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宗選出,梵中關係值得觀察

 

本刊編輯部整理

北京祝賀新教宗並要求梵蒂岡不干涉內政,和台灣斷交

據美國之音周羿伶報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 2013 年 3 月 14 日在記者會上說,新教宗上來,應堅持兩原則:必須和台灣斷交﹔不得以宗教事務為名干涉中國內政。 她還說:"中國政府處理中梵關系的兩條基本原則是一貫的,沒有變化。" 華春瑩的這些話,中國官方媒體並沒有刊登出來。

另外,華春瑩在記者會上還說:"希望羅馬教廷在新教皇領導下,與中方相向而行,為雙方改善關系創造有利條件。"

*劉柏年:此要求合情合理*

針對北京要求梵蒂岡和台灣斷交一事,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前副主席劉柏年星期四對 VOA 說,要和中國改善關系,必須不能和台灣有所謂的外交關系,不允許有兩個中國、一中一台,而每個國家也都不能干涉中國內政。他認為:"中國這兩條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他還說,"我們中國對各個宗教,包括天主教都是支持的"

而中梵關系是否短期內會有變化,劉柏年說,"中梵關系的關鍵在梵蒂岡,(梵蒂岡)能做到兩條,就能改善。"

早在今年 2 月傳出前教宗本篤 16 世將於 2 月底退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就曾說:"中國願意發展與梵蒂岡的關系,但前提是梵蒂岡斷交與台灣的外交關系,並且不要干涉中國的內政。"

*陳日君:梵蒂岡不要理會這些陳腔老調*

據長沙天主教網 "中國敦促新教宗:與台灣斷交,停止干涉中國內政"一文指出,前梵蒂岡樞機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當時就針對中國開出的條件發表看法。他在香港接受採訪時表示,"此時此刻,聖座不要理會這些陳腔老調!"

關於近期中梵關系是否會有所改變,陳日君則表示,新教宗對中國事務很感興趣,亦表同情,但中梵接觸機會是否增多,還是要看北京的立場,看對方如何改善。

陳日君在 2 月還說,1951 年中國將梵蒂岡代表驅逐中國,單方面斷交,中國應展示良好意願,而不是告訴其他人應該如何做人。

*台灣外交部長:開始規劃祝賀新教宗就職特使團*

VOA 記者致電台灣駐教廷大使館,希望得到台灣當局對此事的回應。館方人員對記者說,目前館方外交人員正在開會,不方便接受採訪。

根據台灣總統府發出的新聞稿,台灣總統馬英九 3 月 13 日已通過台灣駐教廷大使館向新任教宗表達祝賀之意。新聞稿說,馬英九深信在新任教宗領導下 "兩國在宗教、學術、文化及和平慈善伙伴關系將持續深化。"

台灣外交部長林永樂 3 月 14 日也向台灣媒體表示,台灣外交部和台灣駐教廷大使館已在第一時間祝賀新教宗。不久前已開始規劃祝賀新教宗就職特使團,但因細節尚未確定,還無法公布內容。

*梵蒂岡和北京最終將握手言和?*

梵蒂岡和中華民國建交長達 71 年,是目前台灣唯一有外交關系的歐洲國家。梵蒂岡在國民黨遷台后承認中華民國政權,北京於 1951 年斷絕與羅馬教廷的關系,目前梵蒂岡和北京並未有外交關系。

2005 年,梵蒂岡曾考慮和北京建交,放棄台灣。當時教廷外長拉約洛曾說,在雙方建交問題上並沒有 "不可逾越" 的障礙。但雙方最終沒有走到一起,其中重要原因是,雙方在主教任命權的問題上,一直存在並爆發深刻矛盾。

《世界日報》刊文表示,在新教宗面臨的諸多挑戰中,北京是個頭疼問題:

新任教宗上任後要面臨的巨大挑戰之一就是:與中國打交道。然而,從爭議的焦點來看,中國的「愛國教會」和「地下教會」之間的分歧似乎是一個死結。

「德國之聲」中文網報導,就在全世界翹首企盼著西斯汀大教堂上方的一股白煙時,中國教會的命運似乎已暫時從人們的注意力中消失。目前讓天主教會更頭疼的是其他問題,比如缺少牧師、性侵丑聞以及如何讓女性和普通教友擁有更多的發言權。

對於新一任教宗來說,如何處理和中國的關系都將會是他上任后所面臨的一大挑戰。不僅僅是因為受到梵蒂岡承認的天主教會在中國繼續遭到打壓,也因為不斷上升的經濟和外交地位,把中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迅速的推向全球事務的中心。

他也將愈發體會到,中國特色的產物─天主愛國教會和羅馬教廷承認的所謂「地下教會」之間的距離,絕對比福音新教和天主教之間的距離更大。將兩者協調統一的工作,比發展普世教會合一運動更有難度。

這種難度最新體現在 2012 年 7 月初上任的上海新主教馬達欽的命運中。這位被北京和梵蒂岡共同任命為主教的神職人員上任不久后,公開宣布退出中國政府設立的天主教愛國會,不接受中國官方授予的「助理主教」職銜,並拒絕與一位梵蒂岡不承認的主教共飲聖爵。

2012 年底,馬達欽被撤銷上海教區「助理主教」一職,所有涉及此事的神職人員都受到處分。就此,梵蒂岡方面曾表示堅決反對。

剛退位的教宗本篤 16 世在其八年的任職期間,重視改善與北京的關系,但最終未獲得突破。長期為中國地下教會提供幫助的美國龔品梅樞機主教基金會(The Cardinal Kung Foundation)主席龔民權認為,剛退位的本篤 16 世在改善與中國關系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最大。龔民權指出,教宗本篤非常歡迎中國各種天主教會組織的加入,但這種加入必須建立在各組織嚴格遵守天主教教規的前提下。

穿梭於上海和北京之間的德國牧師鮑爾(Michael Bauer)說,如今官方的「愛國教會」與梵蒂岡承認的「地下教會」之間的界限已越來越模煳。他希望新教宗繼續延續教宗本篤 16 世在 2007 年致中國信徒的那封公開信中所提出的思路,加強和中國的聯系。