用上等的油抹身,卻不為約瑟的苦難擔憂。"(摩6:6)當三江教堂被拆的時候,家庭教會中有人說那是三自﹔當溫州許多教會的十字架被拆的時候,有人說那是溫州。甚至有人用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態度說:"拆得好,誰讓他們......"求主憐憫我們,因為不法的事情太多,我們的心早已布滿老繭。求主憐憫我們,因為我們對弟兄的苦難冷漠。願主憐憫北美的華人教會,願主憐憫家庭教會,願主憐憫三自教會的弟兄姊妹。波斯頓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的碑文時常使我警醒,小心裡邊的麻木和冷漠:"當納粹來抓共產黨人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來抓猶太人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當他們來抓貿易工會主義者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貿易工會主義者﹔當他們來抓天主教徒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是新教徒﹔當他們來抓我時,已無人替我說話了。"願公義在神的教會彰顯,願愛和憐憫充滿在他百姓中間,願全國的教會能夠突破自己劃出的一個個小圈子,在主的名被藐視、在弟兄姊妹蒙受苦難的時候能夠與哀哭的人一同哀哭,並用禱告的城牆護衛他們的信心。

2、在苦難中的披麻蒙灰
從聖經神學的角度來看,苦難發生的原因有可能是罪的懲罰、神的管教、屬靈的奧秘、神聖的獻祭、恩典的祝福、撒但的攻擊等。我們不能簡單地認為苦難的發生都是由於罪導致的(約9:2-3)。但是苦難臨到時,正是教會和信徒省察和經歷屬靈更新成長的時候。舊約中神的選民遭遇失敗和患難大多都不是因為敵人的強大,乃是因為選民內部的腐敗和犯罪。以筆者有限的知識和了解來看,溫州教會界至少需要在以下幾個方面省察並回轉:

倚靠勢力才能:部分溫州教會過於倚靠有錢有勢的老板,有些教會受召的傳道人要看交奉獻多的 "大股東" 的臉色。某些教會在重大事務上,不是根據神的聖言、聖靈的帶領和正直的良心作決定,而是要聽從部分有權勢之人的看法,在教會建堂等重大問題上,沒有專心倚靠耶和華,而是倚靠有錢人。撒迦利亞先知曾明確地告訴所羅巴伯,建聖殿的奧秘 "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4:6)。耶和華是忌邪的神,他不允許自己的百姓事奉兩個主。

虧欠神的工人:"工人給你們收割庄稼,你們虧欠他們的工錢,這工錢有聲音呼叫﹔並且那收割之人的冤聲已經入了萬軍之主的耳了。"(雅5:4)由於受早期教會特殊條件下教牧不受薪傳統的影響,像全國許多教會一樣,溫州教會以 "過信心生活" 為借口,給傳道人非常低的供應。這中間當然有溫州 "商人型傳道人" 的特殊情況,但是無法否認對 "全職受召傳道人" 的某種程度的忽略和虧欠。根據《教會》雜志一文敘述,"溫州市區某教會的全職同工月薪為 1,500元,這些錢大概夠一家四五口作伙食費,甚至還不如一個外來民工的水平"。人的財寶在哪裡,心也在那裡。當教會將大量的資財用來建造外在的 "殿",卻忽略虧欠 "內在建殿" 的工人之時,便顯明人心所看中的到底是什麼。

求自己的榮耀:教會處在社會邊緣的現實促使許多信徒有某種 "君士坦丁情節"。試圖從邊緣走向主流的聲音獲得了許多教會領袖的推崇和支持。在合法化、主流化的大潮之下,似乎蓋大教堂是最簡單和最明顯 "服事神" 的機會。正如顏新恩所說,"溫州人素來愛蓋房子,教會也熱衷此道"。在蓋教堂熱的背後很難說沒有 "攀比" 和 "炫耀" 的成分,甚至用蓋大教堂証明教會的實力,宣揚自己的名。

在宣教上虧欠神:教會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宣教。溫州教會雖然遍及全世界各地,但很難講溫州教會擔起了宣教的使命。溫州教會是 "溫州人自己的教會",具有很強的排他性。在國外的溫州教會具有 "溫州同鄉會" 的功能,卻較少擔起祝福 "別國人" 的使命。溫州教會號稱有許多資金,卻鮮有供養國外全職宣教士。錢若不用在建造靈魂、供養培訓工人、差派宣教士上,就隻能用在蓋教堂和形形色色的節目上了,如同草木禾秸,轉瞬即失。

教會的世俗化浪潮:先知多次警告以色列民,不可與世界摻雜。主也教導他的門徒 "你們不屬世界"(約15:19)。這世界是先祖被趕出伊甸園之後的世界,凡與世俗為友的,即是與神為敵。當教會用世界的方法給政府行賄換取地上的權益的時候,當教會用世界的文化看外表不看人心的時候,當教會用世界的方法求自己的榮耀和利益的時候,教會即是在信仰上與世界摻雜,乃至行淫。這不僅僅是溫州教會需要面對的罪,也是整個中國教會需要面對的。求主憐憫,願我們都能回轉得神的喜悅。因為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裡面了。

