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更多基督教會動態.....雙重身份和雙重使命--中國基督徒的身份責任論(六)

雙重身份和雙重使命--中國基督徒的身份責任論(六)

 

雙重身份和雙重使命--中國基督徒的身份責任論(六)
單傳航

三、中國基督徒的雙重身份和雙重使命--影響教會和影響社會

如果將《聖經》的教導和神學傳統聯合起來,就可以形成雙重身份和雙重責任的神學新理論。

《聖經》的教導強調了上帝子民(兒女)的雙重身份與雙重責任。身份是上帝子民(兒女)和國家公民﹔責任是信仰責任和倫理責任。其中,倫理責任又包括愛上帝與愛人的雙重倫理道德責任。在《舊約》中,主要是身份決定責任。而《新約》則是責任決定身份--在獲得信仰之後,需要履行雙重倫理責任,這樣才能決定基督徒的身份。其中,愛鄰舍的責任,包括具體的社會責任--在如今的時代,主要表現在作為公民,面對其他公民和面對政府的責任。

根據神學傳統,雙重國度(天國和國家)決定了雙重身份(教會身份和社會身份)。因為政府和教會都是上帝所設立的,所以,政府賦予我們的公民身份和教會賦予我們的天國子民身份,兩者都是無法拒絕的,而相應的兩種職責也就不可推諉。但是,傳統的政府和教會關係的神學理論,仍然是比較抽象的,並不能給中國基督徒提供可以操作的原則,或者是仍存在爭議。

有效解決 "雙重身份和雙重使命" 這一神學命題的出路,是在 "身份責任論" 的神學框架中確立以《新約》為根據的 "責任決定身份" 的思想觀點。在此基礎上,引入基督教倫理學,從而成功定位社會責任(包括政治責任)。

可以將基督徒信仰視為由兩部分組成:因信稱義和因行成義。前者主要是上帝的救贖恩典:白白領受,後者主要是基督徒的倫理責任:遵守主耶穌的愛的命令,特別是愛鄰舍﹔兩者構成了基督徒信仰的有機整體。根據《馬太福音》28:18-20的大使命中,作為耶穌門徒的兩部分要求是:被動接受福音和洗禮——屬靈的賜福,主動遵守耶穌的吩咐(命令)--履行的責任。

總結可知,基督徒的雙重身份和雙重責任,當表現為積極影響教會和影響社會,或者也可以說,更新教會和更新社會。

1、影響更新教會

傳福音:中國基督徒的傳福音的熱情高漲,也擅於傳福音,這是需要繼續發揚的優點。傳福音要注意福音的內涵:人類的墮落與耶穌基督的救贖。同時,要讓基督徒明白自己的雙重身份和雙重使命。傳福音之後,許多基督徒只是將新基督徒帶入教會或者團契,就認為完成任務了。

事實上,根據大使命,我們還要進行門徒培訓。也就是說,要讓新基督徒從理性、靈性、實踐和心理四個方面發展,使其新生命快速成長並成熟。

門徒培訓:門徒培訓需要一對一的進行,輔導者要花費大量的時間、精力甚至心血,是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門徒培訓的最後一步是心理更新,這是最艱難的一關。心理模式(心理人格和心理行為)的更新,是基督徒生命中最為重要也是最具有影響力的功課(參看筆者的《中國基督徒的心理更新》)。

建立教會:建立教會需要有特別的恩賜。基督教在一個民族或國家中本土化的兩個重要步驟和標志是:
A、這個國家和民族當中是否有當地基督徒建立的、獨立運作的自治、自養和自傳的教會。

B、基督教導致新的社會文明誕生和發展,並主導社會文化。在第一步的基礎上,要注意和重視發展精英教會。精英教會是基督徒影響社會和教會的重要平台,正如美國清教徒在建國初期,精英教會和基督徒精英團體起到了根本性的帶領作用,並締造了輝煌的美國式的社會文明。

神學發展:神學發展已經在教會中得到普遍重視﹐以加爾文改革宗為主的門派神學也開始流行。中國教會和基督徒不僅要重視以牧養教會為核心的神學,還要重視發展學術神學,即高層神學。一種語言人群的思想,通常都是以重要的哲學和信仰知識成果為基礎而不斷擴展,並影響自身的文化和文明,甚至影響其它語種人群的文化和文明。

大使命:中國教會對外族的正式宣教,應當是在教會全面得勝之後,因為對外的宣教需要本土教會的全方位支持。目前對外的宣教,無法擴大規模,而且本土教會的經驗不足。對外族宣教,並非簡單的傳福音,還要建立教會,門徒培訓,並且所傳播的是一整套信仰文明,包括基督徒的教會職責和社會職責。如果本土的教會在這些方面還沒有成功的經驗,對外族大規模的宣教只能導致傳播一種不成熟的基督教,生命力打折扣,甚至遺留長期的壞處,不能榮耀主的名。

作為在中國的教會整體,目前仍然需要放在自身的建設上,能夠將國內的福音工作和信仰深化工作做好,就已經相當了不起了。當然,作為基督徒個人和個別教會,如果有這樣的對外宣教呼召,就需要順服,義無反顧,且眾教會和基督徒要全力支持。作為老師,要想給別人一杯水,自己需要有一桶水。

建立基督徒的團體機制模式:"作為教會和基督徒整體,要對社會實施生命性的影響,需要在基督徒個人努力的基礎上,並建立無形和有形的基督教文明-文化機制單位(Institution)。教會是最根本的機制單位,如果配有公開的教堂建築就更為理想。此外,還要建立基督教的學校、出版、藝術、家庭模式、基督徒社區、專業人士團契、學術流派,等等。以這些機制單位為平台,基督教才能在社會中扎根,逐漸形成美好強大的影響力。"(參看筆者的《神性與人性——燃燒的荊棘》)

2、影響更新社會

中國基督徒如今面對的社會、文化和政治環境,總體來說是敵對性的。在這種情況下,上述的神學理論--雙重身份、雙重使命和責任確定身份的身份責任論,不僅實用,且意義重大。

從如今的神學影響來看,中國教會和基督徒在這方面主要有兩個陣營:傳統基要主義的與世無爭﹔加爾文主義的改造社會。有趣的現象是,無論是哪個神學角度,中國的基督徒普遍對那些取得社會成就的基督徒而感到自豪和稱讚。例如,對小布什總統感到自豪。對那些著名的社會成功人士,一旦得知他們是基督徒,就歡喜不已,並成為廣為傳講的美好見証。因此,從心理角度來看,中國的基督徒普遍認為,基督徒在社會中擔任重要的角色責任,是值得稱讚和作見証的。

政治方面:由於中國的政治環境是以無神論的馬列主義為旗幟的,對基督教的基本態度是敵對和控制的,整體的環境是逼迫壓制性的。因此,許多基督徒和教會面臨的難題是:怎樣才是順服上帝和順服政府的原則。根據《聖經》的教導,在順服上帝與順服政府之間發生衝突的時候,要毫不猶豫選擇順服上帝。這裡的判斷原則,是愛上帝和愛人為核心的基督教倫理道德。也就是說,基督徒不需要衡量政治立場,甚至不需要懂政治,而是根據基督教的倫理道德來判斷。這樣的判斷不容易受到政治、文化、環境、教育和利益的干擾和誤導,因為上帝的倫理道德是超越時代和文化的,是永恆的真理。

在得出判斷之後,具體怎樣去做需要有智慧。有時候,選擇順服上帝而違背政府是要付出代價的。這裡需要注意的是,我們的出發點不是參與政治,而是遵守耶穌基督的命令﹔因此,我們不是要挑戰和強迫政府怎麼樣,而是堅持自己的信仰和倫理立場。如果是挑戰的話,也是採用耶穌基督的非暴力方式,旨在挑戰邪惡的勢力和倫理道德的腐敗。基督徒可以不參與政治,但必須要參與倫理道德,即使違背政治。

還有一個現象也是奇怪而有趣的。《聖經》直接教導了有關錢的問題,特別指出貪財是萬惡之源,還警告富足的人。但是,中國基督徒們對參與商業,是沒有任何神學困惑和心理障礙的。《聖經》中並沒有批評政治,但是中國基督徒們對於參與政治,總是普遍持反對和懷疑態度。

這裡的主要原因是,作為基督徒在中國參與政治,往往需要持不同政見,因此就會冒險﹔而參與商業,盡管誘惑多也容易犯罪,卻是一種純利益的追求,因此反而沒有顧慮。

還有一種主張基督徒不參與政治的觀點,是指可以擁護政治,而不可以反對政治。需要注意的,也有一種觀點,將參與政治作為教會和基督徒的信仰責任,高舉政治責任,甚至以忽略屬靈責任為代價,這也是危險的。如果出發點不是基督徒的信仰責任和倫理責任,對任何社會(政治)責任的參與,都是捨本逐末,誤入歧途的。最後的結果很容易是——政治立場綁架了信仰立場。例如,這是台灣長老會曾經犯過的錯誤。

商業方面:全球化的經濟在過去100年的發展,已經導致商業至上,甚至商政合一,最終商業綁架政治﹔西方民主國家也不例外。因此,世界範圍內的金錢與權力的結合,已經導致了大量"自由的奴隸勞工"受到無形剝削。馬丁路德的基督教改革後,基督教的倫理導致了資本主義的形成發展。也就是說,如今的商業只有回到基督教倫理的原生環境中,才能最有效地運行,造福於更多的人。基督徒應當參與商業,這是一項重要的社會責任。從事商業和從事政治,都一樣容易犯罪。因此,基督徒要謹慎,注意在商業界做光做鹽,推廣基督教商業倫理道德。