3、安慰與盼望
在三江教堂轟然倒塌的時候,許多基督徒問 "神到底能不能管","神到底愛不愛他的教會"。我們曉得,神的百姓雖然信心軟弱、生命破碎,但基督為這樣一群人竟然選擇將自己的生命傾倒在十字架上。他來到這個世界上正是要施恩拯救傷心的人、痛悔的人、軟弱的人、受欺的人。

神是天下萬國萬民的主宰。若非神的許可,人一根頭發也不能掉下。神廢國立國,他能使人死也能使人活。他允許大海翻騰,卻為海定下界限,使海的狂浪止到這裡(箴8:29﹔耶5:22)。在溫州眾多教會十字架被拆的事情上,筆者屢次禱告,深信這位愛教會的神必會使用這次在人看來不好的事情成就他奇妙的計劃,並且神定下界限,不使試煉超過信徒所能承擔的程度。

神親自地 "施行拔出、拆毀、毀壞、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1:10)。他為自己的百姓動手術,割除病疾,煉淨教會,使教會稱為榮耀華美的新婦,預備末後迎娶的日子。他用沉重的夯砸在鬆軟的土地上,自己做房角石,預備建立堅固的房屋,容納被贖之民敬拜真神。他使百姓不是外邊做猶太人,而是心裡受割禮,做一個真正的門徒(羅2:28)。他要為教會除酵,把那使人自夸、高傲、膨脹、假冒為善的罪除去(路12:1),使自己的百姓實實在在、真真切切地把自己當做無酵餅獻在神的祭壇上。

縱觀以色列的歷史,當神的百姓自卑悔改的時候,神就赦免罪惡並恩待他們(約一1:9)。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瞬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詩30:5)。如同前文所言,在教會面臨大規模逼迫的時候,正是教會重新歸回神的機會,是弟兄姊妹彼此相愛的機會,是教會經歷復興的機會。中國教會若要擔當起宣教的使命,必須承受神的高強度訓練。教會從年幼到成熟每一次成長都伴隨著冰與火的淬煉,願神將中國教會打造成一把利劍,為他的國度征戰,得著萬國萬民。

二、審判 "巴比倫"
神興王廢王,設定各個政權的年限。有時候神興起仇敵,為要審判仇敵,煉淨他的百姓,並實現他的計劃。正如聖經以賽亞書所說:"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我要打發他攻擊褻瀆的國民,吩咐他攻擊我所惱怒的百姓......"(賽10:5-6)當哈巴谷求問神,為何使用比以色列更壞的巴比倫人審判他的百姓時(哈1:13),神回答先知,巴比倫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詭詐狂傲、欲壑難填、殺人流血、見利忘義,因此神的審判必要臨到巴比倫人,他們必要遭遇禍患、蒙羞受辱、自害己命、驚慌恐懼、悲悲切切、歸於虛空(參哈2:4-20)!但萬軍之耶和華神卻應許他的百姓:"唯義人因信得生"(2:4),並且 "認識耶和華榮耀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2:14),到那時候,"惟耶和華在他的聖殿中,全地人都當在他面前肅敬靜默"(2:20)。

神雖然興起迦勒底人作為自己管教的杖來責打選民以色列,神的心卻時刻牽挂疼惜自己的百姓和兒女。論到巴比倫,神說:"我向我的百姓發怒,使我的產業被褻瀆,將他們交在你手中,你毫不憐憫他們,把極重的軛加在老年人身上......你這專好宴樂、安然居住的,現在當聽這話。你心中說:'唯有我,除我之外再沒有別的......'你素來依仗自己的惡行,說:'無人看見我。'......因此,禍患要臨到你身,你不知何時發現災害落在你身上,你也不能除掉,所不知道的毀滅也必忽然臨到你身......你籌劃太多,以致疲倦......"(賽47:6-13)論到他的百姓,神卻說:"我熬煉你,卻不像熬煉銀子﹔你在苦難的爐中,我揀選你。我為自己的緣故必行這事,我焉能使我的名被褻瀆?我必不將我的榮耀歸給假神。"(賽48:10-11)在撒迦利亞書中,神也宣告說:"我為耶路撒冷、為錫安,心裡極其火熱。我甚惱怒那安逸的列國。因我從前稍微惱怒我民,他們就加害過分。"(亞1:14b-15)

神正在積蓄他的憤怒。神與亞伯拉罕立約後,特別指出,到了第四代,亞伯拉罕的子孫要從埃及為奴之地回到迦南,並佔據這地。因為在此之前,當地居民亞摩利人的罪孽還沒有滿盈(創15:16)。在惡貫滿盈之時,神必要審判這地。他們的權力將如蠟消化,他們的財富將歸於無有,他們的尊榮必降為羞辱,他們的肉體必遭遇毀壞。他們中的個人若不在神面前自卑並信靠神的福音,靈魂將進入永劫不復的黑暗。神對那上來辱罵神的名、毀壞神的城的亞述王西拿基立說:"你辱罵誰?褻瀆誰?揚起聲來,高舉眼目攻擊誰呢?乃是攻擊以色列的聖者。"(賽37:23)世上的權力在神手中不過是燒火棍,"有權勢的必如麻瓤,他的工作好像火星,都要一同焚毀,無人扑滅"(賽1:31)。