社會文化:社會文化常常與政治相聯繫,而文化更能反映社會的性質和文明的程度。中國如今的社會文化是基於進化論和無神論的優勝劣汰、適者生存的殘酷競爭文化。社會文化是一個國家和民族文明的標誌,是外來人口能夠快速直接感受到的。基督徒要推廣公義、愛、誠實、勇敢和寬恕的倫理道德觀,共同參與培養健康的社會心理,從而滋生美好的社會新文化。路不拾遺和夜不閉戶,這只是基督徒文明中的第一步而已。

學術教育使命:如今,全人類都要接受中小學教育,越來越多的人追求高學歷,全世界的社會和文化都被西方式的高度教育所影響和塑造。基督教歷來重視教育(信仰、倫理、知識等)特別是高等教育,但是,如今基督教在西方已經基本放棄了高等教育的陣地,或者是因為經費和人才的缺乏,而被世俗教育排擠得越來越邊緣化。中國教會和基督徒應當接受這個歷史教訓,從現在開始就要鼓勵培養高等人才,在各個學科領域追求高學歷和學術成果,甚至要將一些學科中的偽科學(例如,進化論)給予揭露和清除。教育領域是非常重要的,是傳播科學知識和有關上帝真理的重要平台,是提高人類整體文明的高效方式,應當有更多的基督徒知識分子投身其中。

結束語:忠心的僕人

《聖經》中所教導說明的信仰責任和倫理責任,確定了基督徒的教會身份(基督徒身份)和社會身份(公民身份)。由於責任決定身份的《新約》原理特點,基督徒需要忠實地履行雙重責任,並且,通過履行信仰責任影響更新教會,履行倫理責任影響更新社會。履行責任的途徑有兩種:個人的方式和團體的方式。

基督徒在中國要做上帝忠心的僕人,還要將上帝賜給我們的才幹發揮出來,忠心於自己的雙重身份--地上國度的公民和天國的公民,履行上帝交託我們的雙重職責--信與愛(愛上帝和愛人)。通過信仰和美好的作為,將責任在履行過程中升華,成為信仰使命(教會使命)和倫理使命(社會使命)。這是中國基督徒需要肩負的雙重使命,並當竭盡全力,以此榮耀上帝的聖名。

在教會歷史中,教會領袖和基督徒曾經犯過嚴重的錯誤。例如,中世紀基督教對人性的壓抑、17-19 世紀美國和英國的奴隸制得到許多教會領袖和基督徒的認可、二戰時期德國納粹對猶太人的屠殺也得到許多教會和基督徒的認可、二戰之後東歐共產主義國家的東正教(以及天主教)和中國三自基督教(和天主教)體系對敵基督的共產主義政治的信仰妥協,等等(參看《警惕中國教會裡的愛國主義異端》)。

然而,在這些歷史錯誤中,總有一些教會領袖和基督徒站起來反對,或拒絕盲從,他們的秘訣是--在社會中堅持"愛鄰舍如已"的倫理責任原則,在教會中盡心、盡性、盡意、盡力地愛主上帝。

總結可知,造成教會在上述歷史錯誤中蒙羞的主要原因和方式有兩種:

1、對政府和教會關係的認識錯誤,導致要麼教會綁架政府,要麼政府綁架教會。

2、神性信仰與人性文化的界限混淆,導致要麼信仰壓制文化,要麼文化異化信仰。

通過本文的探討可以明白,教會領袖和基督徒如果以忠實履行信仰責任和倫理責任的角度為原則,不僅能夠讓上帝兒女的教會身份和社會公民的身份實現有機和諧,還能最大程度地避免上述兩種錯誤,從而在各種政治、社會和文化的潮流中保持頭腦清晰,不致迷失,站立得穩,榮耀主耶穌基督的聖名。

通過在耶穌基督裡的信仰,靠著聖靈的大能更新工作,不僅能夠給個人的生命和生活帶來革命性的變化,作為教會和基督徒群體,也會給社會帶來生命性的影響和更新。這種影響和更新的外在結果是,在中國締造出全新的社會文明。基督徒認真實踐雙重身份和雙重使命,會直接導致對教會和社會的深刻影響,從而在教會中結出美好的屬靈果實,在社會中結出美好的文化果實。毫無疑問,基督教正在﹐並將繼續成為塑造中國新文明的主要力量。

 

馮秉誠佈道大會

Rally Feng

愛城華人浸信會

Church EdmontonBaptist

主愛基督教會

Church Agape

大溫哥華聖道堂

Church ECBC

列治文救世軍教會

ChurchSalvationarmy 180x90

愛城宣道會城南堂

Church SeaChurch

香港牧職神學院

Adv HkCMITheology

卡加利新生命國語播道會聘牧

Pastor Calgary

高貴林宣道會聘牧

Pastor WestWood

麥城華人浸信會聘牧

Pastor MCBC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