然而他們中間有許多神的百姓。政權只是一個名字,其內部乃是千萬個鮮活的靈魂。許多人為了生存和過好日子而進入系統,與世人一樣過著以自我為中心的沒有神的平凡生活。耶穌基督曾經在奮銳黨人中間找到西門,在稅吏中找到馬太,在現有的系統中也有許多神要得著的百姓。神不希望一人沉淪,乃是希望萬人悔改歸向他。

三、舉目束腰而行
在哈巴谷書3章,哈巴谷承認神的名為聖(參哈3:2),神的權柄為大。先知宣告:"(神)的榮光遮蔽諸天,頌贊充滿大地。他的輝煌如同日光......"(參哈3:3-8)。神沒有回答先知他使用巴比倫人審判以色列人的原因,但是卻告訴先知他是公義的神,也必要懲治巴比倫。盡管先知並不清楚地理解神審判的法則,但卻信靠神的主權並他的公義、良善和超越的計劃。因此在3:10-15節中,先知哈巴谷再次看見全能的神擊敗敵人的景象,並想到在歷史中神救贖以色列民出埃及時轟轟烈烈的往事。在第9節,先知特別強調:你向眾支派所起的誓都是可信的。哈巴谷書的結尾,先知以 "信心之歌" 將本卷書推到了高潮:"......我隻可安靜等候災難之日臨到,犯境之民上來。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3:15-19)。

從哈巴谷書看當下教會的處境,筆者認為在教會面臨新一輪的患難時候,內要處理與神關係,外要等候預備更大規模的患難。

本文作者認為,當下教會同工應當在以下幾個方面沉澱並躬身而行。

1. 在牧養上下大功夫。注重門徒建造,一個一個地牧養基督的群羊,付代價地為他們禱告,帶領他們認識神的話,效法基督的榜樣,使基督成形在各人心裡。沒有好的牧養,就很難有成熟的信徒。如今許多教會有人數而缺牧養,有牧師而缺牧人,有信徒卻少精兵。未來的中國需要有培養精兵的教會。扎扎實實牧會是正道,在此基礎上才會有擔當使命的可能。

2. 在傳福音上付代價。看重人的靈魂,一個一個地將人帶到基督的台前。很難講中國教會已經過了大規模、低難度、批量化傳福音的時候,但是比較明確的是過去這些年傳福音的土壤和環境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教會的弟兄當改變傳福音的方式,在愛的關系中傳福音,在長久的禱告和計劃策略中傳福音。

3. 在植堂上屈身而行。不求名分,不看人數,不重建筑,不立山頭。默默地帶領一些人,悄悄地開始新的教會,認真地宣講神的話,用心地牧養他們的靈魂。在傳福音的基礎上植堂開拓新的教會是真正意義上神國度擴張的根本之策。

4. 在神學上往深處挖。把教會的錢用在神學教育上是最有戰略眼光的投資。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沒有穿戴軍裝的神的工人很難跟敵人打仗。沒有深刻的神學反省和辨別,所做的多是事倍功半。個人認為,中國家庭教會應當建立聯合性的神學認証機構,並在此基礎上構建中國神學教育的未來。

5. 在治理上敢於嘗試。建立牧師合理的按立制度和薪金制度,使工人不被俗務纏身,專心以祈禱傳道牧養為事﹔在治理結構上探索處境化的治理模式﹔在教會尚處在攻堅探索時期的時候,應該鼓勵探索多元性的教會治理模式。

北風蕭蕭之時,雖然我們看不見枝繁葉茂,但凋零蕭條的背後隱藏的乃是更加扎實而新鮮的生命。冰雪的背後孕育著另一個春天,新的年輪在枯皮的下面悄然形成。又到了一個中國教會沉澱、思考、反省的時候了,願神抽走教會虛胖的脂肪,壓出膨脹的氣泡,熬煉污穢的渣滓,建造金銀寶石的工程。

(本文轉自《教會》雜志微信公眾號)

 

馮秉誠佈道大會

Rally Feng

愛城華人浸信會

Church EdmontonBaptist

主愛基督教會

Church Agape

大溫哥華聖道堂

Church ECBC

列治文救世軍教會

ChurchSalvationarmy 180x90

愛城宣道會城南堂

Church SeaChurch

香港牧職神學院

Adv HkCMITheology

卡加利新生命國語播道會聘牧

Pastor Calgary

高貴林宣道會聘牧

Pastor WestWood

麥城華人浸信會聘牧

Pastor MCBC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